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以后再说
        “听说令千金从省城回来,怎么没请她一块儿来呢?”

         西餐厅里,楚帆跟着九叔找到任老爷所在。对于这里的著名人物九叔,任老爷还是很尊敬的“这个丫头啊,刚从省城回来学会化妆,一回来就到处去教人家。九叔,楚先生,快坐!”

         “看你长得像包子,你女儿也漂亮不到哪去!”任老爷的话刚一说完,身旁的文才就忍不住撇着嘴嘀咕了一声。看任老爷现在的样子的确是富态了一些,但也不算太胖。

         想想任家乃是一方大户,任老爷从小养尊处优的,胖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了男大也是十八变,现在任老爷看起来是不咋地,但谁又能肯定十八年前任老爷不是个帅小伙呢。而就在这时任老爷突然指着外面说道:“我丫头她来了!”

         顺着任老爷看去的方向,楚帆也淡淡的望去,只见门口处一个穿着洋装的倩影走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个任小姐确实很漂亮,身材婀娜,样貌清丽。虽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绝对称得上是小家碧玉!

         不过一旁的文才却是早对这位任小姐下了定义,不过在不经意间转过头来瞥了一眼后,文才的两眼突地闪出一道精光。待任小姐走到近前的时候,文才甚至不由地都站了起来想要走上前去,不过最后还是止住了脚步。

         任小姐匆匆来到任老爷身前,轻声喊道:“爸爸!”

         任老爷指着九叔和楚帆说道:“来快叫九叔,这位是楚帆楚先生,是九叔新收的徒弟。你可不要看楚先生年轻,那本事可真是不小。王百万就是因为楚先生,生意现在红火的不得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亭亭玉立的任小姐,九叔这时也不由感叹道“都这么大了!”

         “是,是好大呀!”文才头微微低下目光直直的望着任小姐,嘴里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不过这声音怎么听怎么猥琐。任盈盈下意识的顺着文才的目光望了眼自己的胸部,不由面露厌恶之色的轻哼了一声。

         楚帆不由暗自苦笑,这个家伙自制力也太差了吧,不知道会让九叔很没面子么。九叔这么要面子的人要是丢了面,那倒霉的可是他们这两个做徒弟的。看了文才一眼,楚帆不由暗下里踢了他一脚。文才吃痛回过神来,看了楚帆一眼之后,立刻明白过来赶紧低下了头!

         这时服务生拿着菜单来到了这桌前,任老爷冲对面几人说道:“你们喝点什么?”

         看到服务生的到来,任盈盈率先喊道:“我要coffee!”

         “哦!”听到任盈盈的话,九叔默默点了点头赶紧记下可这个名字,反复念叨着,似乎想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面。紧接着任老爷也要了一杯咖啡,文采跟任老爷学也要了一杯咖啡。轮到九叔的时候,九叔便直接用从任小姐学来的大声道:“给我来杯coffee!”

         “啊?”听到九叔的话,这时旁边的文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九叔一眼,随后轻声问道:“师傅,我不要咖啡,我要coffee行不行?”

         九叔望了任老爷一眼,也是很轻声说道:“点了就不要换了。”

         “师傅,师兄!”冲对面的任家父女笑了笑,楚帆小声对旁边两人说道“其实你们说的是一个东西!”

         “是一个东西么,那怎么会两个名字?”

         “同一个东西一个是英文叫法,一个是中文叫法,当然是两个名字了!”

         “哦!”点了点头,九叔装模作样的正了正身子,随后冲文才说道“我早就知道是这样了,只是没说而已,就是想给你个教训。你要记得,出门在外千万不要随便乱说话。文才啊,你要好好跟你师弟学着点,别老是丢我这个当师傅的脸!”

         几人的话虽然很小声,但旁边的人还是能听到的。不过任老爷毕竟是个商人很懂得察言观色,坐在对面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般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楚帆却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师徒俩真不愧是师徒啊,除了在本事上天差地别外,其实脾气秉性差不了多少,难怪能凑到一起这么久。

         “九叔,关于先父起棺迁葬的事,不知你挑了日子了没有?”

         “任老爷,我看你先考虑考虑,这件事一动不如一静!”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摇了摇头,任老爷慢慢说道“当年看风水的说二十年后一定要起棺迁葬,这样对我们才会好的!”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文才忍不住插嘴说道:“看风水说的话不能信的!”

         略带厌恶的看了眼旁边的文才,任盈盈略带不屑说道:“你们说的话就能信吗。”

         “当然了......”文才得意的将头转向九叔,但是很快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九叔眼神之中带有杀气。话又说回来,好像他们也是干这行的,文才刚才的话无疑将九叔也给骂进去了。被自己徒弟这么说,这脸打的真是啪啪响啊!

         “那既然这样,我们三天之后动土起棺!”

         “那我们要准备什么?”

         刚刚沉寂了一会儿的文才又插嘴道:“准备钱嘛!”

         听到文才的话,原本就觉得丢面子的九叔立刻就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望向文才脸色冰冷的沉声问道:“那你想要多少?”

         文才又不自知伸出一只手来,但还没给出具体的数目,便让九叔饱含杀气的眼神给逼了回去。楚帆心中对着文才默哀,九叔带了文才过来长见识结果将自己的面子都快丢光了。等回去之后,肯定少不了又是一阵数落,这可怜的娃啊!

         “任老爷,王百万来了!”就在这时候一个服务生来到任老爷身边说了一句,同时凑到楚帆身边也说道“楚先生,王百万请你过去一趟!”

         “王百万?”听到这个名字,楚帆微微皱了皱眉头,冲九叔小声说道:“师傅,我过去一趟!”

         “去吧!”

         “是,师傅你稍等一会!”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楚帆简单的跟王百万谈了谈之后便赶紧的回来。结果到这里一看,不由有些傻眼了“你们,喝完了?”

         “是啊,师弟,这外国茶的味道真不怎么样!”

         “这下坏了!”看着似乎已经喝完了的九叔以,楚帆心中不由叫坏。这位任大小姐八成是作弄了这师徒俩,要是让九叔知道真相,估计他一定会掩面而去的。九叔为人很好脾气也算不错就是爱面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人哪个不爱面子!

         “楚帆,王百万找你干什么?”

         “来送钱呐!”两封银元被楚帆放到了桌子上,楚帆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给他出的主意帮他,现在赚了钱自然要分给我一部分了!”

         “九叔,现在谁不知这大半年来王百万因为楚兄弟的缘故,生意好的不得了。这点小钱,根本不算什么!”看了看楚帆,旁边的任老爷忍不住恭维的说道“不过王百万也太小气了点,楚兄弟给他带来了那么大的利润,就给这么一点蝇头小利,唉!

         “任老爷有话不妨直说,犯不着拐弯抹角!”

         “啊哈哈,那我就直说了!”看了眼楚帆,任老爷笑着问道“楚先生,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一把。我任家的生意也不算小,若是赚了钱,我任发是绝不会亏待你的。不像他王百万,一共就给这点!”

         “这个嘛........等任老爷你完成眼前的事情之后,此事再说不迟!”沉吟了一会儿,楚帆给了一个模凌两可的回答。谁让任老爷现在占的地儿风水还凑活,但被风水先生给坑了,所以干什么都费劲。

         哪怕楚帆给他出了主意,能不能成都两说,谁让这个世界风水等等东西就是能起作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