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意外
        西菲尔斯驾驶的小型飞船逐渐脱离战场,稳稳地登陆主舰。他伤的很重,鲜血止不住的涌出来,铺满了整个驾驶室,能努力保持清醒已然是他的极限了。

         伊莎贝拉扶着他躺进治疗舱里,紧紧皱着眉头。

         西菲尔斯的瞳孔已经有点散了,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断断续续地对伊莎贝拉说:“萧……萧郁……还在外面……”

         “你伤得很重,弹片留在身体里,需要手术。放心,上将大人已经出去找他了。”伊莎贝拉轻声安慰道。

         行军打仗遇到最多的向来都是皮肉伤,在这方面,雷诺帝国最新研发的治疗舱已然能完全替代人工,自动进行治疗、输液和手术,是以伊莎贝拉只需要帮忙把受伤的士兵扶进治疗舱就可以了。

         玻璃盖子慢慢关闭,系统已经自动实行了麻醉,西菲尔斯闭上了眼睛,从玻璃外望过去,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谁说我要去救那个地球人的?”安德烈踱步走进来。

         伊莎贝拉露出担忧的表情:“上将大人真的不准备去管萧郁吗?”

         “战斗舰突然脱离战圈会被奥拉密斯察觉,机甲的驾驶舱不能乘坐两个人。现在出去找萧郁,只会把我们的弱点暴露给敌人。”安德烈垂着眼睑轻声说道,“今天不过是奥拉密斯的试探战,他很快就会撤退,等战斗结束以后,索拉会去找他的。”

         萧郁在治疗舰上已经呆了将近一个月了,除了关系最好的西菲尔斯和伊莎贝拉,其他和他打过交道的人对他的印象也不错,眼下这情况,叫不少指挥部的人也揪心不已。

         然而安德烈不下令,没有人敢乱来。

         萧郁趴在灌木丛里,战斗已经逐渐蔓延到他所在的地方,头顶上机甲的嗡鸣声和爆炸声已然震聋了他的耳朵。不断有大块大块的钢铁掉落在周围。萧郁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躲下去了,否则早晚要被废钢砸死。

         他站起来,开始往战圈反方向跑去。

         “那个该死的家伙在做什么?”驾驶室里安德烈重重地拍了一下把手,“马上给我定位。”

         “安德烈上将,萧郁跑的那个方向好像是……奥拉密斯的指挥部。”领航员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我想他可能是觉得那边的炮火比较少。”

         安德烈站起来:“叫索拉回来,主舰的指挥交给索拉。”

         “不行,以您现在的状况不能驾驶菲尼克斯,您这样贸贸然冲过去,会被奥拉密斯主舰的原子炮锁定的。”安德烈的手下提出异议。

         “我不会驾驶菲尼克斯去,让技师给我准备一搜a级机甲,再带一搜飞行艇。主舰提供火力支持。”安德烈脱掉军服外套,随手搭在椅子上。

         这样一来,他的腹部的凸起愈发明显起来。

         换了普通的机甲专用战斗服,安德烈坐进机甲里,忍不住嘲笑道:“破铜烂铁。”

         “上将大人说的对。虽然我并不建议您亲自做这种冒险的举动。”菲尼克斯的人工智能成功切入机甲,“这真是只是一堆破铜烂铁。”

         “菲尼克斯,人工智能对待机甲不应该有情绪。”安德烈笑了起来,起飞吧,我们今天执行的只是一个营救任务。

         萧郁眼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作什么死,只是一路狂奔,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直到山路的尽头,他才停下来。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见悬崖峭壁之下,一搜巨大的母舰静静地停靠在那里。

         和安德烈的母舰差不多的样子,像一只肥硕的蜘蛛,以钢铁为蛛丝,结起巨大的网。机甲和战斗舰不断升空。

         “卧槽……”萧郁很快意识到自己跑到了哪里,开始慢慢往后退,直到脑袋撞上一个圆圆的金属球。

         金属球飞在半空中,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是谁?安德烈已经沦落到使用这么低劣的斥候了吗?”屏幕前,看着萧郁异常惊讶的脸,奥拉密斯眯着眼睛问道,“虽然穿着军装,但似乎没有一点军人的样子啊。”

         与此同时,副官惊呼一声,道:“殿下,敌人的主舰似乎在起飞,战舰摆出行军阵型,似乎在向我们的方向移动。”

         “难道说,安德烈要和我在这里决一死战吗?”奥拉密斯不再理会萧郁,转而切换屏幕看着安德烈的主舰,“去找个人把那只老鼠解决了,母舰准备升空。”

         这样不按照常理出牌,叫奥拉密斯颇有些意外,安德烈的战术在雷诺帝国的名声实在太响亮了,他丝毫不敢轻视。

         自然,谁也想不到,安德烈做这些动作的初衷,只不过是为了把萧郁从战场上捞回来。

         萧郁发现那个金属球似乎在变换什么东西。那一刻他觉得后背发凉,生存的本能让他迅速出手,一把将金属球抓住狠狠扔了回去。

         那个不起眼的小球在空中爆炸,爆炸的热浪涌过了,让他跌倒在地。

         安德烈呼吸骤然急促,“菲尼克斯,再把镜头拉进一点。”

         他并没有孤军深入,而是在索拉登舰以后,掩护他一同前往。若是他的巅峰状态,这绝不是最好的打法,以安德烈的能力,穿越奥拉密斯的外围火力,成功带走萧郁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则现在,他心知自己担负不起丝毫的掉以轻心。

         “放心吧,上将大人,那个人类还活着,生命信号很强烈。他的反应很快,不过奥拉密斯恐怕很快也发现了这一点。

         发现有小型战斗舰和一大堆金属球同时朝自己飞过来的时候,萧郁就知道自己大条了。

         他抄起一根木棍,开始往回跑。

         金属球不断朝萧郁飞过来,带着呼啸的嗡鸣和隐约闪烁的红灯,萧郁抡起木棍,不断把金属球击飞。

         金属球划过一个弧线,在空中爆炸。

         热浪越来越近,他几乎能闻到头发的焦糊味道。

         随后,小型战斗舰也追赶上来,在他身后留下一排子弹。

         “菲尼克斯,黑了那艘战斗舰的电脑。”安德烈命令道。

         人工智能开始工作,小型战舰上的驾驶员惊讶地发现舰艇开始不受控制起来,摇摇晃晃地开始朝金属球发射子弹。

         萧郁松了口气,继续狂奔。他看到那架接应他的机甲和后面逐渐靠拢过来的战舰。

         “还算讲点义气。”萧郁喃喃着,继续玩命狂奔。

         与此同时,奥拉密斯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才是谁入侵了系统,马上追查。”

         在星际战中,这种低端配置的小型战舰因为防火墙问题被入侵是常有的事,奥拉密斯的反应委实叫副官不解起来。

         “殿下……”

         “那么快的速度,只有人工智能菲尼克斯才能干得出来。安德烈就在附近。”

         “可是菲尼克斯号并没有出动。”

         “殿下,锁定了,就是那艘最前面的a级机甲。”技术人员突然惊呼。

         奥拉密斯下令将画面切换到安德烈乘坐的机甲,只用了不到十秒钟,他就确认了那艘机甲的驾驶员,“是他。所有机甲出动,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那艘机甲打下来!”

         与此同时,安德烈终于赶到了萧郁面前,放下飞行艇,萧郁默契地爬了上去。

         “准备返航。”安德烈松了口气,疲惫地说道。

         “上将大人,恐怕有点困难了。”菲尼克斯没有感情的口吻平稳地说道,“我们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