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法术
        小厮楼,灯火昏暗。

         裘广陵拿毛笔,低头在案桌上写着什么东西。在小厮楼,裘广陵给邱麟的印象似乎总是在整理着什么,时刻不停。

         邱麟站在门口处,拜见裘广陵,“裘老师,你吩咐的事我办好了!”

         裘广陵的情报消息来源曾让邱麟震惊,相信他闹修真商城一事裘广陵早已收到。

         如今地球每个的修真的势力,哪个没有消息渠道的来源,邱麟不想孤身一人,消息堵塞,等万事都发生时自己才知道源头。他想建立个公会,名为梦轩阁,一个专门替自己收集消息的公会,而且他大梦千年中也有专门收集情报的法术,既能赚钱,又能替自己增加消息渠道来源,何乐不为。

         裘广陵轻声问道,“灵器的收据呢,拿来我帮你报销掉。”

         邱麟如实说道,“没买到心仪的。”

         如果自己有充足的情报来源,即能明白哪里有心仪的灵器,不用瞎跑一顿修真商城,今次一趟,愈发让邱麟想建立梦轩阁。

         “你想要用什么灵器,说来听听,我看能不能帮你弄来!”

         “下品灵器,龙泪曲笛!”

         龙泪曲笛,伴随龙帝的出名而闻名于世,为众人所知。然而这灵器效用鸡肋,需要驱使声音类的法术才能驱使该灵器,而声音类的法术地球存世又是极少,需求不大,四大家族的修真商城也没大量制作,市场中比较难找到该类物品,目前仅存在修真博物馆里有它的一段故事。

         新入学,自己又惹过张恒,没法加入联盟,导致邱麟的关系网并不强,情报来源弱,想找到这灵器难度很大,又不可能去抢劫博物馆惹怒八大修真院校,只能来求裘广陵帮忙。

         历经此事,愈发触发邱麟想建立情报机构梦轩阁的决心。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不如靠自己最实在。

         裘广陵稍微一愣,手中毛笔停在墨砚上,“嗯!不是难事,后天我邮寄到你家。你等等再做离开。”话毕,他继续埋头抄写东西,也不再问话。

         邱麟在小厮楼里闲着没事,在最外一排的书架上找几本关于山海世界土著信息的书,在地板坐下,背靠书架静静地看着。

         “嗯?感觉这土著和我们的古代生活相差不大啊!”

         新书籍的第八十一页中有一副关于的山海世界一座城池的插图,图片为俯瞰的形式,将这座城池所有的建筑尽收眼底。

         为抵御妖兽的破坏,山海世界土著城池中的城墙宽且大,比山海世界安全区的那个数百米高,数十米宽的大城墙有过之而不及。

         城墙外一片翠绿,延伸至茂密的丛林边境,青葱的禾苗在城外方格状的田地中生长,数十位农民低头弯腰插着秧苗,八只黑白相间的大鸟在天空飞翔,美丽如人间仙境。城内的东西街道贯通,瓦状建筑不规则的分布,城池中心处多四合院状的豪宅,城墙边多为草庐。

         “有空得去瞧瞧,见识世面。”

         大致读通一本书,邱麟心中对山海世界土著的城池已有无限的向往。

         华山山脚的安全区虽然是参照盛唐时期的长安城,但仅是人为模拟重建的,少许多该有的古风味道。

         人活一世,既有能力重要出去开阔眼界。

         裘广陵不知何时走到书架边,将手中捆扎好的竹简在书架高处放好,又是顺手拿下一份,丢到邱麟怀里,说道,“张恒从落祭之地出来了,你也得有些应对的手段,此低阶法术的就交于给你吧,你再去书柜挑一个,算是我一番心意。”

         坐在地上的邱麟伸手接住,慢慢解开麻绳。

         “凤龙吟!”

         他在心中念出竹简记载法术的名字,眉头皱着,继续拉伸开竹简。

         虽然是竹简,却和古代又有不同之处,竹片与竹片间的密度缝合得天衣无缝,压制得和纸张无二。

         竹片上没有记载多余的文字,法术名字后面就是三个按原始顺序排列的法术道纹,字迹呈乌黑状,巴掌大小。道纹似乎天然存在一股无形的压力,将平滑的竹片压出一种凹凸感来,笔墨入木三分。

         细细的查看下,法术的道纹又和功法的道纹有所不同,法术道纹的纹路复杂程度,笔画程度远比功法道纹少许多,节点也是少许多。

         邱麟大致了解凤龙吟的纹路,细致的将法术收起。

         “谢老师!”

         邱麟起身整理自己翻阅的好书籍,放回原处,再次和裘广陵说道。

         修炼法术是凝气三层修真者的专属。修炼法术和不修炼法术的修真者相互比较,战斗方式简直有天差地别的。

         夏侯大学作为八大修真院校之一,藏书阁库存的法术也不在少数,除去数个最基础、最普遍的法术外,想要接触到更多的法术是需要学分来兑换的,这也正是学分的贵重之处。类似于凤龙吟的低阶法术,大致需要三个学分。

         “你去挑选法术吧,我下午有要紧事出去一趟,挑选完哪本在书桌上给我留个法术的纸条。”

         裘广陵神念一动,一套正式、略旧的西式服装跃出,悬浮半空。他张开手站着,衣服在神念指挥下主动进行更换。

         更换完服饰,裘广陵整个人气质也是大变一番。

         邱麟也无心留意裘广陵的个人生活,放好书籍后,在竹简内的书架前徘徊,轮番挑选心仪的法术。

         在独自一人挑选三个小时后,邱麟找到一款合适自己的法术。

         “凤龙吟,听名字应是一款声音类的法术,且作为新手入门的练手法术修炼吧,在外人看来也不比处处透露底牌。”

         “指剑决,近战类的法术,配合我的大梦千年衍生出来的基础法术修炼,相映得彰,能杀敌于无形。”

         邱麟将两个竹简收入储物袋,手肘撑在案桌上,掏出一张a4的宣纸,用毛笔沾墨,写下自己拿走两个低阶法术名称,再用压纸的一块石块压住,留在案桌上,轻声关门离去。

         事后他搭乘公交车又回一趟学校,取来两个免费的修炼法术。

         宿舍门口处,太阳日落西斜,将金光洒在走廊前,在地面照应出铁栏杆的影子。

         “还在修炼么?”

         钟慧的门紧关着,无一丝动静。

         他不忍心打扰,开宿舍门回自己的宿舍。

         沐浴时,手镯又响起邮件的声音。

         邱麟吐出一大口水花,将额头的水珠抹干净,退出花洒的淋水范围,打开邮件界面。

         “后天,冰凌阁,夏家在搞什么鬼!”

         邮件是夏灼发过来的邀约,洽谈与张恒和谈一事,约定的时间和不和邱麟商量,单方面定在明天。不过也不必害怕。冰凌阁是安全区的高级酒馆,一旦有事迅速退出山海世界,谅夏家也不敢追杀来夏侯学院住宿区。

         沐浴更衣,邱麟反锁住宿舍的门,在床上盘腿而坐,闭眼进入冥想状态,不久即进入到竹林梦境。

         竹林适逢初春,大地万物复苏,又是一番光景。

         邱麟掐诀,在脑海极力幻想想要之物。凝气三层后,修炼大梦一瞬的邱麟知晓自己可以在梦境中利用灵力来在梦境构造物件,也是该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了。

         “呃,那么大的灵力,只能造出这么大的一条小溪么?”

         待灵力耗尽,邱麟睁开双眼,失望地自言自语道。

         凝气三层的灵力全部拿来在梦境化物,竟只能开辟出一条人般大小的小溪流。溪流流水潺潺,哗哗作响,小鱼小虾在其中畅游,倒是又有一番风味。

         “算了,古式豪宅以后再修建吧!”

         邱麟无奈叹一口气,嘴角滑出微笑的,淡化今次的失败感。

         他的想法原本是建造出一个假山流水,大型花园,小桥流水状的大四合院建筑,再来一个有暖气的厢房度过寒冬,没想到凝气三层的灵力耗尽,竟连一条小河都完成不了。他也想不纠结这事,修炼到凝气三层后,大梦一瞬的功法弊端隐约暴露出来。

         待在竹庐里,邱麟盘腿席地而坐,一边翻看法术,一边恢复丹田灵气。第一个翻看的法术并不是的裘广陵给的法术,而是学校拿来的小火球术。

         小火球术,在地球近乎是最为广泛流传的法术。

         让它的闻名于世的不是小火球术的威力,而是此法术乃最最基本的法术。

         自地球修真集复兴以来,小火球术在底层广为流传,不少人喜欢在凡人间卖弄小火球术来彰显自己和凡人的区别,一些人见火球就明白此人修真者的身份。修真界亦有一些人将小火球术作为衡量实力的标准,只要灵力足够,小火球近乎能无限幻化出小火球来,庞大的小火球群是让人恐怖的攻击手段,……。

         种种原因,让低阶的小火球术闻名于世。

         “好重,干嘛要拿石头来记载啊,无聊么!”

         邱麟用尽力气,努力将小火球术的道纹搬了出来,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法术的道纹,功法的道纹都承载一定的天地之势,平常纸质难以承载得住整片完整的道纹,估计一画上去,纸张就会出现自燃、自己解体,或者直接灰飞烟灭的奇观。

         小火球法术虽然是最简单、最基础的一个法术道纹,可寻常的纸张仍无法承受得住,学院又想省钱,唯有将小火球术的道纹拓印在预先制作的石书***学生们大批量借阅和学习。

         小火球术不比凤龙吟,就单独一个法术道纹,可记载这一法术的石书,重达十三斤,有成人双手合十后的厚度,搬起来甚是费劲。

         翻阅开石书,石制的页面记载的小火球术的法术道纹,在石块上深深凹陷下去,足足有一个成人食指的深度。邱麟想起裘广陵处借来的竹简,同是低等法术的凤龙吟法术仅是在竹简中压下一个指甲片的厚度。

         他又拿出竹简来研究,手抚摸在竹片上,喃喃道,“不是普通的竹简,竹片上都能感受到灵力的剩余,制作的价格不便宜吧”

         想通一些事情后,邱麟随意将竹简放好,趴在地上,一笔笔用神念模仿刻画小火球术的法术道纹的纹路,每尝试画一次,对这纹路蕴含的深意就更进一步。这学习道纹的方法,从小学专门的课程中就开始讲解教导,带领学生悟出修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