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1章 这下真火了
    余水水就在薛导的关爱的眼神中,有些局促地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孟洵舟的目光总算从她身上移开,心情似乎有些不大好,放下指间的杯盏,说了声:“我去换个衣服。”

     “哎,男神别啊。”这么好的福利千万别浪费了啊。

     孟洵舟低下眉眼,一脸嫌弃地看向余水水。

     “呵呵……”冷冷一笑,便转身拿起衣服走向卫生间。

     看着眼前的自动麻将桌,余水水还是有点懵。

     “会打吗?”薛导问道。

     现在才问她会不会打,是不是太晚了一些,不过看到男神换好衣服在自己身边落座,她赶紧点了点头:“会打会打。”

     四个人居然还真就开始打牌了!

     观众老爷们内心也是拒绝的,期待的船戏怎么一下子变成一桌麻将了?

     “谁能告诉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播主怎么开始打麻将了?”

     “麻麻,这边有人不按套路走!”

     余水水却并没有表现出失望,能跟男神、国民前男友还有一个好像是导演的男人一桌打麻将,这是多么的……奇葩啊。

     她刚刚摸好一张牌,薛导就开始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水水。”

     “我刚刚看了你在餐厅里的那场表演,我觉得你非常有潜力。”

     余水水有些发愣,原来他们刚才看的视频是赵西宁刚才在餐厅录的呀,他们怎么这么八卦。

     “薛导是什么意思?”

     薛导看了看孟洵舟说:“我和洵舟正在合作新曲的mv,我觉得你非常合适演男主角的初恋,气质很符合啊。”

     “您真的是导演啊,要找我拍戏?”

     “喂,余小姐,你不会连薛导的都不知道吧,刚才你们在电影院里聊的《那年青春》就是薛导的作品,只要是薛导想捧的人,就没有红不起来的。”

     薛导赶紧摆了摆手,谦虚地说道:“主要还是得发掘出每个演员不同的特点,千篇一律的演员,我不爱用。”

     余水水有点激动,薛导这意思是不是要捧自己,让自己和男神合作拍mv?不过男神是什么时候开始唱歌的。

     她侧过脸去,好奇地问道:“男神,你会唱歌?”

     “怎么了,你有意见?”他眼皮子一抬,问。

     余水水赶紧摇头:“不是我有意见,只是网上大家都说你唱歌走调走得很萌。”

     孟洵舟眉头一簇,抓起余水水刚刚丢下来的九筒,把牌一推,咬牙切齿地说:“七对,给钱。”

     余水水有些郁闷,抓起手机,有些不满:“男神能少给点不,支付宝转账可以吗?”

     “先欠着,之后一并还。”

     赵西宁在一旁搭话道:“你俩气氛不错啊,难道你们俩早就认识?”

     “不认识。”

     “认识!”

     余水水和孟洵舟异口同声道。

     “在大□□谁不认识孟洵舟啊。”

     赵西宁闹着别扭:“你认识孟洵舟却不认识我,我不服!”

     薛导把牌推倒,继续问道:“那余小姐,觉得怎么样?演孟洵舟的初恋女友。”

     “真的吗?”余水水差点激动得热泪盈眶,“我愿意我愿意。”我都愿意嫁给他,真的不介意!

     弹幕:

     “我发现了,播主的节操只值五毛钱。”

     “多了多了。”

     余水水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节操是不是丢失了,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你们说我踩了什么狗屎运,一天见到两次男神,竟然还有机会和男神对戏!”

     余水水暗自窃喜,向赵西宁投去了万分感谢的目光。

     可是,孟洵舟突然把牌一推:“自摸,我不同意。”

     薛导有些不乐意了:“还不是因为你找不到合适的女演员!既要清纯漂亮,又要自然不做作,还要有点小心机坏心眼小可爱,这种类型可遇不可求,好不容易遇到了,得珍惜。”说着,向余水水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孟洵舟侧过脸来,把余水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说她?”

     “对啊,完美符合你的要求。”说着,拿起手机把刚刚拷贝来的视频又分享给了孟洵舟。

     孟洵舟收到视频,看完之后,神情有些诡异。

     “怎么样,不错吧。”

     “呃,撕得还挺精彩。”

     “就是就是。”

     “那就凑活吧,就她吧。”孟洵舟居然同意了,“反正也不要求什么演技。”

     “是啊是啊,只要把男主的初恋女友剧情补上,mv就大功告成了。”薛导很是开心,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四个人一边打牌一边闲聊,赵西宁还特地叫了客房服务。

     土豪就是土豪啊,吃个夜宵也和小平民不一样,龙虾鲍鱼什么的……简直是超一流的享受啊。

     可是……

     他们几个土豪为什么要特地开个总统套房,在这里打麻将?

     有钱人的兴趣爱好真是让人不理解啊,这就是代沟吗?

     余水水字又给孟洵舟放了个炮,表情有些可怜。

     “你已经欠我这个数字了。”孟洵舟比了个手势。

     他怎么不去抢钱啊,她是干嘛要跟有钱人一起玩牌呢?输的命啊。

     赵西宁摇了摇手指说:“人是我请来的,她输的钱我给了。”

     “那我和薛导可是要多赢几把了。”孟洵舟似笑非笑地说道,果然接下来几局都大发神威,一下子自摸好了好几把清一色,简直是赌神在世。

     牌局到了十二点就结束了,为了给导演留下一个好印象,中间余水水还特地去了卫生间补了下妆。薛导走之前跟余水水约好了时间和地点,便先行离去。

     分别时,赵西宁提出要送余水水回去。

     孟洵舟去开车门,回头扫了一眼余水水,意思好像是在警告她离赵西宁远点,她本来就不想和他走太近,赶紧说:“不用了,请给我一个和男神独处的机会。”说着,就走到孟洵舟身边,轻轻捏了捏他的衣角。

     赵西宁了然,点了点头:“成,洵舟,好事成了,可别忘了我这个媒人。”说完,便坐进了车里,让司机先开车走了。

     停车场里,只留下两个人干瞪眼。

     孟洵舟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人家长得好看,你就跟过来了。“

     “男神,你关心我?”

     “呵呵,”孟洵舟摇了摇头,“我是怕你的真实面目吓到我朋友。”说着,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打了个电话,很快他的经纪人便赶了过来,简单了吩咐了一声,“开车。”

     “要带女人回去?”林宇泽看到余水水,立即蹙起了眉头。

     孟洵舟瞥了一眼余水水:“送她回家。”

     林宇泽总算松了口气,借着灯光又把余水水上下打量了几遍:“有点眼熟。”

     孟洵舟冷笑一声:“你看谁都熟。”

     余水水想坐得离他近点,却被他赶到了一边。

     余水水想说话,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他打断了:“别说话,吵。“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在我旁边呼吸,我都觉得吵。”

     “男神,你是怕赵西宁对我出手是不是?”

     “不,我怕他出手之后后悔。”孟洵舟冷哼一声,让林宇泽把冷气又调低了。

     林宇泽一直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身后两个人,总觉得气氛有点诡异啊。

     弹幕似乎比余水水还激动——

     “孟大大原来是个傲娇。”

     “好可爱的孟大大,我觉得播主有戏,原来孟大大喜欢白切黑这款的,嘤嘤嘤,好可爱。”

     “孟大大的口味果然与众不同,播主大大不要大意地上吧。”

     她现在也得上的去才行,毕竟已经被他排除在安全距离以外了不是?还得继续努力!

     余水水凑到他旁边,抱着好奇的心态小声问道:“男神,你们开了总统套房不是真的为了打麻将吧,你们的兴趣爱好也太接地气了。”

     孟洵舟用余光瞥了一眼她,急打了一下方向盘:“你不懂,这叫雅俗共赏。”

     安全回到小区楼下之后,余水水没着急着离开,而是贴在孟洵舟车窗外,冲着他撩了一下头发。

     “男神,现在你知道我住哪里了,可以常来哦。”

     话音刚落,里面的男人便催促着司机狠踩了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徒留下一股呛人的汽车尾气。

     调戏男神,还是挺有意思的。

     回到房间,余水水拉开电脑椅,一屁股坐了进去,从包里掏出薛导给她的名片和纸条,纸条上写着拍摄地址。

     她兴奋地转着椅子,哈哈大笑:“居然被大导演看中,我是快要红了吧。”

     “完了完了,播主又要开始做梦了。”

     “我已经懒得猜测接下来的剧情了,这个直播根本不按套路走,我很伤心。”

     就在余水水沉湎于自己快要红了的激动心情里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赶紧接起电话,那边是沈昕安暴躁的声音。

     “余水水,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短信,你居然不理我,是不是想找死啊。”

     “小安子,我告诉你,我刚才简直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剧情别提多精彩了。”兴奋地说着,她突然转念一问,“还说我呢,我中午给你发短信的时候,你怎么不回我,我当时真有急事……”

     “着急什么……我不就晚了一会吗?五点的时候我不是才想起来嘛。”

     “五点?”五点她在全力准备撕逼计划呢。

     “气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个小鲜肉,没想到是个骗财骗色的家伙。”

     “你做事也太速度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看人的眼光不怎么样。”

     “余水水!”沈昕安咆哮道,“我要和你绝交三秒。”

     “一二三,好了,复合了。”

     沈昕安态度一转,赶紧八卦地问道:“对了,你说你今天经历了什么?”

     余水水把今天经历的事情捋顺了说了一遍,当然是把自己拍卖男神便签纸的事情隐去了,其他的大致说了一下。

     沈昕安听完,总结了一句:“原来赵西宁的眼睛是瞎的,薛怀导演的眼神也不太好,孟洵舟的口味有点奇葩,这个世界真是奇怪了。”

     损友啊。

     弹幕:“总结得好精辟啊。”

     余水水哼了一声:“等着吧,我一定会在薛导的力捧之下,惊艳四座!”

     “那成吧,我就等着那一天,替你烧高香庆祝。好啦,累死了,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啦,先睡啦,晚安少做点梦。”

     挂断电话,余水水嘟囔着嘴,打开电脑扣扣,把今天撕逼的情况和素月晴天一聊,本以为她会拍手称快,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炸了。

     素月晴天:女神,难道你就是今天在美人鱼餐厅里用卸妆水泼原配的小三?

     啥,她啥时候变成小三了。

     素月晴天赶紧把微博上大火的视频地址发给了她,她点进去一看,镜头里的白裙女子不正是自己吗?

     视频里对话含糊不清,大概是手机声音录入得不好,用背景音乐掩盖了,博主还特地配上了台词,完美得契合了标题“小三大战原配,竟用卸妆水示威,脚踢原配,手拿渣男,竟如此嚣张!”

     视频被各大v转发,一下子就火了,点击上千万。

     余水水知道自己要火,但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火的。

     弹幕:播主说得没错,这下真火了。

     素月晴天:天哪,这些大v实在是太可恶了,拿了别人上传的视频,就随意瞎扳,女神,你等着,我去给各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科普一下事情的经过。

     水中花:囧,我不过是搓了几圈麻将,这个世界就黑白颠倒了。

     素月晴天:女神,你真是神一般的淡定,居然还有心情打麻将。

     水中花:【害羞】那得看和谁打,和男神打麻将打一辈子我都愿意。

     素月晴天:好吧,恭喜女神!对了,女神你有没有留什么证据啊?

     水中花:等等,我知道有人有,明天我会把音频发给你。

     素月晴天:好哒,那女神明天见。

     余水水关掉扣扣,重新看了一下那个爆火的视频,画面上的人物并不算清晰,明显被远处的人偷拍的,不过画面上的自己白裙飘飘,青丝如墨,嗯,确实是个清纯的大美人啊。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在这样模糊的画质下应该认不出她来。

     “播主又开始自恋了。”

     “有本事卸了妆来见。”

     余水水冲着虚拟镜头比了个兰花指:“不吐槽我你们会死吗?”

     “呕……”

     洗完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余水水打开了直播系统界面,她并没有计算自己这两天入账了多少,一看真是吓了一跳,金币和人气值都快破百万了。

     这就等于说——她马上就能拿工资了。

     喜滋滋地打开支付宝,上面的数字也令她很满意,虽然不知道十万的分红是不是全部,不过剩下的钱就当是喂狗了吧,用这笔钱,她可以租一个大一点的房子,然后自己开淘宝店卖衣服。

     未来还是很美好的嘛。

     第二天一觉睡到了大中午,余水水睁开朦胧的睡眼,脑子处于混沌的一片,突然想起自己本来打算一大早给孟洵舟打电话,让他把视频拷贝一份给自己的。

     就在她打开手机时,扣扣有一条消息提醒,她赶紧打开来一看,原来是素月晴天发给她的。

     素月晴天:女神女神,昨天凌晨,所有转载你那条视频的大v的微博全部都黑了!完全打不开,我刚刚又去看了,视频全部都被改了,视频里的音频变得好清晰!天哪,女神大大,你是不是雇佣了超级黑客啊,还是买通了渣浪!渣浪今天已经删了好多转载视频的微博和不实的言论!

     余水水赶紧打开手机微博,果然昨天那些视频都被人替换了,微博竟然一片和谐。不仅如此,而且还有还多人在微博蹦跶着,叫余水水女神大大。

     【白衣女神,撕得太精彩了。】

     【要死要死,昨天差点被大v们迷惑,原来白衣美女这么棒,撕得好帅气,简直是我女神。】

     【求女神大大的微博,我想去给女神道歉,顺便围观女神大大的盛世美颜。】

     【女神被坑得好惨,看上去好像是娃圈的,求人肉这家店,以后绝对不去她家买娃衣,太可恶了。】

     她好像才睡了八个小时吧,怎么感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究竟是哪位小天使帮她扭转乾坤的。

     李世民大大的金闪闪弹幕刷了过去:昨天试了试连接了一下三次元的网络,没想到挺简单的,就顺便把视频都替换了,又顺便删了点微博和帖子。播主别太感谢朕,要真想感谢,赶紧直播宫斗哈,朕已经把录播都看完了。

     李世民大大,您不仅是个土豪,还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土豪!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被人误以为是本文男主角的。

     余水水老泪纵横,恨不得跪下来叫大大。

     “今天我就给你直播杨贵妃传奇,杨贵妃可是个美人啊。”

     观众正版李世民给您砸了二十万个臭鸡蛋,并对您说:朕对自己的曾孙媳妇不感兴趣,容朕想一想到底是叫玄孙媳妇还是曾孙媳妇来着……

     妈呀,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人气值又掉了二十万,余水水心里眼泪哗哗地流。

     想到下午跟薛导约好了录影棚见,她赶紧起床梳洗打扮了一番,妆容比昨天的更为淡雅一些,仙气十足的白裙也换成了淡绿色的及膝连衣裙,配上简单的凉鞋,随便吃了点便出门了。

     来到录影棚,陈设很简单,只有白色的墙壁,工作人员并不多,其他演员也没影,她不禁有些奇怪。

     薛导一见她来了,对她今天的妆容很是满意,点了点头:“行,换身衣服就可以了,脸就维持现状。”

     “薛导,其他人呢?我不是演孟洵舟的初恋女友吗?”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根本没看到孟洵和他经纪人的影子。

     薛导笑笑,摆了摆手说:“不用不用,孟洵舟正在影视城拍戏,先拍你的,到时候他补拍下就行。”

     “啊,这样也行?”

     “行,当然行。”

     本以为要和男神搭戏,没想到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合作。

     不过多少女明星想跟孟洵舟合作都没有机会呢,她作为一个路人居然有幸成为男神的初恋情人,简直就是撞大运。

     “导演,那台词呢?”

     “不用。”

     “mv讲的什么?”

     “你也不用清楚,只要做你自己就好,表现出昨天撕逼的气质来。”

     “我什么都不用做,这都行?”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呢?

     “当然行。”

     说着,就把余水水交给了造型师,没一会余水水就穿着九十年代流行的碎花连衣裙,拖着一条油光锃亮的麻花辫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完全不明白,究竟拍的是什么mv!

     “播主这个造型,土萌土萌的。”

     “你们不懂这叫复古风。”余水水嘴上这么解释着,内心还是一头雾水。

     回到录影棚,薛导塞了几本书到她的怀里,对她说道:“好了,水水啊,你站过去。”

     余水水按照他的手势,走到镜头前,正想扬起唇角,薛导又出声了:“背过身去。”

     “背过身去?”这要求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她还是乖乖地捧了书背过身去,等待着下一步指示。

     “水水,你想像自己是被所有男生捧在手心里的高高在上的女神,此时风轻轻拂过,落樱纷纷,你就在桃花树下轻轻走过,世间所有的嘈杂都不在你的耳朵里,你的世界里只有一场纯洁无暇的雪。来来来,找找感觉。”

     啥?

     这种感觉她不懂诶,就在她低着头抱着书,微微蹙眉,一脸茫然的时候,导演突然说了声:“ok!”

     余水水回过头来,一脸疑惑:“导演,是要开始了吗?”

     “不,已经结束了,刚才你的表现非常好,背影拍得非常美,之后就交给后期ps一下就成了。”薛导表示非常满意,对大家吆喝了一声,“大家收工了,去第一摄影棚补拍孟洵舟的戏份。”

     余水水赶紧拉住导演的手:“导演,我的戏就这样杀青了啊。”

     “是啊,接下来只要补拍孟洵舟拿着你背影的照片追忆你就行了。”

     “啥?我就是……就是一个活在照片里的初恋女友?”

     薛导激动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个mv的主题就是活在照片里的恋人,为了保持神秘感,你的身份也不会曝光的,放心吧。”

     不不不,她关心的才不是这个,之前诸多要求,没想到最终只是拍一张照片而已,这也太……

     薛导直接问她拿了银行账号,说:“过两天,一万块钱的报酬会打到你卡里。”

     本来还有点失望的,突然听到只要拍张照片,就有一万块,好像也不吃亏哦。

     弹幕:“播主只有这点出息哦。”

     “你们需要一个活在照片里的女人有多大的出息呢。”余水水微笑着。

     “我太高估播主的节操了。”

     到了地铁站,余水水想掏出手机来看下时间,在包里掏了掏,都没有找到。

     手机丢了?

     她心头一紧,赶紧回忆了一下之前的活动轨迹,应该是换服装的时候,她落在更衣室了。

     她赶紧狂奔回去,只是把整个更衣室都翻遍了,她都没有找到。她又找了几个工作人员问了一下,都说没有看到。

     “难道是丢在其他地方了?”她赶紧把自己直播的录播回放了一遍,最有可能的果然还是更衣室。

     “我评估过播主那部手机的价值,现在也就值个二三十块钱吧,播主趁机换手机吧。”

     虽然那真是冲网费送的手机,但是……

     “里面装的资料比较重要啊。”里面还有重要的人的照片。

     金光闪闪的弹幕闪了过去:“买,资料我帮你调回来,朕最讨厌看见女人哭了。”

     观众【正版李世民】给您打赏了三十万金,并对您说:人气够了吧,把钱取出来,要买就买最好的!别丢了咱大唐宫女的志气!

     余水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千恩万谢,不过还是纠正了一下:“我不是大唐宫女!”

     管理员十三的萝莉音响了起来:“恭喜播主,人气达到一百万,开启金币兑换系统,祝您早日登上人生巅峰。”

     兑换的手续费是百分之十,现在她已经有一百万金币,扣除手续费,也就是九万,加上其他的钱,差不多就二十多万了。从身无分文,到小有资产,这才短短几天啊。

     她觉得自己要发啊。

     来到商场,她买好了新手机,去营业厅补办了一张电话卡。

     正版李世民:“播主记得把网连上,只要捡走手机的人连上网,我就能把信息都剪切过来。”

     “哇,李世民大大果然厉害,不愧是混迹在三次元和四次元的虚拟连接空间里土豪大大。”

     “这等权限,我们这些屁民只能仰望了。”

     听上去好像很厉害啊。

     余水水打开了4g网络,没什么反应,只能继续等到,到了晚上七点多,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资料竟然真的一点点被找了回来。

     她打开相册,看着照片上的一家三口,不禁松了口气。

     “这是播主的全家福吗?”

     余水水赶紧退出照片浏览,傲娇地哼了一声:“这个你们不许问。”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赶紧问:“李世民大大,你既然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看看究竟是谁拿走了我的手机?”

     正版李世民:等等。

     没一会,他刷了一条弹幕:朕的气场太强大,刚想启动手机摄像头,就把摄像头给烧了。

     “呃……”这个理由太过强大,她竟然无法反驳。

     不过没关系,虽然旧手机丢了,但是这些资料能够回来,她已经很知足了。

     何况……

     她打开手机,看到银行发来了扣费短信,喜滋滋地笑了,余款还有二十多万,她做梦都能笑醒好吗?她打算明天去看看房子。

     “哎呦喂,播主,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直播宫斗啊。”

     “我怎么能还没享受金钱的诱惑,就跑去送死呢,我又没有□□的解药!”

     观众【正版李世民】给您打赏了一瓶万能解药,并对您说:解药来了,朕口袋里的几万亿金币没地方扔啊。

     啥都别说了,求扔到她嘴里!

     等找到房子就去斗一斗吧,她已经看到一堆金矿在对着自己挥手了。

     ————

     一个小时前,薛雪怀在更衣室里看到余水水落下的一部手机,想着余水水和孟洵舟的关系有点……嘿嘿……所以顺手就把手机给带走了。

     孟洵舟从影视城赶了过来,准备过来把最后几个镜头补齐了。

     “知道你忙,所以已经做好了准备。”

     图完美p好,打印了出来,薛雪怀把照片交到了他手里,得意地说道:“背影不错吧,是不是你一直想找的那种感觉。”

     孟洵舟看着照片里的女人,愣了几秒,才说:“这么丑的造型谁想的?”

     “这故事的背景发生在九十年代,那个时候就流行这个。”

     孟洵舟差点忘了,这个家伙对小碎花有种莫名的执着,想到自己也忙得很,也懒得再跟他计较些什么。

     “哦,对了,这是余小姐落下的手机,你和她好像关系还不错嘛,你去把手机还给她吧。”

     “为什么要我去,不去!”孟洵舟手里死死捏着照片,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脸不满。

     “我听西宁说了,你好像对余小姐挺上心的。”

     “那个家伙嘴巴真大。”

     孟洵舟冷哼一声,把手机拿了过来,扔到了林宇泽手里:“放起来。”

     镜头全部拍完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孟洵舟有些头疼地钻进了车里,从林宇泽手里接过了水瓶。

     “要去把手机还了吗?”

     林宇泽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一脸不怀好意:“这次你口味还真挺奇葩的呀。”

     “你也信?”

     孟洵舟冷哼一声,夺过手机,机身微微发烫。不过是一部旧款手机,一点都不值钱,用得着亲自跑去送给她吗?

     他按下手机电源键,划开屏幕,壁纸是个很可爱的洋娃娃,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还有少女心。

     突然,手机愈来愈烫,桌面上的图标居然一个个自动地删掉了,原本短信标志上有十几条唯独短信的红字提醒,居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他打开信息,已空空如也,电话簿也已经删空了。

     他不禁觉得奇怪,把桌面都翻了一遍,上面干干净净,他只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美秀的软件。

     突然,他发现摄像头正在自启,手机愈加滚烫,突然屏幕一暗,手机自动关机了。

     等到他重新开机,摄像头已经损坏。

     太奇怪了……

     怀着疑惑和好奇,他打开了美秀软件,自动登录了余水水的账号。

     在浏览历史里,他看到了一个名叫“三次元直播间13号”的房间。

     他点了进去,居然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今天看的房子都很不错啊,究竟要选一套呢?有钱就是好啊。”余水水一边在马路上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很是奇怪,而直播界面上刷过一条条弹幕,其中还夹杂着一条条金光闪闪的土豪金弹幕。

     这是在直播?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余水水本来走在人行道上好好的,一辆大卡车冲了过来。

     只听到一声惨叫,他看到余水水倒在地上,头砸在地上,鲜血直流。

     孟洵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踢了下驾驶座的位置,急忙说:“走,去平山路!”他刚才看到路标了,应该没错,就是那里。

     “你怎么了?”

     “救人!”

     林宇泽看到他这副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赶紧加大了油门。

     “再快一点!”

     “不行,再快就超速了!”

     “罚单我来付!快点!”说着,他拨打了120,赶紧叙说了一下刚才看到的一切。

     可是,当他来到平山路出车祸的路口时,只有一辆救护车,地上干干净净,根本没有出过车祸的样子。

     孟洵舟拿出手机,尝试着拨打余水水的号码,现在手里的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她应该已经补好了手机号。

     很快,那边就接了起来——

     “请问哪位?”

     “活着呢?”

     那边愣了一下,很快就亢奋起来:“男神吗?男神你居然给我打电话!”

     孟洵舟赶紧掐断了电话,那边生龙活虎的,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拿起余水水的那部旧手机,美秀的直播界面上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