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5章 我真不是神仙
    周铭出手,懂得拿捏分寸,要不然真的把人打坏了,赵鑫雅没有钱赔是小事,警察来了事就大了。

     所以那些恶徒被抛飞进草坪,没过多久便都醒了过来。一个个全都在身上和脸上摸了摸,有的还使劲掐自己,发现身上竟然没有伤势,皆都以为是幻觉。

     周铭走了出来,声色厉下,道:“冤有头债有主,赵长贵欠下的赌债你们去找赵长贵,来这里欺负她们母女做什么?以后你们要是再敢来,就不会像现在一样还能站着喘气了。”

     “少侠,敢问尊姓大名?”

     “皇族保安公司全职保安!”

     “我们是黑龙帮的,劝你少管闲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里有赵长贵的画押欠条,说好了到期不还就拿他老婆和女儿抵债。”

     “去你二大爷的,别跟老子讲大道理,祸不及妻儿,你们这些个王八羔子,老子就说一遍,再不滚老子活剐了你们!”

     周铭真的动气了,生气那赵长贵太可恨,忘恩负义也就算了,居然无耻的要拿老婆女儿抵债。

     今天也就是他来的巧了,要是晚来一会,说不定都见不到赵鑫雅和赵乐彤,这对母女都要被这些恶徒抓走。

     “小子,你等着,惹了我们黑龙帮,你麻烦大了!”黑龙帮的马仔知道今天碰上了硬茬子,留在这里讨不到便宜,留下一句狠话,匆忙逃走。

     “你们黑龙帮惹到我,麻烦才大呢!”周铭嘀咕一声,回到屋里,看到赵鑫雅在伤心地哭泣。

     赵乐彤在旁安慰,道:“妈,那些混子都让全职保安打跑了,没事了啊,别哭了,对眼睛不好,医生都说过你的眼睛还能恢复呢!”

     赵鑫雅哭泣,道:“你爸这是逼着我跟他离婚呢!”

     周铭看着她们母女俩实在可怜,更是觉得赵长贵太可恨,他生出了恻隐之心,用通灵之印和苏梦颖心灵沟通。

     “老婆,给我一粒大还丹,再给我一粒归元丹。”

     “干嘛?”

     “我想给赵鑫雅治腿和眼睛。”

     “行,给我钱就给你,大还丹一百万,归元丹十万,总共一百一十万软妹币。”

     “先欠着,行不?她们母女太可怜了。”

     “你让她这一份合约,答应把制药厂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你,我可以给你丹药,之前给你开天眼的欠款也不用你还了。”

     周铭和苏梦颖沟通的时候,赵乐彤终于把赵鑫雅安慰不哭了。

     赵乐彤气愤地道:“妈,既然那个畜生想要跟你离婚,你就跟他离婚,反正这个家现在等于没有他这个人,离了更好。”

     赵鑫雅叹道:“我跟他离了,他以后怎么办?要他去死么?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爸。”

     赵乐彤无奈地道:“妈,你怎么就那么傻?他逼着你离婚,无非就是想要制药厂的股份,现在制药厂也在赔本经营,就算把股份全都给他又怎样……”

     听到赵乐彤说制药厂现在是赔本经营,周铭心下宽慰,寻思要制药厂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帮赵鑫雅治好眼睛和腿,赵鑫雅不算亏,便把要求跟赵鑫雅说了。

     等他说完,赵鑫雅只是笑了笑,赵乐彤却是惊讶地问道:“你真的能把我妈的眼睛和腿治好?米国最权威的骨科和眼科都治不好,你能?”

     周铭手里拿出苏梦颖给他的大还丹和归元丹,微笑道:“只要你们同意,现在写下合约,我能保证一个小时内就能让你母亲再次站起来,重获光明!”

     赵乐彤眨眼望着他,道:“你真能?就你手里的这两颗药丸就能治好我妈的眼睛和腿?”

     知道她无法相信,周铭把大还丹和归元丹放在赵乐彤手里,微笑道:“这是我师父留给我保命用的,我师父是炼气士,我的功夫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先让你母亲吃了它,要是管用,你们写股份转让合约签字给我就行。”

     赵乐彤将信将疑,却还是倒了水,给赵鑫雅服下两颗药丸。

     吃了药丸,赵鑫雅脸上立刻流露出讶然之色,随后很是享受地爱闭上眼睛,过了三分钟,她再睁开眼睛,惊喜地抓住赵乐彤的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惊喜交加地哭泣起来。

     赵乐彤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她母亲居然真的站了起来,双眼恢复了光明。

     母女二人惊喜交集,抱头痛哭。

     等哭过了,发泄完了心情,齐声跪在周铭面前给他磕头。

     “你是神仙!”

     “活神仙,菩萨仙灵啦!”

     周铭赶忙把她们母女搀扶起来,尴尬地笑道:“我哪里是神仙,不是说了嘛,那两颗药是我师父留给我保命用的……”

     周铭编了个谎话,又不会说谎,弄得脸色通红,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赵鑫雅知道多说无益,便找来纸笔,当着周铭的面,写好了股份转让合约,并签了名,递给周铭。

     周铭却没有接,他笑了笑,说道:“您委托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等任务完成,您再把合约给我。”

     今天发生的事太过惊奇,赵鑫雅和赵乐彤都认为周铭是神仙,是菩萨派他来拯救她们母女的。

     赵乐彤拿着股份转让合约硬塞进周铭怀里,说道:“你治好了我妈的眼睛和腿,已经抵得上这份酬劳……其实制药厂现在是赔钱经营,要不是我妈坚持硬撑着不转让,押上了所有积蓄,现在早就倒闭了……之前我妈手里还有一家地产公司呢……”

     周铭拒绝不过,只好把合约放进怀里,冲赵鑫雅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道:“赵女士,现在咱们去找回您老公的真爱之心,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赵鑫雅点了点头,让赵乐彤去开车,然后一起前往赵长贵所在之地。

     城北,集运码头。

     黑龙帮赌船。

     一位形容枯槁,面目狠戾的中年男人手里拎着个酒瓶,身边坐着两个辣妹,他手里掐着两张扑克牌,嘴里喊着“三边,三边。”捻开手牌,懊恼地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伸手在两名辣妹胸口狠狠抓了两下。

     “特么的,你们这里面装了多少硅胶,给老子沾了一手的霉运。”

     话音未落,忽然冲上来一位少女,对准了那两个辣妹挥手就是两巴掌,反手又给了中年男人一巴掌。

     少女是赵乐彤,中年男人是赵长贵。

     “你个死丫头,咋又跑来了?老子这次非把你卖了,怪不得霉运缠身,手气那么背……”

     忽地怔住了,望着迎面走来的赵鑫雅和周铭,继而面目狰狞,骂道:“倒霉婆娘,能看能走了,找小白脸了,来看我倒霉的是吧?”

     周铭真想过去给赵长贵两巴掌,这时候苏梦颖用通灵之印跟他沟通,道:“老公,别动气,你开天眼看看赵长贵头顶的魂灯。”

     周铭双手结印,开天眼,看向赵长贵头顶,只见中间那盏魂灯上面坐着两个小人,除了赵长贵自身的灵魂,居然还有一个小黑人!

     那个小黑人正在吞噬灵魂……

     “那是什么?”

     “魔灵!”

     “赵长贵会变心,都是魔灵导致的?”

     “魔灵噬魂,若是将人的灵魂全部吞噬,人就不再是人,而是魔鬼披着人的皮囊,人间魔鬼!”

     “人间魔鬼?”

     “没错,灭绝人性的人间魔鬼。”

     “老婆,那要怎样才能驱除魔灵?”

     “老公,我教给你画驱魔符……价值……哎,算了,你给我做一顿宫保鸡丁就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