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4章 开天眼
    爱,科学解释是荷尔蒙和信息素的共同作用,这个东西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怎么找?

     赵女士委托的任务,找回她老公的真爱之心,周铭可以用天音功催眠一时,但却是治标不治本,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能催眠二十四小时。

     这个任务完不成!

     有了判断,周铭说道:“老婆,这个任务我做不了。”

     苏梦颖微微一笑,道:“老公,你跟我来。”身形在他面前消失,进入了棺木世界,周铭心念一动跟着进入。

     仙府寒潭旁,苏梦颖又变成了神仙妹妹的模样,掌心的通灵之印绽放光芒,在她身前形成一个玄奥的符文,她伸手一抓,一块七彩晶石出现在她手中。

     “老公,我以这块三生石为引,帮你开天眼!”苏梦颖双手结印在七彩晶石上面屈指一点,便有一道金光射落在周铭眉心。

     周铭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从眉心爆发开来,然后延着经络窍穴游走全身,融入进了掌心的通灵之印,仿佛在那里扎了根。

     “好啦!用了一次三生石,需要付费一千万,先欠着,等你赚钱啦再给我!”苏梦颖煞有其事地说道。拉着周铭离开了棺木世界。

     回到现实世界,周铭驱动通灵之印,眉心似乎多了一只眼睛,双手结印,睁开天眼,这个世界在他眼里发生了变化,似乎是色彩更加鲜明了,更加能看清这片天地。

     能看到许多之前无法看到的东西!

     他看到有人漂浮在街上,那是死去之人的灵魂在眷恋人间。

     他看到人的头顶悬着七盏灯,中间的一盏灯上坐着一个人,那是灵魂。

     有的人头顶的灯明亮,有的暗淡,有的灯光摇曳,越是年轻健康的人,魂灯越是明亮。

     他看到有许多丝线缠绕在人的身上,那些丝线把人和人相连,在两个人擦肩而过之时,缠绕在身上的丝线会有接触,有时会有一根或是几根缠绕在一起。

     “那是缘线!两个人的缘线能缠绕在一起即是有缘!”苏梦颖说道。

     周铭问道:“怎么没有红线,不是说月老会给有缘人绑红线吗?缔结姻缘!”

     苏梦颖撇嘴道:“那个老头年纪大了,早就被天道辞退了,没听过缘分天定吗?”

     周铭耸耸肩,道:“我只知道人定胜天!”

     “你说的那是修士,逆天改命!”

     “既然修士都能逆天改命,那你许下的天道誓言是不是也能改变,不受约束?”

     “笨蛋,你不知道天外有天吗?九重天外天……与你说了你也不懂,等你修成天仙自然就会知道了!”

     周铭看到天地间涌动着大量的黑气,那些黑气飘逸着像是从虚无之中伸出来的触手,融入进人们身上的丝线当中,延着丝线进入魂灯……

     “那是魔气,如果灵魂之火无法驱散就会被魔气侵蚀……”

     看到了太多之前无法看到的东西,周铭知道从这一刻起,他的世界变了,变得通透了!

     缘线相连,即是缘分,结缘的缘线断了,即是有缘无份。

     周铭站在落地窗前发呆,苏梦颖把储存的所有零食都用袋子装起来,身形一闪进入了棺木世界。

     “老公,你该去做任务赚钱啦!你放心,我会指导你的!”

     苏梦颖可以通过通灵之印与周铭进行心灵沟通。

     在他做任务的时候,苏梦颖要跟在他身边,可以进入棺木世界跟随。

     既能随时监督,又不被人发现。

     ………………

     下午四点半。

     悦景花园别墅,十六号。

     周铭按响了门铃,等了半分钟,一名系着围裙的少女开了门。

     “请问赵鑫雅女士在家吗?我是皇族保安公司的全职保安。”周铭率先做了自我介绍。

     少女眨眼望着他,道:“你等一下。”砰,一声关上了门,周铭听到了防盗锁上锁的声音。

     等了十分钟,少女再一次打开了门,在少女身边有一位坐着轮椅的妇人,想来就是任务委托人,赵鑫雅。

     “您好,我是皇族保安公司的全职保安,我叫周铭,请问您是赵鑫雅女士吗?您在我们公司委托了一个任务,由我执行……”周铭再一次做自我介绍。

     “小伙子,别站在门外边了,进来说话!”赵鑫雅和蔼地笑着,双眼却没有看向周铭,而是平行的视线,似乎她看不到景物,是个盲人。

     “妈,你别信他,我刚才看过了,咱们在皇族保安公司委托的任务,他们还没有受理呢!”少女看向周铭的眼神充斥着敌意,身体动作可以看出少女时刻保持着戒备。

     “彤彤!”

     “妈,你总是轻易相信别人,谁知道他是不是那个没良心的畜生派来的……”

     “彤彤,不许你那样说你爸,他那样做也是情有可原。”

     “妈……你可真是……哎,算了,你进来吧!”

     母女俩的对话周铭听不懂。

     进了屋,与赵鑫雅交谈之后,周铭才理解了她们母女谈话的内容。

     赵鑫雅的女儿名叫赵乐彤,她老公是江南制药厂的董事长赵长贵,一家三口都姓赵,看来缘分不浅呢!

     赵鑫雅本来是富贵家境,在赵长贵一无所有的时候毅然选择嫁给了赵长贵,风雨同舟,生活渐渐有了起色,创办了江南制药厂。

     五年前的一场车祸,赵鑫雅即是推开赵长贵,使得赵长贵幸免于难,她却被撞断了双腿,双眼神经障碍性失明。

     按道理,有这样的老婆,赵长贵肯定要倍加珍惜才对。

     然而,在车祸后的一个月,赵长贵开始迷恋赌博,贪恋酒色,对躺在医院里的老婆少有照顾。

     周铭问道:“赵女士,在您出车祸之前与你老公日常生活中相处的融洽吗?他之前的生活里也是喜欢声色犬马,爱慕虚荣吗?”

     赵鑫雅摇了摇头,道:“没有。”

     “哦!我知道了。”

     周铭心想,或许是因为那场车祸让赵鑫雅与赵长贵的缘线出现了松动?

     双手结印,开天眼,观看赵鑫雅身上的缘线,发现有一条红线系了一个结,红线牵,三生之缘,怎么可能断?

     而且有一个奇怪的发现,赵鑫雅身上没有一丝黑气,灵魂之火明亮,灵魂纯净。

     周铭屈指点在赵鑫雅的姻缘红线上,感受到了姻缘红线的另一端有一股力量正在侵蚀。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群人破门破窗而入,手里拿着棍棒刀斧,进屋便开始打砸,四处寻找值钱的东西,要搬走。

     更有两名大汉冲上来,把赵乐彤绑了起来。

     赵乐彤大喊:“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干什么?你老爹欠了我们赌债……小丫头长得不错,啧啧,我先尝尝鲜,再拿去卖钱……”

     忽然,两名大汉感觉手上传来剧痛,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掀飞出去,从窗户砸进了草坪,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赵乐彤惊魂未定,便看到闯进来的恶徒接连从窗户抛飞出去,周铭拍了拍手,走到她面前,微微一笑道:“基础安保是全职保安的职责,不过……医药费是由雇主负责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