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直播单方面撕逼
    第十九章

     “真不好意思,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两位约会呢?”

     余水水笑容淡然,配上清新淡雅的妆容,容姿优雅,在赢若婷的艳妆衬托下,一下子变得楚楚可人,清纯无辜。

     陈秋远见她一笑,春心一荡,赶紧说道:“当然没有,能在这里碰到也是缘分。不知道学妹的名字是……?”

     “余水水,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的余,水是眼波横的水,”余水水侧过脸,冲着他微微一笑:“我从若婷那里经常听到您的名字,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说着,她俏皮地倾身向前,用手挡着右脸,冲着赢若婷说了声悄悄话:“眼光不错嘛,早就该介绍给我认识了。”

     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能被陈秋远听到,这句恭维的话既不显得轻浮,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其实,赢若婷早就把人指给她看过了,看到余水水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她不禁翻了个白眼,本就冷艳的妆容,一下子变得有些刻薄起来。

     余水水看到她想问又问不出的表情,心满意足地坐好了,

     “演技派,哈哈,不过播主说的那是啥意思,什么叫语出有黄……”

     “楼上的太没文化了,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出自屈原大大的《九歌》,我看过屈原大大的直播,所以记住了,嘿嘿嘿。”

     “哇,我们播主也是文化人了。”

     余水水微微一笑:“我为了准备这套说辞,背了百八十遍,这次总算是用上了。”

     弹幕:“……”

     陈秋远侧过身来与她交谈:“水水,你的文化造诣这么高,气质又那么好,我猜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中文系出美女啊,果然不是假的。”

     “不是,我是服装设计专业的。”余水水微微摇头,淑女地一笑,“学长真是会开玩笑,说到美女,我哪里比得上若婷啊,我也就是化化妆的效果罢了。”

     陈秋远哈哈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学妹真是太谦虚了。”

     赢若婷看两个人聊得愉快,自己反而像个外人一样,不禁火大,抓起手提包站起身来,压下怒气,扯起唇角,佯作一笑,对着余水水说:“水水,我想去洗手间,你陪我去下吧。”

     余水水抬起头,纯洁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用了,我不需要补妆,你是需要我帮忙吗?”

     闻言,赢若婷一脸便秘的表情,咬牙切齿道:“不是。”脸上维持着笑容,复又坐了下来。

     陈秋远却看向她,冲着她挥了挥手说:“若婷,你去吧,我又不是大灰狼,不会吃了水水这只小绵羊的,快去快回!”

     “真的不用啦,我不着急。”

     “憋着对身体不好。”

     听到他这么说,赢若婷只能不甘地起身。

     “有点渴。”余水水用手扇了扇风,“天真热啊。”

     陈秋远喊住准备离开的若婷,说道:“若婷,你的果汁还没喝吧,先给水水吧,我再帮你点。”

     不给就显得小气,给又觉得不甘心……

     赢若婷抓起杯子,轻轻放在她跟前,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水水,你先喝。”

     余水水抬起猫咪一般无辜的眼睛,微微摇了摇头,把杯盏推了回去:“不用了啦,我不喜欢喝芒果汁。若婷,你不是一直知道的吗?”

     “你什么时候不喝的?”

     “和你吃过这么多顿饭,你怎么还不记得,我知道你喜欢芒果汁,就不跟你抢啦。”余水水娇俏地说了声,下意识地用右手拨了一下落在肩上的发丝,手肘佯作不小心地撞了一下陈秋远的手臂,连忙说了声对不起。

     陈秋远脸微微一红,摇摇头:“没关系,应该我说对不起,有没有撞疼你。”说话间,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小手指上,一动不动。

     赢若婷气得扭过身去,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风风火火地离开。

     等人一走,余水水转过身去对着陈秋远微笑着解释了一声:“她就是比较大大咧咧。”

     陈秋远抿唇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你想喝点什么?”

     余水水摇了摇头:“其实,我现在不太习惯喝外面的水,所以自己有带。”说着,便招呼着服务生,“请拿个空杯子。”

     “挺有趣的。”

     “是吗?”余水水倒好水,五指纤纤,捏起杯子,佯作要喝的样子,刚放到唇边,就讶然出声,复又放下杯子,脸上满是惊喜,“这不是红联球队的纪念手表吗?”

     “你也知道?这个球队很冷门的。”陈秋远又是惊讶又是惊喜。

     余水水一脸遇到知音人的模样,从衣领处掏出吊坠,说道:“我也是红联的粉丝,没想到居然还会遇到同好。”

     其实吊坠是刚才逛街的时候,顺手在一家小店买的。

     围绕着红联球队,两个人相谈得很愉快,不过很快余水水肚子里就没货了,表面上还维持着镇定淡然的笑容。

     幸好手机铃声拯救了她,她说了声抱歉,便打开了手机,查看了一下短信。

     “水水,你究竟想做什么?”

     她飞快地按着键盘:“我当然是来帮你拿下你的男神,我可是牟足了劲帮你说话呢。”

     “你以为我眼睛瞎吗?你难道对学长也有企图?”

     “我的品位没那么差,不过你再不回来,我就……”打完省略号,她就关机不再回复了。

     十几秒之后,赢若婷就出现了。

     “总算回来了,她再不回来,我就穿帮了。”余水水舒了口气。

     “播主的演技真是让人观止。”

     “播主的做作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啊。”

     赢若婷一坐下,服务员正好端了牛排上来,她赶紧说:“陈哥,你最喜欢六分熟黑椒牛排,我来帮你切。”

     余水水侧过脸去,又对着陈秋远夸赞了一番:“若婷可是很少自己动手切牛排的哦,学长真是好大的福气。”

     “够了。”赢若婷终于沉不住气,低吼了一声,把牛排还到了陈秋远面前,往里面挪了个位置,坐到了他对面,开始无视余水水,“陈哥,待会我们去看电影吧,《那年我们逝去的青春》口碑还挺不错的。”

     余水水复又拿起手机来,开机佯作看短信:“我的朋友还真是不靠谱,说好要来的,居然爽约了。”

     陈秋远却有些开心,说:“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不过我想看《复活者联盟3》!那你们去看《那年青春》,我去隔壁看自己的!”她知道他一直都是这部电影的忠实粉丝,今天正好是上映日,他肯定想去看的。

     陈秋远一脸惊喜:“其实我也想看《复活者联盟》,那我们一起吧。”

     赢若婷赶紧说:“陈哥,水水住得比较远,那边治安不是很好,还是别让她那么晚回去了。”

     “是哦,我和若婷不一样,若婷可厉害了,一毕业就住上了豪华单身公寓,还租了两间办公室,生意也做得越来越大了。”

     赢若婷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陈秋远说:“没事,待会我送水水回去,就没问题了吧。”

     “那我怎么办?”赢若婷不满。

     “我刚才看到若婷你自己开车来了呀,那辆per还挺漂亮的。”在小区的时候,她特地去赢若婷的停车位看了一下,有一阵没来了,这就把原来的起亚换了呀。

     陈秋远笑道:“若婷,你刚毕业没多久,就开这么好的车了啊,我都比不上了。”

     “是啊,若婷很有做生意的头脑的,和朋友搭伙做原创设计的娃衣,为了能多赚点钱,特地租了两个办公室,一间明面上和朋友搭伙,另一间就拿朋友的设计图改一改再做一波,这样就可以少分朋友一部分钱,还能省不少设计费呢,你说她的脑子是不是很厉害。”

     余水水一脸崇拜地说道,末了还添了一句:“我脑子笨,可想不出这样的方法。”

     陈秋远的脸色一沉,看向赢若婷:“你真这样做?这不是坑朋友吗?”

     赢若婷急了:“余水水,这是个误会,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

     “误会吗?那你解释啊,我现在就给你解释的机会。”余水水抿着嘴,淡然一笑,只要她能解释清楚,不把自己当傻子,她就不进行下一步的撕逼。

     “我只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回去之后,记得把该有的分红都给我哦。我看了一下,浮色物语家的衣服销量不错哦,还和日本的黑宝石家有合作,还出了很贵的限量款,钱应该赚了不少吧。”她特地表示自己已经掌握了所有情况,这样她也无法否认了。

     “其实我已经准备转账给你了。”赢若婷咬咬牙说着,赶紧掏出手机,用支付宝转账。

     很快,余水水就收了一笔钱,看到那笔数字,她又是惊喜又是难过。

     惊喜的是钱不少,难过的是她和赢若婷真的完了。

     余水水拿起包,缓缓站起身来,低下头来冲着陈秋远微微一笑道:“学长,若婷每次见你的时候,都找我帮她精心打扮一下,其实她的眼睛没那么大,是我帮她戴的美瞳,她的眼睛是三年前找我借钱做的双眼皮和开眼角,鼻子也没那么高,是我给她打的阴影和高光。皮肤也没那么白,我给她的脸脖子手都上了粉底,因为腿上比较浪费,加上腿比较丑,所以我一直建议她不要穿短裙。”

     陈秋远的嘴巴张成了o型,赢若婷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结结巴巴地说:“水水……你……你在说什么呀。”

     余水水端起面前的水杯就往赢若婷脸上泼去:“所以说,学会化妆,了解化妆品知识是很重要的,别老是想着怎么坑钱嘛。”

     赢若婷愣了一下,拿起纸巾擦了一下脸,脸上的妆掉得可怕。

     “你给我倒的什么?”

     “卸妆水啊,哦,对了,我今天给你上妆的时候用的都是不怎么防水的。”

     赢若婷怒极,端起面前的水往余水水脸上泼去,而她脸上的妆一丝都没花,依然清纯无辜的,捋了一下头发,看向陈秋远,淡定如初。

     陈秋远站起身来抓起余水水的手往外走去,赢若婷顾不得脸上的妆已经花了,追了上去,哭得梨花带雨:“学长,你听我解释,不是她说的那样。”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个女人心机这么重,我本来对你还挺愧疚感动的,没想到……!”

     两个人就这样在餐厅里不顾旁人的眼光,演起了琼瑶戏。

     戏演到这里,观众已经笑得连弹幕都发不动了。

     “233……哈哈,播主果然是能动手就不吵吵。”

     “这真是撕得一点血都没看到啊。“

     余水水甩开陈秋远的手,对着赢若婷说道:“你也别留恋了,我都跟你说了,他还是很花心的,你就不听我的。他初中到大学一共谈了三十多个女朋友,三四个月换一个,中间还不乏时间重叠的,你就算追到手了,也就这个平均数。”

     “你……”赢若婷不敢置信地看向陈秋远。

     余水水又看向陈秋远:“你吊了她这么久,也别觉得愧疚,她一年前就开始脚踩两条船了。”

     陈秋远的脸色更加难看。

     余水水说完,退后了几步,冲着某餐厅服务人员拍了拍手,使了个眼色。

     音乐就响起了——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她一边笑着,一边走上去结账,说:“点歌的钱能支付宝付不?”

     “可以,200块。”

     余水水对着镜头得意一笑:“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给跪了,播主这脑子要是用在宫斗上,也不会那么惨,是吧。”

     “哈哈哈……播主难得智商在线。”

     为什么觉得这群观众一副关爱智障的模样呢?

     “余水水!”赢若婷咆哮着,不顾形象地准备上来撕逼。

     余水水赶紧跑路,突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将她的手抓住,往外跑去,身后是几个黑西装的男子将赢若婷和陈秋远拦在了后面。

     她还没看清那人是谁,就被他塞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