<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小龙
        埃蒙加列喜欢安德烈这件事,他手下的班底个个都是心知肚明。他们是离经叛道的一群人,更何况,在这个龙族稀少的年代,这种事无疑是普通的很。毕竟整个雷诺帝国,除了安德烈,埃蒙加列也找不到别的龙族来发泄自己剩余的精力。

         所以,在某次交战中为了掩护自己的军队撤退遭遇了宇宙风暴,两条被迫流浪在不毛之地的龙,就躲在山洞里,滚了好几天的床单。也亏着龙族的体力良好,若不然安德烈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埃蒙加列累死。

         他们的战争打了很多年。埃蒙加列的自由军是公开的叛军,盘踞在各种偏远的小岛上,打着推翻雷诺帝国的旗号,招兵买马,和安德烈的舰队屡屡交手,互有胜负。两个主帅更是惺惺相惜,私下里也有过一些接触。

         某种程度上来说,瑟薇儿要防着安德烈,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无论是如何深厚的感情,两个人的理念从来都是不合的。

         宇宙风暴还没有结束,呼啸而过的风声如同龙吟,吵得人睡不着觉。埃蒙加列抱着安德烈走到洞口去看风景,狂风吹乱了怀中人的银发。分明是吵吵闹闹的,埃蒙加列却觉得这一刻他的心中宁静无比。

         “真希望,这样的风暴永远都不要停。”安德烈轻声叹息,埃蒙加列低头看了看他,轻笑起来,“什么时候,我美丽的上将大人开始学会逃避责任了?”

         安德烈摇了摇头,挣扎着站起来,“埃蒙,我从不逃避责任,但认识你以后,我开始害怕命运。”

         “命运?命运不可怕,命运只是残酷。你害怕命运,是因为你不曾被命运残忍对待过,对我来说,我恨它,并坚持不懈地要打破它。”

         “我说不过你。”安德烈摇了摇头。

         埃蒙加列便也不再说了。

         两个人静静等待着宇宙风暴消失。

         天气转好以后,他们等了许多天,也没有等到接应的飞船。无论是埃蒙加列的部队还是安德烈的部队,都不曾找过来。

         事情似乎有些微妙。

         两个人对视一眼,变成龙型,径直朝上飞去。他们并肩飞出这颗星球,越飞竟然越畅快,越轻盈。彼时他们都没发现不对劲,直到冲出大气层,才发现,宇宙风暴竟然在这颗星球的附近形成了一个黑洞。整颗星球乃至周边的一切都在缓慢地朝黑洞缓缓靠近,一时之间,无数个念头在埃蒙加列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不过是瞬息,他将银龙狠狠撞了出去。

         随后红龙的腹部逐渐变红,透过鳞片,翻出幽幽光芒,这团能量逐渐胀大,红色从他的腹部蔓延到全身,随后轰然爆炸。

         银龙受到爆炸的波及,愈发远离了黑洞,却也晕死了在真空中。安德烈再醒过来时,他已经回到了菲尼克斯的主舰上,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军医尴尬地告诉他,他怀孕了。

         其后很多个日日夜夜,安德烈都后悔的辗转难眠,他们直到生离死别时,都还在赌气,互相不认同对方的价值观和其他一切东西,除了*,几乎没有情感的交流。他在反省,自己还是霸道了,他知道埃蒙小时候经历的一切,理应理解他的仇恨和任性,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只能默默地在没有人知道的夜晚,回忆那一切。

         “嗯,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没人护着你,你可以去这个星球,那里有我留给你的最后庇护。”

         被奥拉密斯追杀的时候,安德烈想起了埃蒙加列曾经说过的话,是以想也没想的,就下令全军到地球上去。

         那是个落后而可怖的星球,孱弱的生物像蝼蚁一样任人宰割,荒凉至极,缺乏食物,愚昧无知。安德烈甚至没有找到一丝一毫属于埃蒙加列的痕迹。如果不是发现了萧郁,他甚至想在临走之前轰掉那颗该死的星球。

         可是萧郁,大概是命运给他的最好礼物吧。

         最初的时候,安德烈只是想把萧郁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作为龙族,他混迹在人类中的这些年已经太累了。尤其是埃蒙加列消失了,雷诺人已然没有了最大的天敌,再无人可以撼动人类的统治地位。

         就像古地球曾经有过的一句古语——卸磨杀驴。虽然安德烈从来不知道磨是什么,驴又是什么,但其中的意思他是明白的。

         是以,他需要一个接班人。龙族超脱于世俗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他的舰队,那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他需要给他们留一个后路。

         他选中了萧郁。那家伙虽然只是个愣头青,但好好培养,一定会成为传说中的良将。

         安德烈想着,等到龙蛋孵出来,萧郁逐渐成熟起来,他就可以在堪斯坦过着大隐隐于市的生活,专心致志抚养他的小家伙儿。给他的孩子足够的爱,让他不再痛恨命运,不再痛恨人类,不再需要复仇,同时也没有责任。小家伙儿可以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轻松愉快的,能让人开怀大笑的事情。

         这就是安德烈的想法。

         然而事情,似乎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了。

         安德烈惊悚地看着萧郁,完整的,没有丝毫伤痕的萧郁。青年人的眉眼还是那么熟悉,但那种熟悉感却让他觉得仿佛做梦一般。

         他伸手抚摸萧郁的脸颊,萧郁的脖颈,萧郁的头发,温热的真实的触感让他的眼泪几乎又要掉下来。

         真的像是做梦似的。

         “你……到底是谁……”安德烈颤抖着唇,全身激动地仿佛都要痉挛了。

         “我是萧郁啊。”青年爽朗地笑起来,随后五官、肤色、发色骤然变化,像是一场荒诞的电影,“我也是埃蒙加列。”

         安德烈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确切的说,萧郁这具躯体被我的精神体占据了。”埃蒙加列不无自豪地卖了个关子,“还记得我告诉过你,在地球上我给你留了礼物吗?你这个笨蛋,竟然完全发觉不了!你以为那些稀奇古怪的变异动物真的只是古地球的污染吗?其实是我把一些晶石埋在了地底下。之前是害怕万一出了什么事,走投无路了,可以到那里做补给。龙族的要害只有一个,那就是能量,相信你比我更深有体会。”埃蒙加列摊了摊手,解释道。

         他刚想继续说什么,耳朵却轻轻一抖,迅速变回了萧郁的模样。

         战斗舰隆隆的发动机声响传来,菲尼克斯舰队终于找到了安德烈和“萧郁”。

         西菲尔斯率先从舰艇上跳下来,手里拿着备好的衣服递给两个人:“看到你们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因为安德烈经常因为变身而把衣服爆掉,对于上将大人的*,舰队的人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只这一回萧郁竟然也是什么也没穿,实在让不少人露出惊讶的神色。

         “咳咳。”萧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这个嘛。”一边说,他的脸颊莫名其妙生起了可疑的一团红色,还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安德烈一眼。

         安德烈早已恢复了无甚表情的脸,莫名其妙回望了他一眼,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刚才上将大人把萧郁拿下了?”两个士兵凑在一起小声嘀咕起来,“真是厉害啊!萧郁那小子一看就对这方面不太感兴趣,而且还见过上将大人那么狼狈的样子,竟然还是义无返顾。”

         士兵乙说道:“别这么说,萧郁一直很崇拜大人,像上将大人这么有魅力的人,有男人愿意蛰伏在他身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虽然明显搞错了一些什么,但某件事情,在场的不少围观群众却是看出来的,而安德烈向来对这方面不敏感,披了衣服就带人上了飞船。他可没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

         因为幼年龙族对力量的把握非常迟钝,孵化龙蛋无疑是一件有可能发展成灾害的事情。为了保证舰队的安全,安德烈带着龙蛋驾驶着菲尼克斯,寻找了一个远一些的场合来孵蛋。

         不必说,萧郁自然死乞白赖地要跟着去,还找了千般站不住脚的各种理由。安德烈自然是同意他跟着的,且口气难得的软,引来舰队里其他人愈发诡异的目光。

         因为麻雀坏的差不多了,必须回到堪斯坦才能修好,萧郁只好坐在菲尼克斯的手心里,陪着安德烈飞到另一个□□在外侧的晶石矿坑。

         此时,迪尔已经带着人逃之夭夭,矿坑里只余下空荡荡的金属架和殷红的如同血一般的晶石。

         萧郁陪着安德烈慢慢走到矿坑中央,将龙蛋放到地上。

         只见白色硬壳的龙蛋开始闪烁起红色光芒,每一下闪烁都另地下的晶石减色几分。小龙吸食能量的速度很快,红色的晶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逐渐流淌在龙蛋上。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龙蛋上开始出现裂缝,小龙尖锐的爪子一遍一遍撞击着蛋壳,直到慢慢伸了出来。

         萧郁不可思议地看着龙蛋,喃喃地说道:“安德烈,这是我们的孩子。”

         安德烈恍惚间看着萧郁,纵然是如此熟悉的脸,安德烈仍然觉得不可思议,萧郁就是埃蒙加列,这一定是命运与他开的天大的玩笑。

         这条幼龙很小,很脆弱。浑身上下都是通体的红色,只有修长的颈部和光滑的皮肤能显示出一点银龙族的特质,然而任谁看一眼都会知晓,这孩子是久违了的红龙的部族。鉴于眼下时局的微妙,纵然很多事大家心照不宣,但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龙只有人类的婴儿那么大,趴在地上,贪婪的吸收着更多的晶石,嘴里发出奇怪的咿咿呀呀地声音。

         早在小龙破壳的那一刻,埃蒙加列就恢复了红发的模样,纵然再怎么想讨好安德烈,但亲儿子的第一眼,怎么也不能给那个伪装的人类外表。

         埃蒙加列俯身把小龙抱在怀里,红色的头发和小龙娇嫩的皮肤是一个颜色,安德烈站在一旁,有些想笑,神色间却复杂的很。

         埃蒙把孩子塞给他,然后把他们一起抱进怀里,闭上眼,享受这难得宁静的一刻。

         “我一直以为,自己永远也看不到这一天了。”埃蒙加列轻声呢喃着,脸颊轻轻碰了碰安德烈的额头,“我们有孩子了,安德烈。”

         安德烈笑了起来。

         小龙疑惑地趴在父亲的怀里,看着双亲和自己迥异的外貌,轻轻“啊”了一声,喷出一点点火星来,爪子挠了挠安德烈的银色长发,挪动胖胖的肥屁股,又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地上。

         “怎么了?”安德烈低头,温柔地摸了摸小龙的头,“你要说什么?”

         小龙的爪子搭在安德烈的指尖上,突然撇了撇嘴,“呜哇”地哭了起来,喉咙里窜出来的火焰,瞬间吞没了安德烈的整只手。安德烈皱着眉甩了甩烧焦的手掌,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复原。

         埃蒙加列却没有那个好脾气,一把将小龙拎起来,抬手就开始打屁股,一边打他的皮肤开始渐渐转红,鳞片从皮肤下渐渐泛上来,牙齿变尖。

         小龙被这变化惊呆了,眼泪收了回去,只余下小声的啜泣。

         “他很害怕,觉得他和我们长得不一样。”安德烈皱着眉,轻声嘀咕着。

         “迪尔两岁的时候,就敢骑在我的背上杀人了。”埃蒙加列说起自己的养子,在看看一边撒娇还伤人的儿子,露出一丝不屑的目光。

         “那是你从监狱里越狱的时候吧。”安德烈嘴角抽搐地说道,“他才刚出生,你怎么能这样相提并论。更何况,如果可以选择,无论是谁也不会愿意过那样的生活。”安德烈顿了顿,声音里带着一丝叹息。

         “是啊,你那时候正好好的养在雷诺皇宫里,享受崇拜、荣誉、尊敬。不像我们,是阴沟里的老鼠,苟且偷生。”

         两个人多说几句,便免不得要吵起来。

         在这样的时刻,安德烈不愿谈论那些,沉默了片刻便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和萧郁,到底是怎么回事……”

         埃蒙加列知道他是在转移话题,却还是下了台阶:“就像银龙的复原术,红龙族的力量是撕裂空间。在爆炸前的最后一刻,我撕裂了空间,将爆炸和自己的身体分隔开。很早以前我曾经在地球建立过一个私人的军事基地。所以撕裂空间的时候,我刻意选了那里。地球上有需要我族生存的晶石,又远离雷诺帝国,很适合养伤和休养生息。”

         不过算盘打的虽响,埃蒙加列却有一件事情是失误了。扭曲的空间同时让他变得很虚弱,到达地球的时候他几乎是奄奄一息,只能装作人类的落魄样子在地球村里养伤。因为缺乏能量,他的生命在不断流失,但他不想死,也不能死。于是这个男人,把自己的基因和记忆芯片移植进了一个产妇的身体里。

         那是个可怜的寡妇,因为不愿相信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拒绝登上离开地球的飞船。

         “一点点基因投射技术再加上红龙族特有的强大生命力,虽然有点冒险,但我成功了。”埃蒙加列得意洋洋地说道。

         安德烈低着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有句话我一直没跟你说过。”埃蒙加列低头看着他,嘴角含着一丝笑意,“如果你不想我死的话,就算身在地狱,我也会爬回到你身边。”

         轻声的耳语仿佛具有魔力,让安德烈浑身颤了颤,直到仍然趴在地上的小龙似乎吸饱了能量,打了个嗝,翻过身来趴在晶石上,来回打了个滚,随后“咦”了一声,绷直了两条小腿儿,在晶石上扒拉了两下,渐渐变成了两只胖乎乎的小脚丫。

         一个红头发的胖乎乎小婴儿趴在了地上。

         “臭小子,学的挺快。”埃蒙加列笑了起来,伸手逗了逗婴儿,随即却皱紧了眉头:“不过红头发啊,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是我的儿子。”

         安德烈笑了起来:“不要紧,上飞船后,我会帮他染发。”

         埃蒙加列耸了耸肩,算是勉强同意了安德烈的做法。

         成功孵化出小龙后,安德烈带着埃蒙加列回到飞船上,当然,应该说是萧郁才对。此行虽然遇到一些意外状况,但总体来说,还算完成了目标。小龙很快成了舰艇上的宝贝,虽然不少人看着那红色的头发都有点不爽,但听说安德烈要把他染成银毛以后,个个举双手赞成。

         按照龙族的习惯,刚刚出生的宝宝因为夭折率太高,都是等到一岁的时候再取名字,眼下大家都叫他“宝宝”或者“宝贝”

         宝宝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染了银发,顿时凸显出其精致的眉眼和五官,活脱脱就是个小安德烈。萧郁对这件事很不爽,经常在半夜溜进治疗室的婴儿房,气鼓鼓地掐宝宝的脸颊,并勒令他必须记住,他是红毛的。

         “不要总是欺负孩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每到这时候,安德烈的声音里都免不了有些无奈。

         埃蒙加列冷哼了一声:“说起来这臭小子真是差劲啊,竟然发现不了他爹我变了样子,一个劲儿的往我身上跑。你该看看索拉今天的眼神,就好像这孩子是我生的一样。”

         “幼龙的视力根本没有发育完全,完全依靠嗅觉在分辨人。”但实际上,埃蒙加列作为萧郁存在的时候,和他作为埃蒙加列存在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只能说大概是血脉相连的天□□。

         半夜里的治疗室静悄悄地,伊莎贝拉被埃蒙加列悄悄抠掉了电池,治疗室的大门也锁紧了。听了安德烈的解释,他只是哼哼了一声,就随手关掉了龙宝宝的玻璃罩。小家伙儿被安然地保护在里面,酣然睡去。

         气氛刹那间变得暧昧起来。

         安德烈的呼吸微微一窒。

         他可以看到黑暗中的暧昧加列又变回了萧郁的模样,清澈的眼睛里是直白而深切的欲念。这让他轻轻抽了一口凉气,转身便想走。

         “别走。”他被萧郁一把抱住,男人的手熟练的上下游走,舌尖舔过他的耳际,让人忍不住酥麻地缩了脖子,“我用人类的样子,这样就不会再出问题了。”

         安德烈知道他说的是怀孕的问题。

         进入繁殖期的龙族向来是很恐怖的。他们可以滴水不进的做上半个月,那是龙族精力和体力的巅峰。

         安德烈被他刺挠的厉害,细细地喘息着。

         “别这样……埃蒙……”他话音未落,便被惩罚似的狠狠捏了一下胸口。

         “叫萧郁。”男人低笑着说,“这样我会吃埃蒙加列的醋的。”

         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不知为何却让安德烈觉得有些古怪,就好像真的可以把埃蒙和萧郁分成两个人一样。

         他们倒进治疗舱,玻璃门缓缓关闭,隔绝里面暧昧的声响,直到天快亮了的时候,两个人才悄悄回到各自的休息室。

         萧郁抄着兜,穿过一条走廊,神清气爽地打开房间,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萧郁就地打了个滚,脚下一拌,就暗算他的人压在身下,直到看清了对方的脸。

         “西菲尔斯,你搞什么?”萧郁松了手,把对方拉了起来。

         西菲尔斯呲牙咧嘴地站起来,似笑非笑地看他:“测试一下你的反应能力。”

         萧郁于是笑了起来:“不要玩火,刚才已经是我反应慢了,要不然现在你已经死了。”

         “不会的。我的身手很好。”西菲尔斯继续说道。

         下一秒,不过电光石火的功夫,萧郁突然伸手,狠狠捏住了西菲尔斯的手腕,一根录音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属于你的特定习惯吗?”萧郁帮他捡起来,“我还以为是枪呢。”

         他看着录音笔上有一点熟悉的符号,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

         下一秒,舰队上警报声骤然响起,匕首般的狠狠撕裂了黎明时分的宁静。萧郁不再理会西菲尔斯,转头朝指挥室跑去。

         走廊里熙熙攘攘,都是衣衫凌乱的军人,一边跑一边穿外套。萧郁赶到指挥室时,大部分人都已就位。安德烈双手抱胸,看着大屏幕,露出狐疑地神色。

         “怎么了?”萧郁走上去问道。

         “被基因怪包围了,大约是三到四只,我一个人的话有点棘手。”安德烈轻声道。

         萧郁的神色却是一暗:“对方想要逼我出手。”

         是了,四只基因怪如果是一个龙族来对付,是有些吃力,然则如果加上埃蒙加列,那就如同砍瓜切菜。

         对方难道说是故意这样,想要引蛇出洞?

         “我一个人也能干掉这些。我只是有点奇怪,这基因怪出现的频率是不是高了点。”安德烈轻声问道,“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似的。”

         “这你就要问问咱们的内鬼朋友了,是不是西菲尔斯。”萧郁笑着转身,看着落后了半步赶来的西菲尔斯。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西菲尔斯也像是很吃惊的模样,随后才道:“萧郁你睡糊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