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雕虫小技
        盛大的晚宴伴随着美妙的乐曲和璀璨的灯光,将整个雷诺皇宫装点的热闹非凡。安德烈和瑟薇儿并肩站在舞厅二楼的凉台上往下望过去。

         金发碧眼,穿一身红裙的瑟薇儿风采照人,长裙随着微风颤动,裙摆逶迤在地上,愈发衬托着她婀娜的曲线。安德烈则穿一件深色滚银边的礼服,与他银色的头发格外相得益彰,两个人站在一起足够抢眼,贵族的少女们不断发出羡慕的赞叹声。

         “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还只有那么一丁点,现在竟然也这么高了。”安德烈感叹地说道,嘴角扯出一抹追忆往昔的笑容。

         瑟薇儿窘迫地低下头:“您可以不总是提到那些吗?”

         安德烈却不理会,继续说道:“那时候你爷爷看起来和阿尔杰一样大,你们站在一起,不像祖孙,反倒像是父女。你爷爷问我,愿不愿意在将来辅佐你,我答应了他。”

         说起爷爷,瑟薇儿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父亲说,爷爷总能看到我看不到的光明。”

         “他可以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在混沌中看到前进的方向。他是个伟大的人。”安德烈继续说道,“他是我的导师,是我努力的方向。”

         “可惜你们都不如他。”安德烈继续笑道,饮尽酒杯中的香槟。

         瑟薇儿抿着嘴,美丽的脸上露出复杂地神色:“如果没有埃蒙加列,我们本来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我敬重您,就像敬重我的爷爷。”

         “埃蒙加列已经死了,他的余部也已经烟消云散了,留下来的只是无辜的孩子,这宇宙间余下的唯一一点红龙的血脉。我会悉心教导他,有朝一日,他会代替我,成为雷诺帝国的战神,为你的子孙后代,为雷诺皇室家族开疆辟土,守护每一个像这样的夜晚。”安德烈歪着头,眼里带着一丝憧憬,“阿尔杰的眼里只有仇恨,但瑟薇儿,你不是那样的人。”

         “但他总有一日会知道我们对他的父亲做过什么,他会复仇。雷诺帝国没法再承受一次龙族的复仇。”瑟薇儿叹息一声,“对不起,在这件事上,我无法信任您。”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表示遗憾。”安德烈欠了欠身,旋身离开。谈判已经破裂,他已然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有的人心意已决,再说什么,也是无用的。

         萧郁坐在角落里,表情没落地喝酒。他是被逼到这个劳什子的舞会上的,到处都游走着华服的贵族,虚情假意地用探究的目光看他,那种言辞间的试探和闪烁,实在叫萧郁难受的后背都麻了。

         安德烈说过的,雷诺帝国的贵族们不会太喜欢他,因为萧郁是铁板钉钉的安德烈的人。

         “你好,萧郁。”活泼的少女一蹦一跳地走到他身边坐下,卷发也跟着在她脸颊边摇摇晃晃,光泽细腻的香槟色裙摆扫过萧郁的眼角,这灿烂的笑容叫萧郁有些意外。

         “你是……”

         “我叫安米亚,是阿尔杰亲王的妹妹。”女孩子朝他眨眨眼。

         “哦,就是说女王陛下是你嫂子?”萧郁想了一下安德烈之前帮他恶补的雷诺帝国关系谱,大概明白,这是一位炙手可热的小姑娘。身份高贵,美丽大方,重要的是,尚未婚配。

         “可以这么说吧。”安米亚歪了歪头,笑容灿烂地像个太阳,“我观察你好久了,你一直坐在这里,很忧郁。虽然大家都说你很残忍,但我却不觉得。”

         “我残忍?”萧郁笑了,他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

         “对,哥哥是这么说的。他看了你的录像,说你是和安德烈大人一样的疯子。”安米亚嗤笑起来,“哥哥总是嫉妒安德烈大人,嫉妒地快要发疯了。”

         萧郁觉得这些话有些微妙,不禁笑了起来:“为什么安德烈是疯子,你们不是都很崇拜他吗?”

         “对啊。安德烈大人那么英俊,那么潇洒,那么富有正义感,怎么会是疯子呢?”安米亚天真的样子叫萧郁觉得意外。女孩子像一张摊开的白纸,在他的面前任意舒展。这叫萧郁忍不住心头微跳起来。

         “这里太吵了。我带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安米亚站起来,笑嘻嘻地拉起萧郁的手,带着他离开熙熙攘攘的舞厅,绕到后院去。

         美丽的庭院深处,却是灯火阑珊,萤火虫幽幽地从草丛里飞出来,侍卫们多被安排到外面,保护矜骄的贵族,是以,这里静悄悄的。

         “安米亚,你慢点。”女孩子的动作飞快,树影丛丛,期间还有些许隐藏的篱笆,萧郁喝了点酒,走起路来跌跌撞撞。

         “啊——”直到女孩子发出一声惊呼,摔到在草地上,萧郁便也跟着扑过去,跌倒在她身上。

         “安米亚……”萧郁第一次距离一个女孩子这么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说话都磕磕巴巴地。

         安米亚朝他嫣然一笑,在他的鼻尖落下一个吻,下一刻却惊声尖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这声音把萧郁吓了一跳,手脚并用地便要爬起来,却被安米亚死命抱住,不知何时,女孩子背后的扣子被解开,随着挣扎,吊带也跟着滑落。

         阿尔杰带着侍卫和闻讯赶来的安德烈和瑟薇儿几乎同时赶到。

         “皇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安米亚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没入草丛中,看起来如此惹人疼惜。

         “安德烈,这就是你推崇的战斗英雄,在舞会上对我的妹妹做这样的行为?”阿尔杰冷声质问道。

         萧郁终于反应过来,狠狠甩开安米亚的手,从草地里站了起来。

         安德烈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

         “哦,看来萧郁很喜欢安米亚殿下嘛。”安德烈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我们的帝国蔷薇果然是魅力非凡,即便是像这样狼狈的时刻,都像是在发着光。”

         安米亚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像只胆小的兔子一般躲到阿尔杰的身后来。

         安德烈的眼底掠过一丝担忧,面上的表情却是不变,温和地说道:“既然萧郁这么喜欢安米亚殿下,不如我们作为长辈的就成人之美好了。”

         “你说什么?明明是这个疯子要非礼我的妹妹,你竟然……”阿尔米愤怒地咆哮着。

         “阿尔米,注意一下你的礼仪。你是雷诺帝国的亲王,无论何时都不该这样失态。”安德烈轻笑着,歪着头看他,“萧郁即将成为雷诺帝国史上,第十三个可以驾驶s级机甲的男人。我想这样的人配得上我们的帝国蔷薇。”

         “你说什么?”瑟薇儿的声音颇有些颤抖地说道。

         “虽然您并不赞同我的决定,但我的兵工厂已经在为他量身制造属于他的机甲。这属于我个人的私人出资,不需要国会的通过。”安德烈欠了欠身,轻声道。

         “我不怎么想娶一个大呼小叫的女人。”萧郁从容地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既没有辩白自己并未非礼安米亚这件事,也没有因此而感到慌张,仿佛安德烈的从容感染了他,也或许是因为经受了第二次暗算,他的心里竟有一丝麻木和疲惫。

         阿尔米的脸色一阵黑一阵白。

         他本来想利用自己妹妹的美色暗算萧郁,在安德烈成功培养他成为菲尼克斯舰队的第四把交椅之前,干掉这个未来的威胁。却没想到,安德烈为了他,竟然摆出了如此强硬的态度。

         这个男人不是一向很愿意维护皇室的尊严吗?

         为什么突然间反弹地这么厉害?

         而那个萧郁,一个来自废弃星球的乡巴佬,根据情报,他不是和安德烈有些貌合神离吗?

         美人计如果再加上一点小动作,或许能把他拉拢到自己这边。

         阿尔米的算盘打得响亮,但没想到,事情都并未向他想的那样发展着。

         “抱歉,被这位毫无礼数的女士搅了兴致,我想先行告退了。”萧郁的声音冷酷而带着一点杀意,他的目光掠过安米亚的时候,女孩子明显感受到全身一僵。

         安德烈点点头,朝瑟薇儿欠了欠身:“请原谅我的失礼,女王陛下,我想先送萧郁回去。”

         说罢,他带着萧郁慢慢往皇宫外走去。

         目送他们离开,瑟薇儿冰冷的眼神扫过自己的丈夫:“像这样拙劣的雕虫小技,还请亲王不要再施展了。这只会让人笑话。”

         安德烈并未乘车,他的府邸距离皇宫并不远,他和萧郁并肩走在马路上,飞行器在街道上穿梭不停。

         “最近这些日子,小心自己的安全。安米亚是一朵带刺的蔷薇,她会报复你刚才说过的话。”安德烈淡淡说道。

         “我刚才没有冲过去杀她,已经很好了。”萧郁的声音比安德烈还要冷,其实心里早就玻璃心碎了一地。

         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个蛇蝎美人儿,还用那种方法暗算自己。萧郁觉得又心酸,又郁闷,不禁哀叹,这难道说就是传说中的失恋吗?果然是苦涩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