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意外
        “像这样的蜻蜓点水穴应该雪花盖顶才对,要是碰不到水又怎么能叫蜻蜓点水呢?”

         看着眼前的墓地,九叔忍不住直摇头。穴是好穴,只不过任老爷明显被人给坑了。被这样一弄好风水也变差了,难怪风水先生会让任老爷二十年后移墓地。看起来之前给任老爷看风水的风水先生虽然成心想要坑他,但也没想过要赶尽杀绝!

         旁边的任老爷听到九叔的解释之后,顿时也满是心乱如麻。想想若不是今日起棺迁葬,九叔告诉他这些,恐怕他会一辈子被蒙在鼓里。

         难怪这些年来即便自己很努力了,可家里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原来根在这里。还好那风水先生有心提醒过他而且他也照做了,不然的话任家还不一直这样走下坡路。

         就在一群人心思各异的时候,旁边那几个干活的年轻人已经慢慢努力的将棺材弄了出来,放在了旁边的空地上。看着落地的棺材,九叔顿时沉声说道:“来,松绳起钉!”

         看了看眼前的棺材,后九叔又转过身来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是任公威勇重见天日,凡年龄三十六、二十二、三十五、四十八属鸡属牛者一路转身回避!”话音落下便有一部分人立刻回避!

         “回避完毕,开棺!”等了好一会儿之后,九叔才喊了一声。紧接着就由几位年轻人听令上前去开棺。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林中飞鸟似是被什么所惊竟突然飞起,甚至耳边还传来了几声响亮的乌鸦叫声。

         站在九叔身后,楚帆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又看到旁边的九叔似乎一脸沉思的模样,随后便凑近九叔身边说道:“师傅,情况似乎不太妙,您可是有感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稍安勿躁!”看了看前面,九叔微微皱着眉头。而此时几个年轻人已经将棺材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尸气自棺材之中扩散出来。待尸气散去露出了棺内的尸体,顿时九叔见此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师傅,这下情况真的不妙了!”看着棺材里的尸体,楚帆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这都二十多年了,按说棺材里的尸体早就应该化作白骨了,可现在竟然没有多少腐烂。哪怕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呢,也知道这其中定然是出事了!

         不过显然任家父女没在意这些,棺材打开之后,两人只是立刻哭着就拜下,一边还大声的喊道“爹!”“爷爷!”

         “惊动了你老人家,孩儿真是不孝!”

         “唉!”看着任家父女,楚帆微微摇了摇头。声音喊得震天响,就不见一丝泪痕出现。也是,这都二十年过去了,估摸着任老爷连老爷子什么摸样都快忘了吧。至于任小姐嘛,估计她出生的时候任老太爷已经不在了!

         “任老爷!”将任老爷拉到一旁,楚帆立刻对他小声说道“任老太爷的情况似乎不太妙,我师傅的意思是就地火化!”

         “火化?不行!”听到楚帆的话,任老爷立即摇头提出了反对意见:“先父生前最怕的就是火,我不能这样做。无论怎么都行,就是不能火化,你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这.......”看了看一脸执着的任老爷,楚帆回头看向九叔“师傅,您看.......”

         “唉!”微微叹了口气,任老爷的话他也听到了,既然人家不愿意,他也不可能强求更不可能擅作主张,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说道:“好吧今天晚上就暂放我们义庄,明天再给老太爷找其他墓地,让他早点安息!”

         “好!”

         此时九叔先是吩咐了文才秋生去上香,随后拉着楚帆落在了前行的队伍后面。一边走九叔对着楚帆沉声道:“楚帆,这次若是处理的不好的话,恐怕会有麻烦了,你回去立刻准备一下!”

         “师傅是怕会........弟子明白了!”

         “你明白了就好,回去以后立刻纸、笔、墨、刀、剑!”一边走,九叔一边对楚帆交代着“以墨斗弹在棺材上,一定要全部覆盖,这样一来就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师傅放心好了,我明白的!”

         等回到了家,楚帆立刻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开始仔细的在棺材上弹上墨斗线。将整个棺材上面全部涂满。与秋生文才他们做的不同,楚帆将边边角角,上上下下全部都弹满了墨斗线,没有留下一点缝隙!

         再次检查了一遍后楚帆才放下了心,看着眼前的棺材,楚帆嘴角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这下看你还怎么出来害人!”

         “师傅!”将所有东西都放下,楚帆才向九叔报告说道“已经做好了,绝对万无一失!”

         “好,你做事我放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楚帆分明看到九叔抽空又去检查了一遍,随后才满意的回到了房间。对此楚帆也不在意,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九叔不放心也很正常!

         第二日,九叔去了任老爷家商量迁移的事情。不过楚帆没有跟着去,省的任老爷又拉着他让他出什么主意。但等到第三日的时候,却出事了!

         “任家出凶杀案了?”在屋里面听到这个消息的楚帆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立刻跑到了里屋里面看了看。结果里面任老太爷的棺材不知何时已经散了一地,里面的任老太爷也已经消失无踪了!

         “坏了!”

         “文才师兄,秋生师兄!”正急匆匆的准备往任家赶去,结果迎面就碰到了匆匆往这边跑的秋生,文才两人“师兄,究竟是怎么回事,任家谁出事了?”

         “任老太爷死了,师傅让我们回来来看看任老太爷的棺材怎么样了。楚帆,你这么急匆匆的跑出去是怎么了?”

         “任老太爷的棺材散了一地,任老太爷也不见了,这下出大事了!”

         “什么?”

         “走,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我们先去任家看看!”

         “师傅,任老太爷不见了,棺材也散落一地!”匆匆跑到任家,却发现九叔已经被定义为凶手将要被缉拿带走,楚帆立刻跑上前去说道“师傅,任老爷身上的伤难道是......”

         “不错!”点了点头,九叔也是一脸慎重的说道“看起来应该如此!”

         “怎么会这样?”看着躺在地上的任老爷,楚帆满脸纠结的说道“师傅,前日我将墨斗线全部弹在了棺材上面,它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冲破封锁,怎么可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