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人鱼
    “必要时刻,献身一下嘛。”临走之前,索拉这样耳语,不等萧郁反应过来,他就被两个收货的人拖住,仔细捆好手脚,关进拉默在酒吧专设的房间。拉默的房间很是奢华,虽然迥异的装饰风格叫萧郁觉得有些奇葩,但高大上的东西,无论懂不懂得欣赏,都可以叫人觉得高大上。

     巨大的床和低垂的幔帐都是黑色柔软的绸缎布料,散发着低调的光泽。柔软的白色长毛地毯仿佛依旧带着野兽皮毛的光泽。萧郁觉得这一定是什么珍贵的野兽,否则那两个把他抬进来的手下,不会露出那样微妙的目光。

     房间之外,索拉叼着烟,双手在沙发靠背上展开,翘着二郎腿,肆意地瘫在沙发上,苏拉苏每个月最盛大的狂欢即将开启,拉默坐在索拉身旁,两个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

     索拉记得,他刚把拉默捡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孩儿,没有他,拉默大概会像街上那些偷东西的小贼一样,被割了舌头,很快就死的无声无息了。不过现在嘛,瞧瞧,他也混成老大了,日子过的滋润的很。

     包厢外面,主持人正在卖力的推销着新到的奴隶。那是一只长着耳朵的猫女,源于罪恶的基因改良品种。

     在人的基因中加入猫的基因,不断进行选优和繁殖,使这种人类保持着猫的耳朵和尾巴,以供给富人取乐。

     这只猫女无疑十分不错,她本身就长得很美,柔和着女性的柔弱和猫咪的性感慵懒,尾巴在她身后一扫一扫地,撩拨着不少观众们的心。

     然而很多人都不敢造次,他们每个人都在注视着视角最好的包厢,只见拉默慵懒地挥了挥手,他的属下便将一面白色牌子挂在包厢外面。这也就表示着,对于这个猎物,拉默不会出手。

     场面立刻就沸腾起来。

     “切,他们是不是傻子,老子恐胸哎,没人看得出来吗?”拉默嚣张地笑道。

     索拉笑着看了他一眼。说起恐胸的故事,奥拉斯的老人一定都会知道。

     那得是十年前了吧,拉默乳臭未干,一个人跑出去打猎,被黑寡妇救了回来,把他倒挂在瞭望塔的顶上,整整打了十天。

     后来,黑寡妇被人暗算,战死在奥拉斯北部的沙漠里。拉默带着人把沙漠都染成了血红,自那以后,没有人把他当做长不大的孩子。毒蛇的名号正是那时候闯下来的。

     “五年啦,老家伙们都还好吗?”索拉有意无意地问道。

     拉默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走的时候,把能带走的都带走了。带不走的,都被我杀干净了。眼下这奥拉斯,大多数地儿都是我说了算。”

     “我要一吨原晶石,你开价吧。”话已说开,索拉不再多说,把烟头捻在桌子上。

     “一吨?”拉默挑了挑眉,“你这是要补给整个舰队?菲尼克斯舰队停在哪里?我知道了,是你留着的那个沙漠港吧。那地方我不喜欢,所以一直没动。”

     “嗯,话不多说,你开价,等我回到堪斯坦,双倍奉还。”索拉嘿嘿笑道,“小子,我知道一点事,苏拉苏北边是老狗的旧部吧,他们不服你。给我晶石,我帮你灭了他们。”

     “不干涉奥拉斯的内战,是安德烈临走之前定下的法律,现在你却主动出战,可见你们还真是穷途末路了啊。”拉默眼珠子乱转,狡猾地看着索拉,贪婪都在脸上,“想要晶石,拿菲尼克斯来换。”

     “你拿到了也驾驭不了。我可以给你两台a级机甲。”索拉摇摇头,继续还价道。

     “我还要那个,今晚压轴的那个。”拉默指了指舞台。

     索拉一口应了下来,心里暗叫一声够狠。整个酒吧都是拉默的,拉默想要,根本没必要拿出来拍卖,这是明摆着要索拉出血呢,不过眼下他们的舰队虎落平阳,也是无法了。

     他们耐着性子等待,压轴的大戏自然要在最后出来。

     主持人卖力的游说,中间还有*的歌舞,显得格外磨人。直到最后,灯光尽数熄灭,一个硕大无比的鱼缸被缓缓推到舞台上。鱼缸里,慵懒地雄性人鱼趴在海藻上,轻轻用尖锐的爪子剔掉身上的寄生的海藻。

     没有光,但人鱼的身上到处都闪烁着星子,通体的碧蓝让人挪不开眼。他有一双银色的眸子,微微低敛,对其余人都仿佛爱理不理的样子,在水中惬意地舒展肢体,鱼尾轻摆,透着粼粼波光。

     人鱼长着一张英俊的脸,如同雕塑家手中的艺术品,结实的身体和纤细的腰身,及至鱼尾,构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没有任何人工基因的干预,来自深蓝星球兰多思,死了二十多个人才抓到他,极度危险,想要出价的话可要慎重啊。”主持人的声音很轻,仿佛害怕吵到这美妙的生物。

     竞价一度开始的热烈,直到有人注意到,拉默所在的包厢,一直没有声响,竞价的活动又渐渐消退下来。

     得罪了毒蛇拉默,可是不合算了。

     索拉听到竞拍声小了,才慢悠悠从包厢里走出来,举起竞价的牌子。这简直比主持人的定锤声更具有威慑力,一阵窃窃私语以后,所有人都消停了下来。

     “嘿,小子,不是我不想多花点钱。”索拉咧着嘴朝拉默笑了起来。

     “贼老头子。”拉默撅了撅嘴,很是不满地转身走了。

     房间里,等了大半夜的萧郁困得不行,昏昏欲睡,直到大门再一次打开,一个鱼缸被人抬了进来。

     萧郁睁开眼,便看见那条人鱼。

     “卧槽,这又是什么?”此时的萧郁还没受过任何小黄片儿的侵蚀,完全没有什么人兽啦,s那个m啦之类的概念。而在这个没有节操的夜晚,萧郁即将面临着纯洁的心灵碎成渣渣的悲惨命运。

     拉默走进房间,满意地看到萧郁和人鱼。

     他邪恶地在两个猎物身上打量了半天,似乎正在犹豫选哪个会好一些。

     到头来,还是猎奇的想法占了上风,毕竟向萧郁这样平凡无奇的健壮男子,实在太没有吸引力了。

     他按下一个按钮,房间的一面墙骤然滑动,露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游泳池来。人鱼听到水声,终于转移了一点注意力,看向那碧蓝的海。

     拉默的手下把鱼缸推到水池里,人鱼飞速窜了出来,在水池里上下游动,享受着不可多得的自由。

     “我很好奇,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刚才买下我的好像是个大胡子男人,为什么我还是回到了这里。”

     拉默显然没料到人鱼会人类的语言,嘴角抽搐:“你是他送给我的礼物。”

     人鱼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不经意地答道:“哦?礼物?”

     他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拉默,鱼尾在水里摇曳,“那么你要怎么来取自己的礼物。”

     拉默冷笑起来:“你总会知道的。”

     萧郁瞪大了眼睛,看着拉默开始脱衣服,青年人的皮肤很白皙,但密布的伤疤让他的身体显得狰狞,仿佛一件上好瓷器,却没有被好好安置,摔打成无数片碎片。

     “你有很多战利品。”人鱼回答道,眼神里竟然有一丝欣赏。

     拉默脱掉衣服,双手持刀,慢慢踱进水中。人鱼的凶猛,他是知道的,听说为了这条人鱼,他死了二十多条狗。

     虽然那都只不过是狗而已。

     因为有刀,人鱼颇有些忌讳地再次后退,拉默便也不前进,他坐在台阶上,只有一半的身体泡在水里。他看着人鱼,轻轻舔了舔唇,声音渐渐有些低哑:“过来,要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在水里放什么。”

     这威胁很管用,人鱼慢慢游到拉默身边,柔顺地看着他。

     “给我舔。”拉默命令道。

     于是人鱼低下头,顺从地服从着命令,意外地他的动作很熟练,让拉默很舒服。

     萧郁躺在地板上,看不到人鱼的动作,很是纳闷地在心里想,舔?舔什么?

     很快,拉默开始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这让萧郁愈发纳闷,好奇心越来越重。他忍不住在地上挪动,想换个位置看一下。

     水中骤然间腾起水花,不过是瞬息的功夫,拉默被人鱼拖进了水中,双刀被鱼尾打落,却也在鱼尾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人鱼很是愤怒地尖叫了一声,报复性地用爪子在拉默腰间也划了一道血痕。

     “该死你这畜生,要做什么!”拉默恶狠狠地叫嚷起来,可惜在水中,和人鱼比起来,他的速度就像蜗牛一样。

     人鱼把他紧紧抵在岸壁上。

     萧郁拼命抬头,终于看到发生了什么。

     拉默两腿被人鱼粗暴的分开,有什么让他难以理解的事情似乎将要发生。

     “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啊——”

     天可见怜,作为地球人的萧郁,所有的节操都在这一晚掉没了。

     大哥,这边还有个观众啊,你们能不能……萧郁无语凝噎,直到卧室的大门竟然悄然打开。

     索拉意外地看着眼下这情况:“小子你运气不错,咱们走,去拿晶石。”

     他给萧郁松了绑,两个人走出去,只见外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片尸体。

     萧郁:“……”

     说好的低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