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鉴于兰多思的复杂局势,安德烈最终还是决定单枪匹马去兰多思。水域非常不适合菲尼克斯舰队的作战,对机甲也有一定程度的腐蚀,且不必说,如果能源充足,再没有什么比龙族本身的体质更适合作战了。

         于是,三条龙商量了许久以后,最终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随后,德古拉出面带着龙宝宝现身雷诺皇宫,瑟薇儿激动地简直像是随时都要哭了。

         “爷爷……”女人扑过去,抱住德古拉,肩膀都在颤抖。

         “我的瑟薇儿竟然这么大了。”德古拉惊异地看着她。

         阿尔杰在一旁面容扭曲。毕竟德古拉的少年模样,除了皇室的人眼下活着的雷诺人应该是没人见过的。自然,他们同样也并不知晓德古拉“长生不老”的秘密,否则,只怕眼下已然有不少人要动杀机了。

         “辛苦你了,我的孩子。你的父亲走的太突然了。”向来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德古拉露出一丝苦涩来,“他并不是个合格的君王,不过我一直对你充满信心。”

         从一个皇族贵女到女皇的成长,瑟薇儿有太多的艰辛,听长辈这样说,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因为有阿尔杰在,我才能支撑下去。”瑟薇儿扯过自己的丈夫,推到德古拉二世的面前。

         因为德古拉和玛德里安的关系,在儿子正式继承皇位以后,他大多数时间都不愿呆在堪斯坦,甚至是拉斐尔星系。到处游荡才是他的爱好。是以,这个孙女婿,他甚至是第一次见。

         “不,瑟薇儿,支撑你走到这一步的,可不是他这样的投机主义者。”德古拉摇了摇头,明确表现出对阿尔杰的不满,“是安德烈的强大实力拱卫着这里。”

         提及安德烈,瑟薇儿和阿尔杰都流露出一丝微妙的表情。

         亲王阿尔杰并不是上流贵族的出身,他的父亲只从先辈那里继承了一个微小的爵位,他在成为亲王之前,也不过是议会的一个小小的议员。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家族,在先帝去世以后,各大家族都在观望的时候,阿尔杰却挺身而出,将全家族的宝都押在了瑟薇儿身上并向瑟薇儿求婚。

         而无疑,阿尔杰押对了。他这一辈子,做出的英明决断也不过是这一次而已。

         “一个人最初的选择往往是基于本能,而强大的人做出的选择却往往是基于意志。瑟薇儿,我希望你做一个强大的人。”德古拉讳莫如深地笑了笑,随即从侍卫的手里接过一个小孩子,“来看看我这次回来的原因,安德烈的孩子,多么漂亮的宝宝啊。”德古拉眯着眼,将小孩子举在半空中。

         全然没有感受到此刻剑拔弩张气氛的孩子,被吓了一跳,随后咯咯地笑起来,伸手抓住瑟薇儿卷曲的金发,又慢慢松开,打了一个响亮的奶嗝。

         “爷爷……”瑟薇儿皱紧了眉头。

         “安德烈要出去执行一个任务,在这期间,我会带着这孩子住进皇宫里来。我答应他,负责这孩子的安全。瑟薇儿,不要妄想惹恼龙,尤其是看起来温顺的龙。”再一次警告过后,德古拉抱着龙宝宝,大步踏进皇宫里。

         与此同时,安德烈、萧郁和玛德里安已经驾驶着民用运输舰,向兰多思出发。

         鉴于埃蒙加列的身份特殊,以萧郁的身份出现的时间大大加强了。玛德里安对于某人变了脸以后,态度也会变好一点的状况很是惊奇,连脸上都忍不住表现出来,惹得安德烈很是无语了一番。

         兰多思所在的位置颇有些尴尬,兰多思和堪斯坦的距离说远,倒是不远,连使用虫洞的意义都没有,但若说进,以目前寻常舰艇的速度,却还要耗上一个小时。

         对于习惯了星际旅行的人来说,一个小时的航程已然是非常长了。萧郁百无聊赖地拉着安德烈去后面查看武器库的装备,徒留下玛德里安在前面留守,看着机器的运行状况。

         除了常规的各种设备以外,安德烈显然考虑到了水的问题,可延展的潜水套装无疑是必备项目。

         这种装备平时只有一个项链大小,可以挂在脖子上,当做装饰,而点开按钮以后,就会贴合使用者的身体,延展成一套潜水装置,包括生产氧气的瓶子以及防水的衣物以水下推进装置和一把飞梭。

         “直接变成龙的形态不是很简单吗?”萧郁转头问道。

         安德烈摇摇头:“我们这一次尽可能不要牵扯到任何势力里面,毕竟兰多思是个自治星,和雷诺帝国的关系太敏感了。首先要找到西菲尔斯舰艇的残骸,如果要接触什么人,也只接触梦魇基因公司的人。”

         “这恐怕有点难。”萧郁撇撇嘴,“我的人也在那里,必要时刻,我会出手。”

         “等到降落再说吧。兰多思的形势瞬息万变,我们得到的情报实在太少了。”银发的将军轻轻叹了口气,流露出一丝担忧的味道来,丝毫没有过去杀伐果断的样子。

         萧郁噗嗤笑了起来,他凑过去,轻轻揽过安德烈的腰,鼻子凑到他的脖颈间嗅了嗅。他总觉得这家伙身上似乎有什么好闻的香气似的,可凑近了却又什么也闻不到。

         “什么时候,我的上将大人,也开始总是这样愁眉不展了。”他笑了笑,轻轻吻着安德烈的唇。

         两个人细细地接吻,萧郁的眸子一会儿变成红色,一会儿又憋回褐色,看上去,很是花了点毅力才忍耐住。

         直到运输舰发出小声的震动,玛德里安站在外头象征性地瞧了瞧门:“我们已经进入兰多思的大气层了,我想你们恐怕没有时间来一发了。”

         黄金龙的语言明显被德古拉传染了,但偏偏还是一本正经的面瘫脸,格外不协调。

         萧郁看着安德烈的眸子逐渐从迷醉的银色变回深灰,很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可以关上门再敲门吗?”

         “我看不出你们有丝毫害羞,害怕被人看到的意思。”玛德里安慢吞吞地说,“既然你们不肯照顾一下伴侣不在身边的人,现在是多么的苦恼和郁闷。”

         “是你自己主动不想德古拉跟来的。”萧郁忍无可忍地指出。

         厚颜无耻地黄金龙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来:“没办法,他现在的样子太容易招人喜欢了,而在堪斯坦,人人都知道他是个老家伙。听说人鱼的皇储很喜欢年纪小的少年,带他来兰多思实在太危险了。”

         总而言之,占有欲超强的玛德里安,为了保证德古拉不拈花惹草而把他留在了堪斯坦,却见不得别的龙秀恩爱的状况。而重点是,对于这么小心眼的心思,黄金龙所表现出的厚脸皮简直突破了萧郁的下线。

         于是,愤怒的,欲求不满的龙族率先装备好武器,走下了运输舰。

         他们的运输舰大咧咧地停在兰多思为数不多的可以供运输舰停泊的小岛上。四处的硝烟显示着这里正是战火的中央。炮击声此起彼伏。

         不断有钢铁掉落下来。

         想到安德烈之前还想要不牵扯进任何一方势力的想法,萧郁不禁嘴角微勾回头看向玛德里安,“你降落的地点选的不错。”

         玛德里安耸了耸肩:“上回我和德古拉来这里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刚才我也没注意,输入坐标后就去找你们了。”

         这是想到另外两条龙在秀恩爱就完全不能忍的节奏啊。

         此时,安德烈也从运输舰里走了出来,随手打开护盾,将另外两只龙罩住。

         “最近刚刚研发的新产品,还不错。”显然是上回在魔鬼星接受了教训,安德烈从克拉克那里拿到了这个护盾。蓝色的光晕像一把伞一样把三个人遮住,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吸收器,将所有射过来的炮火吸收殆尽,再转化为能量,继续拱卫着三个人的安全。

         就像是天上下的不是炸弹,而是雨水一样,三个人闲庭信步地走到岸边。

         只见丧尸人鱼正在水中和机甲疯狂的作战,轰炸机不断轰炸着水中的丧尸人鱼。腐烂的断臂和残肢将这一片海水染成恶心的猩红色。

         萧郁眯着眼看机甲上的标志,很快认了出来:“是拉默。”

         此时,大咧咧坐在指挥舰上的拉默狠狠打了个哈欠,他的“人鱼男宠”正坐在他旁边,专注地看着战场上的局势。

         此时的人鱼因为在岸上,鱼尾自然化为双腿,他穿着和拉默差不多的军装,很是好奇地看着那三个打着伞经过的人。

         “好像是三个龙族啊。”

         话音刚落,拉默就被唾沫呛到,狠狠咳嗽起来。

         他凑到显示屏前,倒抽了一口冷气,“安德烈?银龙族吗?哎?那不是个地球人吗?你眼睛一定不对吧。”

         “兰斯洛殿下永远不会错的。”站在人鱼男宠身后的侍者争辩道。

         兰斯洛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自从拉默陪着他到达兰多思,知道他是皇室继承人以后,明显有点焦虑不安,在他面前说殿下、皇子、王位之类相关的词汇,拉默都会立马炸毛。

         “闭嘴,什么殿下!”拉默狠狠瞪了那侍卫一眼,直到兰斯洛安抚地拍拍他的背,才重新看向显示屏。

         “上一次看见他时,他确实是个人类,但现在的话他是一条龙。”兰斯洛淡淡地回答,并不准备解释自己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至于那个金发的,应该是条黄金龙。”

         “黄金龙?”拉默听此,嗤笑起来,“还真是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