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解忧
        “县令大人,不知有何要事要吩咐,若在下有能力的话自然愿为县令大人解忧!”

         “你果然跟你师傅一样痛快!”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县令颇为欣慰的说道“最近林家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相信你应该知道吧?”

         “林家村的事情?”回头想了想,楚帆不由摇了摇头小声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林家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你竟然不知道?”

         “县令大人有所不知,最近两个月我都未曾下过山,而山下的事情也多是师傅跟我说的。县令大人提及的这件事情他从来没提起过,我自然不是太清楚!”

         “原来如此!”了然的点了点头,县令随后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在我青林县百花镇的林家村,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林家村唯一的童生林南昌变得疯疯癫癫,不仅如此,其妻子亲属也大都是如此。唯有其母似乎安然无恙,但如今其母也是日日哀叹,生活凄苦!”

         “在林南昌疯癫之后,林南昌的族人们也都在短时间内一一变得疯疯癫癫,最后一个接一个的去世。而且这些人都是面露惊恐之色,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这也导致整个村子的人都人心惶惶!”

         “现在林家村的村民不断有人外迁,长此以往的话,林家村就会渐渐荒废了。最重要的是林南昌虽然只是童生功名,其妻子林常氏却是出身县中名门常家,其父更是本县举人。如此大的事情不仅在本县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连郡城等地都知道了!”

         “那林南昌呢,现在可还在人世?”

         “这就是问题所在!”目光灼灼的看向楚帆,县令随后慢慢说道“林南昌家族之中不少人在疯癫之后都渐渐去世,可唯有这林南昌一家人只是疯癫而已,并没有人受到生命的威胁!”

         “而且本县还查到,这林常氏并非其原配。林南昌在此之前,其实还有一个夫人。这位林夫人曾是方家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后来方家人说她偷盗将其赶了出来。再后来她就嫁给了林南昌!”

         “方家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回想了记忆之中的一切,楚帆不由皱起了眉头,轻声问道“县令大人,我们青林县好像没有什么方姓大户,不知是哪个方家?”

         “就是现在沈林所买下的方家大院的那个方家,你不是还在那里待过么!”

         “方家大院?”眉头微微一挑,楚帆略有些疑问的轻声问道“可是那个全家被灭门的方家?”

         “不错,正是那个方家!”点了点头,县令随后慢慢说道“在这位林夫人被赶出方家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方家就遭遇了如此惨事,不过这件事却也让她躲过一劫。但最后到底还是没躲过去!”

         “据本官调查,林南昌的原配夫人性格温婉待人和睦,邻里之间也是有口皆碑。只不过林家人突然说她与人通奸,而且此事还是当场被抓获的,所以最后这位林夫人就被浸了猪笼!”

         “这件事情邻里之间议论纷纷,都觉得绝不可能。但毕竟是林家的家事,林南昌又有童生功名在身,所以此事也便不了了之!”

         “而在事后不久林南昌便迎娶了常家的小姐,再之后不久林家便出事了!”回过头来看向楚帆,县令小声说道“先是常家小姐变得疯疯癫癫,甚至经常在人前放浪形骸,最后直接被常家接回了家中!”

         “县令大人,这事情怎么听着都好像有些问题,这林夫人的事情会不会.......”

         “常家乃是本县大户,家中又出了两个举人,在本县更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常家小姐据说极为美貌,却不知为何看上了这林南昌。而林南昌年近二十却只是个童生,跟常家小姐本不匹配,奈何常家小姐就是看上了此人,非此人不嫁!”

         “偏偏这林南昌还是有家室的人,这一点常家绝不可能接受。可事后没多久,这位林夫人就因为与他人通奸而被抓,这其中的猫腻.....哼,他们真当本官看不出来么!”

         “林南昌只是个童生,而且林家贫苦,若能攀上常家的高枝,自然再好不过。而且常家小姐美貌如花,林南昌动心也算是常理之中。只不过这手段太下作了一点,白白牺牲掉了林夫人!”

         “县令大人,难道此事发生后县令大人就没有派人调查?”

         “怎么没有?”无奈的摇了摇头,县令慢慢说道“林家村的事情渐渐闹大之后,本县也不敢怠慢,立刻就委托了不少高手前去调查。可这些高手却都是一去不返,就算回来也多是变得疯疯癫癫,即便是你师傅也没能解决此事。这也导致这件事越闹越大,本官也有些束手了!”

         “我师傅也去了?”

         “不错,而且本官一直以为清远真人也遇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拖着重伤而归,不过最后还是没能撑住。对了,不知你师傅在临终前可跟你说起过其中的情况?”

         “没有!”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楚帆极为肯定的说道“师傅从没有说过,大概是不希望我去吧!”

         “是么?”虽然脸上多有不信任之色,但最后县令还是点头说道“本官曾在县衙外张榜召集高手,可惜那些高手都一去不复返,连本县最富盛名的清远真人都落得如此下场。现在敢揭榜的人寥寥无几,现在本官也唯有靠你了!”

         听到县令的话,楚帆眼前微微一亮。对楚帆来说,这倒是一个好机会。既然此事人尽皆知,去的人又都是一去不返。那若他能够解决此事,那必然可以接过老道士的旗帜,继承他在这青林县的声望甚至犹有过之。

         话又说回来了,整个青林县被老道士弄得跟铁桶一般,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那些有本事的人都去别的地方混饭吃了,也难怪县令会愁成这样。

         “楚帆,本县就委派你去林家村看看情况,若你能解决此事,本县重重有赏。若他日沈家找你的麻烦,本官也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

         “县令大人客气了,为民除害乃是我辈之本分。不过,我想先见一下这位常家小姐,看看究竟是不是那种情况!”

         “这......常家乃是当地大户,对面子看得很重!常家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常家自然不愿其随便见人。据本官所知,现在任何人都难见到这位常家小姐了!”

         “可县令大人......”

         “好了,你不用多说了!”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县令一咬牙说道:“也罢,本官就去试试,相信常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