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麻烦了
        “呼,没人,真是太好了!”

         漆黑的夜色之中,一道人影慢慢打开了房门向外面看了看。在看到外面似乎什么人都没有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手里拿着一个大包袱,悄悄的往外面走去。看那小心奕奕的样子,似乎是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你想上哪里去呀?”就在这道人影离大门口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可一道声音,令这个满脸兴奋的打开大门的人动作微微一滞,整个人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回过神来,这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满脸恳求之色的大声说道“官爷,我求求你们,你们就放过我,让我走吧,我真的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让你走?”脸色微微一冷,楚帆从阴影处走出来,再看向跪在一旁的林南昌时脸上多有不屑之色“我辛辛苦苦治好你,你就这样说走就走么?”

         “官爷,官爷!”不住的向楚帆磕头,林南昌大声的哭诉道“官爷,我林家人遭此大难,官爷您也是看到的。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一定会有危险的,你们就放我走吧!”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不可能!”摇了摇头,楚帆冷冷的说道“你就乖乖在这里待着,你放心,我一定会保你周全的!”

         “别,官爷,我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了。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害你?”冷眼看了下林南昌,楚帆冷冷的说道“我这是在帮你,只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此事,你以后才不会有后顾之忧。你难道想日后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么?”

         “我,我.......我要离开这里,只要离开这里,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我说过,我要你在这待着,你就好好待着!”慢慢走上前,楚帆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既然之前她没有取你的命,之后也不会这样做的,你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你不放我走,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见似乎说不动楚帆,林南昌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阴狠之色。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正对着楚帆就冲了过来。结果还未冲到楚帆身边,在旁边的阴影处两个捕快快速冲了过来,一脚把他给揣到了墙边。

         “真是个无情无义之人,这个林南昌,果然是人品堪忧啊!”看着眼前的林南昌,楚帆不由微微摇了摇头。经过短暂时间的接触,楚帆对这个能打动常家小姐的林南昌可谓是失望透顶,甚至说是讨厌!

         常家大小姐乃是有名的才女,又是样貌可人,可谓是才貌双全,竟然会看上这样的人。要是让那些爱慕者知道这林南昌是这个摸样,非把他撕了不可。

         “既然他不想这么好好配合,那就把他给绑起来,看他还能不能偷跑!”

         “我,我.......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在林南昌挣扎之中,两个捕快飞快的用绳子将他绑的牢牢的,然后拖进屋里面又将他绑在了床边。

         “哎呦,你们轻一点,我现在可是童生,以后会是秀才,会是举人老爷,哎呦!”

         “这么多废话,这不是找抽么?”听到林南昌的话,两个捕快没有说话,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忍不住加重了三分,林南昌这分明是在自讨苦吃。

         “楚先生,这个林南昌什么用啊,干嘛要把他留在这里碍事呢?”

         “他的作用可大了!”看了看被绑在床边,又被塞上布条的林南昌“既然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可能是以前的林夫人做的,那这个林南昌必然会是她的首要目标。现在我治好了林南昌,那位林夫人不会没有察觉,所以用林南昌做饵就再好不过了!”

         “用他做饵引蛇出洞,先生果然高明!”冲楚帆恭维了两句,随后这人随后立刻就变了脸色“不对啊,那,那我们会不会有危险呐!”

         “放心好了,今天我在你们身上画了符咒。只要你们没擦掉,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看了看周围,楚帆轻声笑着说道“况且我在这里布置了天罗地网,她要是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来的话正好彻底解决了此间之事!”

         手中拿着罗盘就端坐在门口处静静地等待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连楚帆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几声犬吠,令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楚帆又挣了挣眼睛,最后忍不住睡意的他就站了起来四处走了走。

         而就在此时大门处挂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令楚帆忍不住浑身一震“来了!”

         手拿罗盘小心观察着四周,突然罗盘微微动了动,顺着其指示的方向,楚凡手里的剑瞬间就刺了过去。结果楚帆的剑还没有刺到,一眨眼的功夫很快就跑到了另一端。

         “还真是不好对付,不好!”就在楚帆想着怎么对付她的时候,就看到罗盘上的指示显示着她似乎要往屋里面冲。可这时候屋顶一道红色帘网垂了下来,将房门和窗户遮挡住,也将这道模糊的影子挡下。

         不过随后那道模糊的人影手一指,大门口的房门就被飞快的拆下瞬间就撞向里屋房门。不过当年在僵尸先生的世界,小玉跟九叔对上的时候就是用门板将这法网给撞毁的,这样的事情楚帆岂能再次吃亏。门口的法网还是垂在上面,牢牢挡住了其前进的道路!

         “这样也行?”就在楚帆为自己的杰作而暗自满意的时候,门板突然飞起撞向门口,而那道模糊的影子则是躲在了门板之下,一下冲了过去。

         “门外打的那么热闹,还不会是出事了吧,不会有事吧?”

         “我们兄弟就在这里待着就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就屋里面两人惴惴不安的时候大门突然被粗暴地撞开,里面两人瞬间被惊得跳了起来“啊,进来了,怎,怎么办,跑,快!”

         看到外面拿到模糊的人影冲了进来,里面两个捕快二话没说就准备向外面跑去,至于被绑在床头的林南昌,谁还有功夫去管他。那道人影顺利的接近了林南昌,可随后床头上顿时闪现出盈盈光芒将其逼退。

         床边贴满了符纸,令其轻易之间不得上前,而就在这时候楚帆紧随其后冲了过来。将四周遮挡的窗帘,地板上铺的布全部拉开。结果整个房间之中布满了楚帆白日所画的符咒,顿时荧光洒满整个房间。

         “啊!”凄厉的惨叫声莫名的出现,令房间中的几人瞬间都不寒而立了起来。不过楚帆没管这些,直接持剑挺身上前。趁着这个时机一剑便刺了过去,紧接着一道更为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而就在楚帆想要一举将其斩杀之际,只见对面这位突然放弃了近在咫尺的林南昌,转而疯狂的向外面跑去,又是躲在门板之下躲过了挡在门口的法网,飞快的飞了出去。在离去之时还用阴冷的眼神回头望了望,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转瞬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跑了?”看到这远去的身影,楚帆心中满是不甘的同时,却又忍不住担忧了起来。经过刚刚的交手,他刺了对方一剑,而且屋内遍布符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她竟然还能拼着重伤逃走。

         而且更让楚帆隐隐担忧的是对方似乎能晓危险明厉害,最重要的是还能知进退,明知不敌的情况下立刻便放下执念迅速逃走。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对手了,这一下可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