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将军动了胎气
        “萌萌,站起来!萌萌,站起来!加把劲!站起来!”萧郁一脸慈爱地趴在牛圈里,看着刚刚出生,一身粘液的小牛犊子。

         而他身后,八十八的王老太太迟钝地眯起了眼睛:“萧郁啊,阿花生了吗?”

         萧郁从地上爬起来,凑到王老太太耳边怒吼道,“王!奶!奶!阿!花!生!了!”

         “啊?还没生出来啊,哎呦,果然是老了,生不出来了啊。”

         萧郁打了个趔趄,终于放弃了。

         安德烈遥遥地看在院子外面,空气里的尽是哺乳动物的粪便味,令人作呕的厉害。他觉得自己的耐心眼看就要耗尽了。无论是牛还是地球人,哺乳动物向来都是他最不喜欢的生物。然而今天,他不得不耐下心来,因为眼前这个自称萧郁的男人是他们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医生。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愤愤不平地想,若不是自己的禁卫军里出现了叛徒,杀死了他的军医,以他的地位,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地球人,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安德烈冷冽的声音从翻译器里传出来。

         萧郁“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我们不走了啊。方圆十里地,只有王奶奶这一户人家。你们如果要休整的话,只能在这里。”

         听了这话,安德烈气血上涌,腹部传来一阵扭曲的抽痛,他闷哼一声,身形一晃。

         “将军,请保持心情平和。”副官索拉忍受着面部的抽痛,慢慢走到萧郁面前。

         索拉是海盗出身,他曾经在雷诺帝国的边缘,横行数十年,火爆的脾气无人不知,直到有一天,脾气更火爆的安德烈打败了他,才叫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臣服于帝国的掌控。

         索拉有一头浓密的红发和胡子,像狮子的鬃毛一般,他身材高大,站在萧郁面前,足足比萧郁高了一个头还多。

         “地球人,你在耍我们吗?”索拉仿佛老鹰抓小鸡一样把萧郁拎起来,恶狠狠地瞪着他,“我们花了几个小时,不是为了看你在这里耍杂技!”

         萧郁也呆住了:“我说了啊,方圆十里地,只有王奶奶这一户人家。这里以前是个村落,旁边有正规军驻守,没有变异兽的侵袭,还有防护措施,已经是很好的地方了……”

         许多年后,土包子萧郁终于踏上了雷诺帝国的首都堪斯坦才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一天安德烈会气到动了胎气。

         好吧,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也是安德烈没有做好功课,对地球的环境和状况完全不了解。

         也许是空气太过浑浊,安德烈终于再也忍不住,扶着肮脏的篱笆,呕吐起来。

         索拉扶住安德烈的肩膀,直到安德烈愤怒地推开了他。男人薄唇微抿,冷声道,“所有人回飞船上待命,索拉,去把那个地球人带上。”

         纵然被百般嫌弃,萧郁还是被“绑架”到了飞船上。

         安德烈的主舰菲尼克斯号是雷诺帝*工产业的结晶,萧郁被索拉拎上去,随后仍在地上。

         被变异狼咬伤的肩膀率先着地,萧郁闷哼一声,疼的脸色发白,倒抽了一口冷气,“啊喂,你们太没有人道主义精神了。”

         “小心点索拉,别脏了地板。”安德烈说着,慢条斯理的从萧郁的头上迈过去,坐到舰长的座位上。

         萧郁欲哭无泪。

         说来他是该感谢安德烈的,毕竟这家伙救了自己的命,虽然他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非要把他也带上飞船,还有,这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外星人又是为什么要光临地球。

         在萧郁短短二十年的人生里,他接受的训练和教育都是生存以及慢调子的生活。毕竟和一群老头老太太生活在一起,他委实不知道年轻人的活力到底该是什么样的。

         等到肩膀上的伤痛渐渐散去,萧郁开始观察这搜高科技的飞船。

         金属质感的冰凉地板上不断闪烁着各式各样的指示灯,到处都是合金一样的东西,数十人在硕大的指挥室里来来回回的奔走忙碌,直到一面金属墙骤然间打开,露出狭长的走廊来。

         安德烈深吸了一口气,率先走过去。

         索拉拎起萧郁跟在安德烈的身后。

         其余人竟然都是目不斜视,仿佛没注意到安德烈的离开一般,直到金属墙再次关闭。

         “将军怎么了?”

         “听说是动了胎气。”

         “胎气是什么?”

         “我也不懂啊,大概就是特别特别生气吧。”

         “是因为那个地球人吗?”

         “恐怕不是,好像是因为……地球本身太烂了。”

         “呃……所以我们穿越一亿光年到地球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导航员轻轻叹了口气,“坐标是将军告诉我的,不要怪我啊。”

         此时,满脑子莫名其妙的萧郁被带进了一间充满着各种奇葩器械的地方,一进门他就看到一个红皮肤红头发的娇俏女孩子穿着白色的护士服摆弄着各种设备。听到开门声,女孩子回过头来,朝安德烈甜甜一笑:“您好,安德烈上将大人。”

         天可见怜,萧郁活了二十年,终于见到活生生的漂亮女人了!

         不是那些海报上的图画,而是活生生的年轻女人啊……

         “你……你好……我叫……萧郁……”虽然依旧被索拉拎着,萧郁还是努力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不要太激动,臭小子,伊莎贝拉是个机器人。”索拉好笑的说道。

         伊莎贝拉嫣然一笑,“那么请上将大人躺到床上来,我们该做例行检查了。”

         安德烈颔首,躺到金属制的床上,房间里的仪器很快运转起来。

         萧郁惊讶地看到面前骤然间出现一扇光幕,安德烈的各项指数从光幕上飞快的掠过。

         “安德烈上将不愧是帝国最强大的男人,您的各项指数都很正常,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剧烈运动,也没有任何影响。可是您的心情实在太糟糕了,以至于胎儿的心情也不太好的样子呢。”伊莎贝拉天籁般动听的声音传来,说起胎儿,语气里的沮丧和郁闷更是和真人一样。

         萧郁怎么也不觉得她会是个机器人。

         虽然可以模拟人类情绪的人工智能他在书本上读到过,不过那毕竟是活在书本上的,眼前这样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伊莎贝拉,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不对,等等!

         胎儿?

         那是什么东西?

         萧郁突然间想起方才伊莎贝拉说的话。

         拜托,那个什么翻译器一定出了什么毛病吧,萧郁本能地开始思索,难道说这个将军身体里长了一个肿瘤?

         不过下一秒,光幕上出现的图案就让萧郁彻底当了机。

         在透视状态下,安德烈怀中孕育着的东西清晰可见。

         隐约可见的人形轮廓下蜷缩成一团的胚胎,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他,他,他,他……”萧郁颤抖的手指指着光幕,结结巴巴地看着安德烈。

         安德烈原本紧闭的目光再次睁开,他坐起来,回眸看向萧郁,“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地球人。”

         萧郁立时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