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做任务这件事怎么都没能推卸得掉,无奈之下岚蝶只好带着新入门的弟子回到了自己的花药园子。

         “你···你···你看着我干嘛?”

         你?岚蝶眉头一挑,看来这人该是从一个比较开放的年代来的,或许还是老乡呐!

         之前一心纠结七星任务去了,还真没注意这个新弟子。

         “说,你那个省份的?”板着脸,岚蝶没有一丝心里障碍的给这孩子下套了。

         “啊?华国区的!你···”殷鸿张口就说到,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本来吧,就被岚蝶死死的盯了那么就,神经紧绷,然后突然发问,谁反应得过来啊!

         “华国区?那一年?”华国,你妹啊,什么状况,别说不是同乡啊!

         “你,你也是?呼,终于看见个差不多是一个地方的人了,这都什么状况啊?”殷鸿松了一口气,直接就坐到了岚蝶旁边。

         岚蝶一愣,仙道大boss你这不是偷懒了吧!

         “你不知道?你该是死了过来的吧!”

         看着殷鸿点了点头,岚蝶才接着说道。

         “这里是修仙界,你,不对啊,你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

         记忆都没有,你这逗我呢,这解释起来好长的,岚蝶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那便宜师傅坑的自己,夭寿啊,混蛋师傅!

         殷鸿懵懂的摇了摇头,说实话,殷鸿真是突然就到了这里,然后突然就被人围上,认作是新入门的弟子,重点是自己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看你是新来的,我给你解释一遍好了!”

         “这里是修仙界,咱们这儿是云隐派,嗯,你只需要知道这里是云隐派就是了,其余的不用管,咱们云隐派分为四峰,算了这个也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

         “有手机吗?”

         “什么东西?这里有手机?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你们还用?不是,你们这儿居然有手机?”殷鸿瞪大了眼睛,本来听岚蝶提到是修仙界的时候就懵逼了,可在修仙界出现手机是个什么状况?

         “呃,天呐,仙道你个混蛋,嗯,在你的意思当中,召唤出来就是了,嗯,仙道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或者说到底是不是东西还两说呢。”岚蝶强行解释了一下仙道这个东西,只不过这越解释越乱!

         看殷鸿懵懂的脸,岚蝶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无视了!

         “云隐派是被仙道罩着的门派,所以修仙界在外面我们是很安全的,我们是不能通过修炼提升实力的,仙道要求我们通过任务拯救万千小世界,根据任务成就提升实力。”

         “听起来好神奇的样子?”殷鸿虽然也很好奇手机的样子,但是看岚蝶根本没兴趣详细说,殷鸿也就没敢问。

         “哦,对了,咱们云隐派的人都不是原装的,都是从各个世界被仙道这王八蛋弄过来的,不光这样,每个躯体都特么的在修仙界恶名昭著,估计你这个也跑不了,可惜你没有记忆,不过,你这筑基期估计也没那么可恶吧。”

         只是没那么可恶会被仙道看上吗?

         “云隐派的宗旨是完成仙道任务,成就绝世大好人,所以安心吧,虽然看起来有些人很凶狠,其实也就是原本性格和躯体记忆融合后的样子,真心没什么大事。还有,咱们云隐派什么都有,像什么鬼啊,僵尸啊,妖啊,怨灵啊,恶魔啊,鸟人什么的都有,看见奇怪的也不用大惊小怪,不会伤害你的!我们都是很友好的!”

         殷鸿抹了把冷汗,妈妈,你在哪里,快来带我回家,我害怕!

         “哎哟,不用怕,我不会把你做成花肥来养花的啦!”岚蝶咧着嘴,看起来单纯极了,可在殷鸿眼中那不亚于恶魔的微笑。

         “好了,你就在这里吧,不过别碰我养的花,不然死了活该哦!”

         随便的说了一下,岚蝶就准备撤了。

         妈的,七星任务啊,还要带个新人,不早做准备那怎么敢就这样去,不过背景是修仙,那完全可以本体穿越啊!

         看岚蝶远去的身影殷鸿泪流满面,这都什么情况啊?

         对了,手机,妈的,这几百年前的老古董我怎么玩儿得转?

         看着手中一点点显现的血红色手机,殷鸿是崩溃的,我就是名字有个鸿而已,还不是红色的红,至于这玩意儿是血红色的吗,跟姨妈血一个颜色,想想都不寒而栗。

         乍然亮起的屏幕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字,看得殷鸿一愣一愣的,新手指导,我去,这还是掺和了游戏在其中,要不要这样啊?

         殷鸿无语问苍天,这都什么事儿啊!

         殷鸿在这边了解修仙界的情况,而岚蝶呢。

         说好是在为任务做准备,其实已经在温温的阳光下舒适的躺着了,四周尽是些瓷瓶。

         对岚蝶来说这个七星任务最大的难点就是任务的不可控性,其余的完全能够无视,自己只需要准备些吃的玩儿的就差不多了,大不了死回来一次就是了。

         至于那个新人,在岚蝶眼中最多能当成是进入任务的一个道具而已,只是这道具是个人。

         岚蝶在云隐派绝对是最无所谓的哪一个,没人招惹还好,有人惹了那就不管那么多了,好人这个词真心不属于岚蝶的,虽然岚蝶现在身处云隐派。

         丹药什么的完全能无视掉,有些东西还不如自己酿造的花蜜好喝,说白了,任务完全就相当于是让岚蝶出去度个假,没啥难度,就是岚蝶懒,不想动,不然这么多年来岚蝶也不至于还在金丹期混着了。

         躺着的岚蝶半瞌着眼眸,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时不时的微风吹过,带起一阵阵的花香。

         作为一只蝴蝶兰,还是成精的蝴蝶兰,就算是没有形象的躺着都美得跟一幅画卷似的。

         突然的,岚蝶小小的鼻翼微动,眼皮子底下的眼珠子微微转了转,嘴角微动,乍然睁开的眼睛就像是一汪清泉。

         小手一挥,就布下了好几个阵法。

         “三师姐,你这偷偷摸摸的想要干什么?不会是又要偷我的东西了吧!”

         空荡荡的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岚蝶一个人却安然自在的说着。

         “真是讨厌呢,你是不是趁二师兄追杀师傅去了,大师兄还没回来就故意来欺负我的?”

         “呸,小师妹你怎么说话的,姑奶奶我那次有好东西不是给你留着的,你怎么这样啊,不就借你点东西吗?至于还拿两位师兄来挤兑我,真是的!”

         阵法中,突兀的出现一道艳丽的身影,大红的衣衫衬着白如玉的小脸,别提有多么柔弱了,只是这说出的话真的让人爱护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