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听我的
        “县令大人,小师傅,芳儿她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唉,你们请跟我来!”

         在县中等了一段时间,没两天的功夫县令就已经将常家给对付好了。正如他自己所言,他自己是两榜进士出身,又是本地的父母官,常家虽然有两位举人,可在怎么样也得给三分面子。

         不过从常老爷这么热情的态度上来看,楚帆不得不怀疑这县令对他寻诺了什么。按照楚帆的猜测,这常老爷见他们来本应该是遮遮掩掩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可看常老爷这架势,恨不得赶紧把他们往那里领!

         “老爷!”看到常老爷的到来,刚从里面出来的丫鬟立刻冲常老爷微微一礼,紧接着便端着一个饭盒匆匆准备离开。

         “小姐在里面么?”冲丫鬟问了一句,紧接着常老爷就把饭盒打开,结果里面只有一堆碎片,顿时常老爷的眉头机缘皱在了一起“小姐又将饭菜打了?今天又没吃东西么?”

         “是!”听到常老爷的话,一旁的丫鬟浑身忍不住有些颤抖,略带颤音的说道“小姐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厨房里送来的饭菜都被小姐打翻了!”

         “你,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

         “老爷,我,我........!”听到这话丫鬟立刻跪了下来,看那浑身颤抖的样子,似乎被吓得不轻啊!

         “唉!”眼光不自觉的望向旁边的县令,顿时常老爷就正了正脸色。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冲丫鬟招了招手说道“下去吧!”

         “是!”听到常老爷的话,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如蒙大赦,立刻急匆匆的站起来就离开了,一点没有留恋的意思!

         “看起来你家的下人很怕你,常老爷的御下之术当真是厉害啊!”看到小丫鬟的情况,县令不由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常老爷身为举人,平日里当宽厚待人才是!”

         一旁的楚凡听着也是一愣,这位县令指责的也太明显了,刚刚那位常老爷的脸色明显有些变了变。看着县令的年纪顶多二十出头,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可谓是意气风发。

         可以其两榜进士的名头,竟然被发配到青林县这山高林密穷乡僻壤的地方当县令。看起来不是学识智商不行,摆明了是情商有问题!不过看起来,这位县令的确不像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对楚帆来说这才是一件好事,以后相处起来才更容易一些!

         “县令大人说笑了,小女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心中难免急躁。平日里的脾气就大了一些,望县令大人谅解!”

         “前面带路吧!”

         “是!”从道门口,常老爷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边还小声的说道“县令大人,小师傅,你们跟我来!”

         “啊!”还没等楚帆走进去呢,就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嘶喊声,仿佛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般。紧接着楚帆走了进去,就看到一道倩影蒙着被子缩在角落之中。

         “这么冷!”走进来楚帆第一个感觉就是阴冷昏暗,周围的窗户紧闭而且都加上了厚厚的窗帘。即使是在大白天,这屋里面也跟傍晚一样,昏暗的光线令有些看不清楚。

         “县令大人,自从小女出事以来便极为怕生。只要是陌生人进来,反应难免大了些,请县令大人谅解!”

         “这么怕生,看起来受的刺激不小啊!”

         “无妨,无妨!”连忙摆手,县令也是略显担忧的看着这一幕“看起来令千金这一段时间的确吃了不少苦,楚帆,你来看看常姑娘的情况如何!”

         “先让我看看!”从身后的包袱里面拿出罗盘,楚帆对着周围所在的地方四处看了一下,随后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这种重的阴气!”

         “打开窗户,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

         “不行,不行!”听到楚帆的话,常老爷连忙摆手说道“小师父有所不知,自从回家之后小女平日最见不得窗户打开,每次打开小女都似受了惊吓一般,所以小女这里才会门窗紧闭!”

         “听我的,将窗户打开。房间中积累了这么多阴气还关窗户,你是嫌令千金受的刺激还不够么?”没有理会一旁阻拦的常老爷,楚帆径直走上前将窗户打开。顿时阳光照了进来,照在人身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啊,啊!”就在这时候,床边传来了极为刺耳的叫声,而且这声音之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惶恐。

         “小师傅你也看到了,小女真的不能受这种刺激。快,将窗户关上!”

         “等等,这窗户不能关!”一把拦住常老爷,楚帆静静的看着他说道“常老爷,你是想令千金完全好了,还是想让她一直像现在这样!”

         “我,我自然是想让芳儿能够恢复如初了,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既然是这样,那常老爷你就听我的!”看了看四周,楚帆走上前将所有的门窗全部打开。而这时候常小姐的叫声确是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急促惶恐。不过楚帆对此却是置若罔闻,一旁的常老爷纵然急得直跳脚,却也不敢轻易再行阻拦!

         “芳儿,你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常老爷,你让开一点!”大步走上前,一把将蒙在常小姐脸上的被子掀开,楚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常小姐的真容。这位常小姐皮肤白皙面目姣好,不过此时显得很是消瘦,更是满脸的苍白。

         看到楚帆的动作,眼中顿时充斥着惶恐之色,更是不住的往床脚钻。只是在常小姐的眼中楚帆看到的不仅仅是恐慌,还有一股茫然之色!

         “小师傅,你,你轻一点!”

         “常老爷稍安勿躁!”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纸贴于床边四周,楚帆看着缩于床角的常小姐微微一笑。随后咬破手指将血涂在八卦镜上,又运功以八卦镜将阳关反射照向床脚处的常小姐。

         “啊!”被八卦镜的光芒照射到,顿时更为凄厉的叫声从常小姐的嘴里面喊了出来。这一次的声音却不似之前,显得声嘶力竭,仿佛临死前的挣扎!

         “小师傅,小师傅,芳儿似乎很痛很苦的样子,不行,不行就算了!”

         “常老爷放心,只是被光找一下而已,不会有事的!”

         “可,可是.......”

         “好了,常老爷,你在一旁看着就好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一阵阵凄惨叫声中,常小姐的表情变得挣扎了起来。半响过后一道淡淡的黑雾从常小姐的身上散发出来飘向四周,不过贴于床角的几张符纸撒发出淡淡的荧光,将这股黑雾困于之中。

         “成了!”看到这样的情况,楚帆微微一笑,赶忙从怀里早掏出了一张符纸微微用力点燃,扔向了飘散在空中的黑雾。顿时间仿佛将这团黑雾点燃,顷刻之间就化为虚无!而常小姐也是浑身一震,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

         “常老爷,应该没问题了。不过常小姐受此刺激之后,还需要多休息才是!”

         “这,这就好了?”急忙走上前去观察了一番,发现自己的宝贝闺女似乎只是昏迷而已,似乎并没有其他事情,常老爷这才放下心来。只不过此时常小姐的神态在不似之前那般,而是变得祥和了许多!

         “小师傅真是好本事,我请了不少高手和名医,对此都是束手无策!结果小师傅一出手,小女的状态就大为改善,不愧是清远真人的弟子,果真是名师出高徒!”

         “若此次小女真的安然无恙,我必然重金相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