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就这么决定了
        “师傅,任老太爷是绝不会在这些地方的。他要是出现的话,肯定第一时间会去找任小姐的,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少废话,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听了楚帆一路的碎碎念,九叔也有些听烦了,最后更是忍不住说道“秋生的事情你自作主张我还没找你呢,现在还那么多嘴,跟我走就是了!”

         “师傅,不是我不信你!”走在后面,楚帆还是不住的说道“你把秋生师兄叫来帮你不成么,为什么非要拉我一起来。我要是在的话,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还能应付一二。现在就文才和秋生两位师兄在,万一出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你哪那么多废话?”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九叔回过头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有两下子来所以特骄傲,特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

         “不是,我,我没有,我哪敢呐!”看着九叔咄咄逼人的目光,楚帆也唯有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他总不能告诉九叔,按照剧情发展,任老太爷是肯定会出现在任婷婷所在的地方的。哪怕他说了,现在九叔也不会信。更何况现在剧情是一团乱麻,连他也不是那么很肯定了!

         “不是最好,那就跟紧我,别废话!”再次瞪了楚帆一眼,九叔再次转身大步向前面走去,而楚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九叔的身后了!

         “唉!”跟在九叔身后,楚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既然九叔不愿意,那他也没有办法。至于秋生,文才还有任婷婷他们,也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好在楚帆在离开前做了许多准备,所有的房门包括天窗也都提醒他们关上了。而且各种符箓,糯米留下了一大堆,还专门去买了些汽油以备不时之需。要是实在打不过就放火烧,就不信了,还弄不了他了。不过这之后这要是再出什么事情,那楚帆也爱莫能助了!

         “没有,也没有!”手中拿着罗盘,九叔在四处寻找任老太爷的踪迹,可惜一直没有半点反应。任老太爷被楚帆重伤,现在应该急于补充元气,搞不好就会出来害人。因此九叔才会这么紧张,带着楚帆连夜寻找。可惜找了这么久,愣是没有半点发现!

         “坏了!”走在前面的九叔走着走着突然间就暗自嘟囔了一句,随后赶忙冲楚帆大声喊道“快,我们快回去!”

         “啊?好!”听到九叔的话,楚帆先是一愣随后便立刻点头答应,紧接着就跟在九叔身后快速的原路返回!

         “这下可真的坏了!”看着不远处的逐渐燃烧起来的熊熊燃烧火焰,楚帆心中大叫不好。不远处的那个方向,正是九叔的家所在。看起来情况已经到了最不好的地步,没看到汽油都用上了,房子都给点了么!

         “这,这是什么情况?”等走近了,楚帆才发现出不对来。在他的预想之中的,里面秋生和文才里面两人跟任老太爷相斗即便没占到什么便宜,也应该足以全身而退。

         毕竟两个人跟着九叔学了那么长时间,而且任老太爷现在遭受重创,连胳膊都少了一截。面对这样的对手,怎么着也不应该太狼狈才对。而更何况楚帆还在那里囤积了一点汽油,这一场大火下来,任老太爷再厉害也得玩完了。可事实证明,楚帆是有些高看他们了!

         急匆匆的跑到这里,结果楚帆发现任老太爷似乎生龙活虎好像没多少事,正在疯狂的向他们攻击着。反倒是秋生他们灰头土脸的,似乎很不好的样子。不对啊,既然任老爷没事的话,那这把火岂不是白放了?

         “坏了,这下可真坏了!”急匆匆的跑上前,楚帆将手里的墨斗往秋生那边一扔。秋生一下接住,跟楚帆两人快速拉开,几个跳跃之间便将任老太爷围在其中。

         “我说,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把房子给点了!”

         “还不是文才,你买的那什么油,怎么一点火苗就着了,根本扑不灭。结果任老太爷一来,他一紧张就不小心点着了,差点连我们都出不来!”

         “那这下可麻烦了!”虽然这事情是文才惹下的,但这麻烦搞不好就得落在他头上,毕竟汽油是他买的。没起半点作用也就罢了,还把房子给点了,直接导致了九叔未来一段时间可能无家可归!

         “抓个僵尸而已,你们怎么把房子都给点了!”果然不出所料,后面九叔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到自己的房子被点了,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好在九叔的房子比较独立,要不然看这火势牵连无辜的话,怕是要赔不少钱。就凭九叔那点家底,估计是赔不起了!

         “师傅,现在要紧的是处理眼前的事情!”跟秋生两人交错而过,手中的墨斗线围着柱子缠了好几圈,将任老太爷缠在了里面。后面九叔冲了上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以桃木剑插入任老太爷的身体里。不过在楚帆看来,九叔的桃木剑虽强,但毕竟是木头的!

         “师傅,接剑!”慌忙之间楚帆也顾不上太多,直接将背后一直是若珍宝的剑扔了过去。房子被点了,要是任老太爷再跑了导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话,一向好脾气的九叔估计真的会发飙的!

         “好剑!”九叔接住剑之后,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平日里楚帆将之宝贝得很,即便他这个师傅也很少能碰到,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拿着用了。这一下抓在手里面,九叔立刻就感觉出了不同,这把剑似乎有灵性啊!

         从不怀中掏出几张符贴在剑上,九叔冷脸再次挺身上前。对面的任老太爷似乎意识到了危险,想要向后躲去。可身后却是熊熊大火,真正的进退两难。就在任老太爷不知所措之际,九叔已经将剑狠狠的插在了任老爷身上,而任老太爷也立刻状若疯狂的四处挣扎。

         “好机会!”看到这种情况,楚帆立刻一跃而起,一脚揣在任老太爷身上,也正好将其踢进身后的大火之中。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随着熊熊大火慢慢消失。

         “呼,终于解决了!”

         “解决了?”冷着脸回过头来,九叔面色不善的看着所有人,憋了好半响后才慢慢说道“现在连我的房子烧了,你们说这事情解决了?”

         “师傅,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您的房子没了,而是我们今晚住哪里?”

         “住,住,住她家!”被问的一脸紧张,楚帆无奈之下只好就近指向旁边的任小姐:“任家家大业大,肯定不缺我们几个人,对吧,任小姐?”

         “这.....对!”慌乱之中,任小姐也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九叔,你就住我那里去吧,我们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不好吧!”

         “师傅,就这么决定了。两位师兄,收拾东西,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