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夏侯大学(上)
        呼呼……

         耳边,又是呼啸的风声,大量的灵气从手镯溢出,环绕邱麟周围,伴随平稳的呼吸、皮肤毛孔的手张而吸入体内,顺延经脉流入丹田。

         神识内窥,黑白的丹田世界中央,丹田容纳灵气的量少说增加一倍,原本花白的丹田变得灰蒙蒙,如同冬日早晨大地蒙上一层的清雾。闪烁的道纹在清雾中时隐时现,增添不少的美感。

         “灵气又增加了,不知我的灵值,念值能增加多少?”

         “凝气三层道纹现在不大能看得明白,道纹里似乎有一种秘法,类似人的呼吸,能瞬间加强灵力的爆发力。修炼一下,在过几日的军训会有大用处。”

         邱麟想即去做。

         他将神念汇合,集中在体内的丹田处,用神念控制的道纹闪烁的间隔。顿时,道纹的闪烁频率加快,丹田的灵气风起云涌,各处经脉吞吐灵气的速度不由得加快许多,大量的灵气被泵到经脉四周。

         “这秘法真的能行!”

         邱麟暗喜,意图寻找这秘法的最大爆发点。

         这套秘法,把道纹比喻心脏,把经脉吞吐的灵气比喻呼吸。秘法的精髓,是加快道纹的闪烁速度,即剧烈运动后加快心跳,呼吸变得急促,人吸入的氧气量开始增加,经脉吞吐的灵气如同这氧气,也会有类似的增加。

         “嗯!”

         一种全身充满精力的感觉,流遍邱麟全身,那种忽然间爆发的力量,让人有种想破坏东西的跃跃欲试感。

         邱麟全身心沉浸在这忽然获得力量的享受感中,享受强大实力带来的愉悦。他感觉这套秘法,仅是一个开始,待修炼完凝气三层,将能揭开这秘法的神秘面纱。

         咚咚……

         在铭刻道纹闪烁速度持续两分钟后,全身经脉开始疲惫,灵气的吸收速率开始跟不上,全身有一种如同人在百米跑后感到疲惫般的感觉涌现出来。

         “极限了么?”

         邱麟大脑稍微清醒,着手开始减缓道纹闪烁频率,控制住呼吸慢慢降下来。

         这过程是危险的,一旦这控制崩溃,谁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邱麟丹田的‘心跳’在慢慢地恢复平稳,灵气的运转也趋于平和。

         “加快丹田灵气的呼吸速率,灵气的量至少增加百分之四十,按照大梦千年所说,这秘笈是有大幅度进化空间的,也就是每天坚持锻炼,能加强灵气的爆发力,以后每天都坚持数分钟训练,尽快加强这秘笈的使用时间,在实战中出其不意,也许会有很好的效果。”

         邱麟感受到这秘笈的前途,大幅度的前途。

         凝气三层前,邱麟不妄想让这秘笈的效果增加一倍,不过在凝气四层这阶段,如果能让灵气增加一倍的话,控物将变得简单许多,甚至能做到短时间的御剑飞行,遇到危险逃命时很有用处。

         稍稍调整心态后,邱麟从沉睡中慢慢醒来,离开梦境。

         二楼的窗户,恰好的迎接早晨的阳光,明亮,宽敞,再没有廉租房的暗无天日的日子。

         窗户正对面,远眺即可看到一片小区的公园,一片郁绿葱葱,中心的池塘锦鲤游荡,不少年少的孩子、年老的老人在公园里散步散心。邱麟内心百感交集,他一直想让劳累的父母过这种无忧的生活,如今终于实现了,不知该怎么表达这种情绪。

         在床边,一块液晶板被随意丢在中心,上面显示的落祭之地任务,一直无人敢接。

         少掉张齐的骚扰,邱麟这几日过得惬意,舒适,心里更加认定这是个正确的做法。

         九月二日,是夏侯大学开学的日子。

         一袭淡蓝色衬衫,浅灰色休闲裤的邱麟,背着黑色厚重的衣物旅行包,手还拎着两个大袋子,满满的日常生活用品被堆积在里面。

         屋内的罗兰赶过来,手拎一包咸话梅,塞入袋子里,说道,“麟儿,等等,带包梅过去,在车上吃。”

         邱麟神色不耐烦,推脱道,“哎哟,妈,东西都多了不好拿啊,不够我自己不会在学校那边买么,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虽然夏侯大学也在h市,不过学校却要求学生住宿,不许走读,也就意味着即使同个市,邱麟放学也没办法回家,要在学校度过整个学期,待到寒假。

         况且,已邱麟了解到的夏侯大学的尿性,放假能不能回家都是一回事。

         “能带就带点嘛,又不是拿不了。”

         罗兰不听,硬是把两包话梅塞入袋子里。

         今天邱麟原本只准备一旅行包的衣物的,谁知道被母亲罗兰塞着、塞着,东西就又多了两袋,明白是母亲的关心,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不想再拖延,担心拎不动东西,收下两包话梅就不再说话。

         门外的天气晴朗,大太阳在东边升起,斜着照耀高大的别墅,在西边倒着一行延长的大影子。

         小区大门外,停着一辆白色大巴,邱麟脱下旅行包,贴好纸条,空着手上车。

         “各位夏侯的新生,未来的天才们,我是你们的大二师兄。”大巴车厢内,每人配备的小平板电视上,直播着一位和几人年纪近乎一样大小的学生讲话,“八大修正院校之一的名号,相信不用我多说废话了,世界上如今的话事人,入这学校,你们都将感到为此感到自豪。

         不过,大家未必知道,夏侯大学和普通大学不同,对学生的学籍采用的是学分淘汰制,学分淘汰制在新生手册的介绍上有,大家先自己看一会,我待会再给大家解释我的来意。”

         车厢内,原本聊天正起意的新生们静下来,

         “邱麟,你知道学分淘汰制么?”钟慧用脚轻踢前面的座位,低声聊道,“听说很残酷啊,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八大修真院校之一夏侯大学的教授级别人物,每年都有举荐学生入学的名额,住在海岭花园这边的人,近乎全是夏侯大学的在校级学生。钟慧也是裘广陵推荐的学生之一,前三天搬进小区,离邱麟家仅隔两户人家。

         她是单独一人住,没拖家带口的。

         “我知道啊!”邱麟侧出身子,耸肩应道,不以为然。

         近几天,邱麟都生活在海岭花园内,按罗兰的性格,白天没少去和周边的人跑邻居,加深邻里关系。邱麟也和几位夏侯大学的在校学生聊过,懂得大学许多的潜规则和基本信息。

         学分淘汰制,即学院的学生每年都必须要攒够足够的学分,不及格者,在当学年即会被留校观察、外加留级,下一学年再攒不够学分,则开除学籍。学生攒够学分度过四年,(不包括留校观察的年份),经历最终测试即可从夏侯大学毕业出去。

         这严厉的学分制度,每年近乎都会淘汰将近三分之一的学生,最终毕业的都是尖子中的尖子,为夏侯大学的势力打下厚实的基础。

         而这学分的获取又并非简单的坚持上课、下课这么简单。

         夏侯大学,近乎是不开设任何课程的,一些学生想要考混上课,混脸熟来躲过学分这关行不通,学校坚信实践是最好的老师,把学分来源设立在一个又一个的任务,完成这些任务,即可获得相应的学分。

         至于修真其他知识的教导,学生可以拿学分去购买相应的法术、丹药、阵法、符箓、炼器等等虚拟的讲解课程,也可购买一些教授的专门指导来学习。

         既然有学分的消耗,那么的学分的获取就相应的极其困难。在夏侯大学里,学分就是王道。

         钟慧把身体尽量前倾,手摆在邱麟作为的扶手上,“喂,听裘老师说你实力不弱啊,以后有机会带带我这菜鸟呗。”

         “有机会,有机会!”

         邱麟干笑着答应,慌忙拨掉钟慧的手。

         学分这事,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能行,又怎么敢谈带他人行动。

         三分钟后,那学长又回到屏幕,轻咳两声,“咳咳,学分的获取难度相信大家都清楚了,我,是八号联盟的副会长,购买这一段视频时间的学分也不便宜,长话短说,大家如果想更加容易获取学分,可以考虑加入我们八号联盟,大家携手相助,一起做任务,一起进步,一起崛起。

         我们八号联盟,拥有夏侯大学最妙的消息来源……”

         ……

         车厢的小屏幕上,这位学长篇大论,解释足足八分钟的时间。

         “各位新生们,大家好!”

         不久,每人的平板屏幕上,又是切换到一位学长的面孔,言语间有点生涩,似初出茅庐的学生,“首先是自我介绍,我是夏侯大三的学生,五号联盟的部长,大家也知道了,有些任务大家一起做,平摊学分会比较容易,也能带带新生,所以我也废话不多说,恳请大家考虑加入我们五号联盟。

         在五号联盟,新生将得到最好的资源,都有机会会有人带你去做任务,攒够学分。

         ……”

         五号联盟会长巴拉巴拉的又是一大堆,解释五号联盟的好处,劝导大家加入五号联盟。

         貌似这段广告是要学分的,两人都有固定的时常,类似电视的广告,没等话这人全部说完,这段画面就被切换掉。

         既然这宣传类似广告,邱麟可不愿过度相信这些人的吹嘘,待去到夏侯,再决定要不要加入联盟,又或者是单独行动,毕竟他有自己的秘密,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

         广告关闭,又切换一人在介绍。

         钟慧把平板放回原位,解开安全带,从原座位站起来,手撑在车椅子上,聊道,“邱麟,你决定加入哪个联盟没,我听说这宣传是要付出一定学分的,每一分钟三个学分,第一个时长是最长的,第二次之,第三再推迟。你有没有动心加入八号联盟的想法啊”

         邱麟冲钟慧翻白眼,反问道,“你问过裘老师没,私自就做决定?”

         他坚信,以裘广陵的智慧,不可能不会在学校里组织联盟,以便扩大自己的实力。如果加入到敌对的联盟里,这事就难看了。

         钟慧撇嘴,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邱麟,“问过啊,他要我们加入二号联盟,里面全是他历届推荐入学的学生,可厉害了。”

         “不过你是没机会加入的二号联盟的,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