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交锋
        梦境研习十几天,邱麟仅研习通透指剑决、小火球术两个法术,大致掌握住基本要素。

         “呼!果然法术的修炼也是一件难事,以后修炼高阶的法术只能精而不能滥。”

         安全区街道上,邱麟心里感叹道。

         灵地刺,凤龙吟两个低阶法术邱麟尚未入道,更不谈耽搁许久的功法自带的法术噬梦,噬梦法术那纹路的复杂程度,比四个法术加起来都要困难一倍。

         噬梦与其说是法术,不如说是魔道的本能更为贴切。

         修行大梦一瞬功法,同个阶段里灵气的量比普通的功法要多出近一倍,而且修行途中有梦境十二倍时间的悟道加持,修行速度逆天,短短两个多月邱麟已修炼至凝气三层。然而这功法也是个魔道的诅咒,修行者一旦修炼到凝气三层则诅咒就被自行启动,每天要吞噬一定量的梦境精气,否则修为就会逐渐下跌。

         每天邱麟都在忍受修为跌落的痛苦,由于噬梦法术尚未修炼成功,他又没办法吞噬其他人的梦境精气。邱麟丹田的功法道纹以这速度磨损下去,大概一个月后修为就会重新跌落回凝气二层。

         “魔道就是魔道,修炼功法竟有这等限制!”

         邱麟心中苦笑,煞是无奈。

         要他放弃掉修炼大梦千年是不可能的,目前牵扯太多,放弃掉修炼这功法无异于自杀。

         修炼其他法术之余,邱麟一直在悟解噬梦这法术道纹,道纹太复杂,难解,修行也是得断断续续地来。

         邱麟在逛街散心,小长安城大街四周,各大商铺重新开业,百废待兴的摸样。

         “冰糖葫芦,一文钱一串,全红糖制作,甜味浓厚咧。”

         “豆沙包,一文钱一个咧。”

         ……

         街道边,小贩极力叫喊。这些小商贩大部分由夏侯学院用钱财撑着,不求赚钱,仅求个气氛。

         由于安全区要和土著原居民相互融合,交易用的也是古代的货币,由山海土著的城池交易换来,多用于日常生活,也没个自己印刷的权限。山海世界的一文钱大致等于一圆华夏币,八大修真院校控制着有专门的兑换渠道、来往商道,也能维持整个安全区的运转。

         邱麟口馋,没忍住,买了一串冰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在大街悠闲逛着,不嫌事大。

         他已不再是以前每花一分钱都得认真计较的穷学生科,储物袋的灵石若兑换成华夏币,足够他一辈子生活无忧。

         由于前期肥遗出世,地球这边一时间谣言四起,华山脚底下的安全区一时间常居的人数少四分之一,街道边不少的宅邸门窗紧闭,大街人影寥寥,也没往日的热闹。

         轰!

         一声炸响

         邱麟恰咬一口冰糖葫芦,慌张丢掉,抬脚后跃两步,闪避开来。

         打街道边的一个水果摊子,被一大棍子砸下,轰然炸裂开来,水果碎屑混杂木屑四处飞溅,如下一场水果汁般的雨滴。水果摊子的老板满脸惊慌,踉跄地逃散开去,街道边的人似乎很适应这种生活,一下子散得无影无踪,大街一时间空旷起来。

         “张恒!”

         不远处,一个模糊的人影显露出来,反应过来的邱麟霎时间拳头紧捏,愤怒叫喊道。

         张恒脚踏在水果摊铺的废墟上,冷笑说道,“亏你认得出我,上天待我不薄,让我在这撞见你,还我弟弟命来!”

         张恒,张齐,两人不愧是亲兄弟般的关系,长相也有七八分的相似,身高也是相差不大,均是一米七左右。邱麟曾和张恒在高考后的街道有一面之缘,一下子就能认出他来。

         “在安全区动手,你胆子够大!”邱麟抖掉粘在身上的水果渣,镇定说道,“此事我自问没有过错,要打一场我尽管奉陪!”

         与此同时,邱麟手心掐诀,口念咒语,施展开法术。

         修真者相互之间用法术和不用法术争斗,威力天差地别。用法术的可以大幅度的压不用法术的修真者一筹。

         “灵力,聚!”

         邱麟掐诀念叨道,伴随神念和法术道纹的精准控制,一柄灵力聚集的剑刃凝聚在邱麟手中。

         剑身如同单薄的刀片般,约半个巴掌大小,长条形,三尺长,近乎全透明状,巴掌大小的法术道纹在剑刃中心闪闪发亮,支撑整个法术的完整运行。剑刃两端,锋利异常,切割砖块如切割豆腐般轻易。

         邱麟持剑后退数步,主动拉开自己和张恒的距离。

         凝气大圆满境绝非虚言,至于修真者与修真者间的等级差距,邱麟深有体会。

         “法术,你小子倒是厉害,短短几个月竟修炼到凝气三层。”张恒怒笑,“不过天才又如何,今天我就要你死在这!”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张恒敲打一个响指,腰间的储物袋飞出八枚凌厉的匕首,齐齐漂浮在他的周边。每一枚的匕首仅有手指大小,均是s状,锋芒毕露,望之令人恐惧。

         “御物术!”

         邱麟心中暗想,做好应对的策略。

         学院的御物术需要学分兑换,邱麟没有灵器,尚未兑换修炼。他也不是第一次对御物术,再加上自己晋升入凝气三层,多少增加对御物术的理解,不再如凝气一、二层般惶恐。

         御物术的确厉害,但并非无敌。

         齐齐操控八个匕首,张齐的神念和灵力负担肯定不小。他想要坚持防守,抵挡下前面几波凌厉的攻势,后面就有机会反击。

         “去!”

         张恒不以为意,掐诀,八柄匕首齐齐飞过缠绕邱麟,采取进攻的势态。

         灵力聚集的指剑和匕首交锋,火花四溅,叮当声四起,每一次匕首与指剑的交锋,邱麟均用薄薄的指剑抵挡住飞刀的强势攻势。对战凝气大圆满境界的修士,邱麟全力疲于防守,没有余力拿来进攻。

         七八次下来,大街地上青砖被毁得七零八碎,街道边大宅的围墙受灾,哗啦啦跌落。

         “呼,这家伙的御物术操控得真精准!”

         数分钟的抵抗后,邱麟后退数步,呼呼喘气,怒目瞪着张恒,心中暗暗分析道。

         凝气大圆满境不愧是即将接近筑基的境界,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难怪地球要说培养修真者而不是大力发展现代化军队来应对山海世界土著的入侵。在安全区,邱麟随时有接传送手镯逃的机会,不过他暂时不想逃,想要了解自己和张恒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难怪我家又那么多家奴,我弟都会死在你手里!”

         张恒一动不动站在废墟上,面容严肃,手心一捏,顺势收回八柄匕首。

         八柄匕首在空中完美划出弧线,回收前纷纷向邱麟无情刺过来。

         邱麟不敢轻视,双腿做好,手中掐诀,灵气全力输送入指剑之中。

         指剑中心的咒文贪婪汲取灵力,闪烁发亮。

         “化!”

         原本半个巴掌大小的指剑,道纹吸收入的灵气营养充足,自动迅速繁殖成九个,带动开整个指剑,半个巴掌大小的指剑一瞬间化开成一面薄薄的护盾。八枚匕首齐齐射在护盾上,噼里啪啦作响,向上弹飞,又纷纷落回张齐的手心,伤不到邱麟半分。

         邱麟脚底下踩踏的青砖露出裂纹,足见匕首力道之狠。

         “武器和灵力我都落在下风,这么耗下去不是对手,得想办法!”

         毕竟不是专用的护盾法术,硬是张开这么大的剑刃护盾,至少要消耗掉邱麟一半的灵力。

         把指剑法术这么玩的估计就邱麟一人,他修炼大梦一瞬功法,使得先天丹田的灵气灵值比同等级的修真者要高一大半来,虽然是凝气三层,可灵值比凝气四层的修真者还要高一些,用来如此操控指剑也是的有余。

         邱麟被回归的匕首逼退,步步退让。

         “我要你死!”

         张恒大声吼叫,双持匕首,扑杀过来,采用近战。

         近战有风险,曾有不少的修真者趁着自己等级高,大胆采用近战而被杀的故事流传于世间。这事张恒不愿意犯去做的,可明显远距离操控八枚匕首,他神念也是吃力。

         近乎眨眼瞬间,一股凉意从身后袭来,张恒扑杀近身。

         邱麟异常镇定,将自身神念引导出身体,四下散开,如微尘般漂浮在自己四周,精准观察四周的环境。

         轰!

         刀盾相撞,邱麟低人一筹,带着指盾被撞飞一米远。

         “噗!”

         邱麟喉咙一甜,巨大的反扑力度,震得他内脏破损,一口鲜血喷出在薄刃盾上。

         嗖!张恒化作一道暗色流光,眨眼反攻,又是扑杀到邱麟跟前!

         “好快的速度!”

         邱麟暗惊,瞳孔睁大,面色大变,神念控制灵力聚焦于双脚,数个灵敏、轻灵的弹跃,拉开两人的距离。张恒紧追不放,手中匕首闪烁出让人恐惧的寒芒,一追便是数十米远。

         张恒满是怒气的脸孔,夹带杀意的双眸,在邱麟瞳孔中逐渐清晰。

         “放!”

         邱麟将护盾向后高抛,手指飞快地重新掐诀。

         伴随放字的念出,一团近距离的火焰悬浮在邱麟前方,拳头大小,橘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张恒嘴角冷笑,不以为然撞过来,持匕首和火焰相互碰撞,一团火焰被撞碎,然而靠得极近的又一团火焰近距离爆炸开来。

         伤,张恒重伤。

         虽然张恒拥有凝气大圆满的修为,可也是极力进攻,灵力大部分用在攻击上,仅留一小部分应对的灵力悬浮四周,应付一些小攻击。第一团火焰将他的留来防御的灵力烧烤殆尽,第二团火焰却不留情,剧烈地爆炸将火焰和高温向四周扩散开去,堪比爆发的大型火焰弹。

         小火球术的火焰无孔不入,极高的温度瞬间将他的衣物点燃,将外在的皮肤烧得通红,不少被火焰触碰的区域甚至被烧出水泡来。

         他伤在太过轻视邱麟,也伤在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的天资的修士。短短两个月,非但将修为修炼至凝气三层,更修习有两种法术,灵气的量似乎也不是普通凝气三层家伙该有的,把这人才丢在广阔的山海世界里,也是绝对站在顶峰的人才。

         再度后退的邱麟接住指刃化的盾,手轻加捏放,宽大的盾再度化为三尺的指剑,损伤霎时消失,锋利不减。

         “我要你死!”

         张恒愈发的生气,咬牙大手一扯,将黏在皮肤上的烤焦衣物扯掉,牵连带下不少的人皮,疼痛程度可想而知。

         他真的想不顾一切的杀掉邱麟。

         “胡闹!”

         两人大闹安全区的此时,安全局总算来了数人,均脚踏飞剑,御剑站在半空,大声叱喝。

         张恒一见,心中一狠,猝不及防地冲邱麟扑过去,想在这间隙中爆发解决邱麟。

         铛

         一声金属的巨响,想冲撞出去杀邱麟的张恒被困在一牢笼之中,刹车不及,撞在铁钢筋上,清脆而响亮。牢笼四周道纹闪烁,钢筋被加持得异常坚固,丝毫未损。原本有烧伤在身的张恒,又徒然在额头增添一个拳头大小的包。

         “犯人张恒,在安全区主动挑起打架斗殴事件,锁回区牢,择日由城主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