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小心点
    “哎呦,哎呦!”

     伴随着板子一下下的打在楚帆的身上,楚帆那里看起来倒是没有半点反应。反倒是沈林那边,叫得是一声比一声惨,看那样子好像那板子落在了他身上一般。可这里这么多人看着的,有谁动过他半点啊?

     “沈林!”终于忍不住一声怒喝,也许是连县令自己都被喊烦了,最后冲着沈林大声的喊道“沈林,你无故搅乱公堂,来人呐,给我重则二十以儆效尤!”

     “啊,大人,我冤枉啊!”听到县令的话,沈林忍住屁股上的疼痛一下就跪了下来“大人,不知为何我感到臀部好似一下下的被打得生疼,实在是忍不住才喊出声来!”

     “一派胡言,这么多人都看着你,谁曾动过你半分。你无故搅乱公堂也就罢了,竟敢还喊冤枉?”冲着旁边甚至笑出声来的捕快们,县令大声的喊道“来人,给我推下去重责三十!”

     “啊?”这一次沈林不敢再喊出声来,旁边的捕快门也不敢怠慢,立刻冲上来将他拖了下去,就在楚帆的旁边。不过这边楚帆已经打完了,站起身来冲沈林拍了拍屁股,半点事也没有。

     “沈林,沈老爷!”看着被摁在地上的沈林,楚帆轻声笑着说道“只是三十大板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楚帆,你,你......哎呦!”

     “啪!”

     “哎呦!”板子重重的打在了身上,这一次沈林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喊出声来。旁边的捕快们满是不屑之色,他们打过的犯人多了,这可能是最不济的一个吧!

     “老爷,老爷您没事吧!”在沈林被打完之后,旁边的沈管家立刻冲了上来将沈林扶了起来。对旁人来说这三十大板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可对沈林来说,这一段时间却是一个煎熬。

     “呼,呼!”忍不住喘着粗气,沈林满头大汗的冷冷看向旁边的楚帆,那饱含杀气的眼神看得人一阵心颤。不过那一瘸一拐的样子,却看起来相当的滑稽!

     “大人,若是这里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冲县令稽首之后,楚帆又对不远处的沈林大声说道“对了,沈老爷,你可别忘了把我家的东西还回来。要是少了什么,就不要怪我到县令面前再告你一次!”

     “你!”拖着一瘸一拐的身躯,慢慢走到了楚帆的面前,扭头看了他一眼。当楚帆走到他身旁的时候,沈林突然很小声的说道“楚帆,我劝你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

     “沈老爷,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想要找什么,但我这里确实没有你要的东西。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沈老爷你不肯放手,那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算了的!”

     “好,那咱们就走着瞧。我堂堂沈家岂会怕了你,你给我等着!”

     “好啊,那咱们就走着瞧!”冷哼一声,楚帆悄悄从怀里扒了扒,最后掏出一张符。在不经意间贴在了沈林的身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符咒便突然燃烧了起来。

     “火,着火了,着火了!”背后突然传来的火光,令沈林大为惶恐,最后甚至一下跳了起来。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因为火光一眨眼的功夫便燃烧殆尽了!

     “啪,唉哟!”也不知道过于激动还是一个不小心,沈林一下摔在了地上,而且还是屁股着地。原本就感觉屁股上面火辣辣疼的沈林,更是忍不住高声哀嚎了一声!

     “县令大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沈林大声的冲县令说道“楚帆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放火报复,请县令大人做主啊!”

     “够了,沈林您还嫌自己不够丢脸么?”一拍惊堂木,县令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冲沈林大为不满的大声说道“案子本官已经判了,只要不是犯法,你们两个的事情本官不想知道!”

     “这.......是!”虽然心中很是不满,但面对县令沈林也不敢多说。只是走到楚凡面前的时候,忍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句“哼,楚帆,你给我等着!”

     “啪,哎,哎呦!”刚放完狠话,沈林脚下一滑又一下摔倒在地。而且这一次仍旧是屁股着地,令沈林再一次高声哀嚎了起来,也令周围的捕快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哎,沈老爷,您老可千万慢点,别摔着了!”

     “用不着你担心,老爷我身体好得很!”冷眼看了楚帆一下,那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但最后沈林还是拉着管家大声说道“管家,我们走,哎呦!”

     “沈老爷,你可千万要小心点啊!”在背后的楚帆再次幸灾乐祸的喊了一声,虽然这种让人短时间内倒霉的符,楚帆也刚刚开始研究效果不是太好,但也足以让沈林好好享受一番了。尤其是他刚被打了板子,更是那足以让沈林留下一段深刻的记忆了!

     “等等!”就在楚帆想要离开的时候,端坐于正堂之上的县令突然开口拦下了楚帆“楚帆,你跟我来!”

     “县令大人!”听到县令的话,楚帆也唯有乖乖跟在身后。毕竟现在还在人家地盘上混,而且就楚帆现在的手段,显然拧不过县令这条大粗腿!

     “县令大人,不知县令大人叫我来有何事?”

     没有回答楚帆的话,县令上下大量了一下楚帆,随后轻轻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刚刚我一直在偏帮沈林?”

     “没有,大人您处事公平,在下无话可说!”

     “你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说话,沈家毕竟是大户,而且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要不然也不能把持整个青林县的药材生意。即便是本官,也多少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这一次留下你,是因为昨日我对沈家上下询问才发现,你跟你师父一样是有真本事在的!”两眼紧紧盯住楚帆,县令随后开口说道“本县这里有一件事情,想要托你去做,不知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