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直播送信
        就在余水水刚刚水桶提起来,吃力地往前挪步的时候,一个男人尖着嗓子从后面喊住她。

         一声“秋菊”,吓得她骨头都软了,差点把水都洒了。

         她回过头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看来人是谁。她并不认得,只好利用系统查看一下他的资料,原来是内侍省的内给事陈公公,他朝着后面的小太监挥了挥手,让他们退远点,这才上来将她拉到一边小声说:“秋菊姑娘,在这里遇到你就好了,你托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妥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找这太监办过事?什么事?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她表面上还是浅笑吟吟,说了声:“那就多谢公公了。”

         “无事,我也是受您父亲的恩惠罢了,银子已经给付了,姑娘莫要担心。”说着,陈公公从腰封里摸出一个小锦囊,递给她,“我随身只带了这些,你先拿着。”

         看来她老爹还是有几分能耐啊,她又不好直接问自己老爹是谁,只得接了过来点了点头:“好好好,多谢。”

         “其他的东西,我已经吩咐小德子,明天早上去给尚食局送东西的偷偷带过去,不过东西比较多,怕是要分好几批送过去了。”

         有很多东西,看来她家确实很有钱啊。

         “那我就告辞了。”言罢,陈公公比着兰花指一扭身,领着其他太监走了,那身段比女人还妖娆啊。

         她打开锦囊一看,里面是胭脂水粉,还有小首饰耳环手镯之类的,这次的盒子要比妆奁里装的质地还要好,好像是白玉质地的,玉质温润有泽,白如满月,盖顶浮雕缠枝莲纹,底部装饰一周花瓣纹,枝叶饱满,雕工精致,光是这盒子就得值多少钱啊。

         “播主,难道真的是土豪?”

         “哇,我刚找了资料比对了一下,有个类似的白玉粉盒在北京拍卖会上拍出了25万人民币!”

         看到25万这个字眼,余水水惊得差点把粉盒给摔了。她现在手里拿的不是妆粉,是人民币啊!

         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她就赶紧把东西收了起来,扔进了系统的包裹,有个随身储物空间还是挺方便的,就是现在格子还少了些。

         “沈秋菊,让你去挑水,又不是让你去做贼,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弄好啊,厨房里都快忙疯了,你还不快点回去,小心冯掌膳又罚你。”

         “哦哦……”余水水做贼心虚地低下头来,挽起袖子,提起水桶来。

         晚上回到处所,余水水已经腰酸背疼,想敷个面膜放松一下,起身打开妆奁,翻找了一下,却发现少了几样东西,脂翠轩的胭脂少了一盒,万翠轩的耳坠少了一对,她再打开那盒没有使用过的妆粉,却见被人挖去一点。想来是有人觉得她平时不怎么用这些东西,少一两件不会被发现。

         看来有人是惦记上她那点东西了,她并没有声张,扫了一眼众人,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播主这是遭贼了吗?”

         “虽然不知道是谁偷的,但是要找出凶手也不是一件难事。”

         “播主要开始演柯南了吗?”

         余水水勾起唇角,淡然一笑,把屋子里每个人的好感度都查看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只要她不动声色,再加点小小的引诱,那人应该还会继续偷盗,她只要在东西上做点手脚,想把偷窃之人找出来还是很简单的。

         她正从瓷瓶里倒出水乳,准备往脸上擦拭的时候,几个宫女从她身后走过,故意停在了常玉面前。

         “你看看那张漂亮的脸蛋,要真是留下一条疤该多丑呀。”

         “哎,你也别这么说嘛,人家除了脸蛋还有什么呢,现在多可怜。”

         “又聋又哑,是怎么入宫的呢,还分到我们司膳房来,真是晦气。”

         “你们难道不知道,她爹就是骁卫将军常胜将军,不过人家的爹伙同魏王意图谋反,魏王兵败,常家满门抄斩,女眷没入宫廷为奴为婢,若不是皇上太后仁慈,我们司膳房又岂能容下这种叛臣之后呢。”潭秋得意昂起下巴,笑道,“所以啊,你们以后少跟她说话,省得别人以为我们和她有什么瓜葛呢。”

         “以前只知道她家是犯事的,没想到……”

         “活该……难怪又聋又哑……”

         弹幕:“这群宫女嘴巴太贱了,可想以前那个叫秋菊的宫女受了多少屈辱,呜呜,播主你要雄起啊。”

         余水水并没有说话,只是径自站了起来,走向常玉,她正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受伤的面容,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没有哪个女子不爱惜自己的容貌,何况常玉确实是只剩下脸了。

         余水水拿开她手里的镜子,瞧了瞧她的伤势,不算太严重,护理好了应该不会留疤。

         “放心吧,这点小伤,我搞得定,绝对不留疤。”

         她用口型告诉她,其他人也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秋菊姐,您都说了什么呀?”

         余水水眯着眼睛,笑着回答:“我跟她说,太好了,终于有人比我丑了。”

         话音落下,满屋子充满了笑声。

         “播主的自黑功力又高了。”

         “233……播主你的套路去哪里了?”

         “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疼,让我缓缓些……”

         刚躺到床上,余水水的手就被旁边的常玉轻轻戳了一下。

         她侧过身去,疑惑地看向常玉,之间她在自己手心里写了两个字:“谢谢。”

         又接着写了一句话:“请一定要帮我。”

         余水水看着那双眼睛,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一条超大字号的弹幕闪了过去:“我去,这是啥宫斗啊,这不是泡妹子直播吗?”

         “我们的播主有一颗汉子的心,请别怀疑!”

         管理员十三打了个哈欠:“恭喜您,麻烦得要死的播主,完成了攻略常玉的打赏任务,获得1000金以及亮采洁净面膜。恭喜您顺利完成好友任务,获得一张临时高级商店卡。”

         余水水对十三的态度表示很鄙夷,不过她更在意那罐面膜还有商店卡。

         打开商店卡片,眼前出现了一个临时商城,里面出售的都是比较贵的东西。而余水水手里只有五万多的金币,这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突然一样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青柠活肤面膜,250毫升大瓶装的,只需要1500金,这是多么划算啊,比大白泥还便宜,正好白泥都被偷光抢光了,她赶紧买两罐压压惊,顺便把青柠面膜的好搭档益生菌面膜也买了下来,不过益生菌面膜没打折,她只买了一罐先用着,这样就花了一万金了,她累死累活赚了一点点金币,已经去了五分之一,实在是肉痛。

         像海洋之谜、cpb的水霜啊……呵呵,看看过过眼瘾就好……她还是很想得开的。

         临时商城的时限马上就要到了,她纠结了一下,还是入了一瓶100ml的雅诗兰黛小棕瓶和一管芭克祛疤膏,一下子又去了一万五千金,肉好疼。

         “播主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们播主穷啊,难得终于看到点好东西。”

         余水水很想说,她省省、努力工作还是能买得起的,也没那么穷,但是她懒啊。

         小棕瓶的修复效果不错,常玉的伤口不算严重,再加上祛疤膏,应该是没问题的。

         自己心肠咋那么好呢。

         “播主不要脸起来,真是不要脸。”

         “脸这种东西能吃吗?”余水水嘿嘿笑着,这些东西自己也能留一部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呢。

         翌日,内侍省的小太监推着车来送东西,趁着凌司膳、冯掌膳和程典膳都不在的时候,偷偷把买好的东西给宫女们分了分。宫女们平时不能出宫,想买什么东西只好托人出去买,价钱虽然贵一点,但总是开心的。

         余水水拿到东西赶紧藏了起来,重量沉沉的,隔着布包摸了摸,应该是首饰之类的东西。

         接下来几天,她又收了好几个小布包,都是一些金银首饰,看得她眼睛都直了,里面还夹藏着一封书函。

         趁着没人的时候,她躲了起来,把东西都清点了一下,笑得合不拢嘴,生怕被人惦记上,她赶紧把东西扔进了系统包裹。这些东西要带到现实里去,得卖多少钱啊。

         最后,她拆了信函,上面的字写得刚劲有力,气势凌人。

         赞叹完,她赶紧一个字一个字读了下来,只是有点难读。

         她赶紧跟观众说:“你们帮我查查看,这个字读啥,还有这个……这个……”最后发现好多字看不懂,只得说,“算啦,你们干脆帮我全文翻译一下。”

         观众:“……”

         信上的内容大概是说,女儿啊,太子殿下初一就要回宫,你要好好打扮一下啊,到时候爹找人把你弄到太子身边去伺候太子,到时候就能脱离低等宫女的身份啦,我还差人给你送了本书,你私下里好好琢磨琢磨,爹看好你哦。

         余水水一摸包裹,里面果然有本很薄的小册子,打开来一看——

         竟然是一幅……春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