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龙血
    萧郁从飞艇上杀气腾腾地走下来,他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眼睛都是通红。索拉颇有些意外地看着萧郁:“这是怎么了?”

     “滚。”萧郁把小山似的男人推倒一边,恶声恶气得模样。他径直去了菲尼克斯的驾驶舱。人工智能从沉睡中被唤醒,屏幕上不断闪烁光芒,萧郁坐到驾驶位上,感受到一根小针刺入自己的颈后。

     “起飞,菲尼克斯。”

     “抱歉,驾驶员身体状况不允许。”

     “我他妈好的很!你给我起飞!”萧郁怒吼道。

     “龙血摄入量超标,表现为血流速度加快,新陈代谢加快,情绪狂躁,拒绝起飞。”声音冰冷的人工智能俨然没有宽容的意思,冷冷地说完后,驾驶舱的指示灯统统关闭,徒留下萧郁一个人在里面摔摔打打,也没有半点反应。

     与此同时,索拉收到了雷达反馈回来的报告。

     奥拉密斯袭击了地球人的聚集地,地球上最后三个地球村,瞬间毁灭了一个。

     “恐怕是发现了什么吧。”索拉喃喃着。海盗头子用手抓了抓头发,仔细看着雷达上显示的状况,“西菲尔斯,雷诺军里有叛徒。”他喃喃说道。

     “嗯?”西菲尔斯吓了一跳。

     “我的人拖回了偷袭安德烈大人的杀手的尸体。他只有一个人,身上配备一个隐形便携式粒子炮,专门守在那个地方,想要暗算上将大人,他是奥拉密斯军队的手下。如果不是提前获得情报,他不会守在那里暗算上将大人。如果不是得到了消息,奥拉密斯也不会故意在大人不在的时候搞突然袭击。那么现在,我截断了对外的全部通信,那个叛徒一定急疯了。”索拉冷笑一声。

     “对,如果安德烈大人进入深度睡眠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奥拉密斯一定会发动全面袭击,而不是谨慎得驻扎下来。他更不会想到我们要离开这里。”西菲尔斯肯定道。

     话音未落,舰艇上突然间传来一阵疯狂的警报声,伊莎贝拉跑进指挥室:“萧郁在菲尼克斯上发疯呢。”

     “该死,忘了龙血狂躁症。”西菲尔斯拍了拍头,转身朝驾驶舱里跑过去。

     西菲尔斯和伊莎贝拉赶到的时候,萧郁正在疯狂地敲打菲尼克斯,人工智能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损伤率0.25%、0.27%、0.28%……”

     “闭嘴,你应该马上抬起你的屁股,给我升到天上去!”萧郁恶狠狠地咆哮道。

     “体内龙血含量升高,请立刻做急救工作。”人工智能开始提出新的建议,“警告,需要接受治疗,需要接受治疗。”

     萧郁简直快疯了,看到西菲尔斯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帮我找一搜战斗舰,快点!西菲尔斯。”

     “好好,你跟我来,我们从另一面登舰。”西菲尔斯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一边说一边拉着萧郁的手往外走去。

     萧郁觉得大脑昏沉沉得,心脏仿佛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似的,浑身上下都热的要命。

     西菲尔斯把他拉进治疗舱,随手开了一个,就把他扔了进去。随即他打开“冷冻”,笑道:“先好好清醒清醒吧。”

     与此同时,索拉开启一级警报,要求全部战斗舰启动,切断外围一切联络装置,使用最高级别防火墙局域网。

     “全军听令,立即返航。”索拉一声令下,雷诺军团骤然升空,他们径直离开冲出大气层,在地球上空开启一个虫洞。

     这速度快的惊人,索拉将指挥权交给雷诺军团的“三把手”艾斯,随即也登上了自己的机甲。

     艾斯雷诺军团向来是比较“透明”的存在,比起光芒万丈的安德烈,又或者豪气冲天的索拉,艾斯大多数时候,都默默做一个导航员或者情报分析师。也因为安德烈出色的作战指挥,他已然很多年没有坐在总指挥的位置上了。

     “全军动力全开,以最快速度穿过虫洞。”低调的男人淡淡说道。

     与此同时,索拉的机甲已离开主舰,慢慢落到舰队的最后面。

     几艘断后的战斗舰和机甲都是他平素里的亲兵和自己人,索拉甚至能叫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来。

     这样的状况,叫他颇有些心痛,叛徒就在这些人之中。

     为了防止随意制造虫洞,造成交通事故。

     宇宙交通条例里,专门规划了虫洞区域,这些地方,大多远离人口密集的地方,也就是说,就算穿过了虫洞,雷诺军团也并非马上进入安全地带,而是靠近拉斐尔星系一个偏远的星球。

     索拉的计划是在穿越前干掉叛徒,然后在他的老家做个补给,随后再直接飞往雷诺帝国的首都。

     然而,这个叛徒倒还真是沉得住气。

     狮子般的男人皱着眉,在虫洞穿越之前再次扫过留在后面的小队,终究是什么也没发现。

     萧郁在一阵震荡中醒来,黑暗中,身边只有冰冷的水,可他却觉得浑身都燥热难当,如同被放在火炉上反复煎熬,难以忍耐。黑暗中,他轻轻发出一声□□。

     可是他被结结实实地捆在钢板上,什么也做不了。

     很快,他又晕了过去。

     这一次他做梦了。

     梦里依旧是荒芜一片的荒漠,他依旧是巨大无比的红龙。漫天都是沙土,巨大的岩石被吹起来,引力失衡,一会儿是荒漠,一会儿又有百米高的巨浪突然汹涌而来。星球的转速是过去的十倍,纵然是宇宙间最强大的生物,也难以承受这样的痛苦。

     红龙发出一声咆哮声,他展开双翼,飞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里,却在摇摇晃晃中看到被淤泥掩埋的半片羽翼。

     说不上是什么动机,红龙俯身冲下去,再下一个巨浪拍下来之前,把晕倒的银龙拉到了空中。

     他们在风暴中,犹如海中一叶扁舟,沉沉浮浮,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风暴终于停了,红龙和银龙一起摔到地上,压碎了身下的岩石。

     随后,银龙的身上发出熟悉的光芒,银发的安德烈皱着眉,晕死在他的怀里。

     男人一身的尘土,狼狈不堪,若说好看,当真比不得平时的样子,但萧郁,又或者说红龙,却在那一刻感到了些什么。

     醒过来的时候,萧郁不用伸手都能感到胯。下*的冰,狠狠骂了一声:“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