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来一支?
    就在陈恪走进谢府的时候,一名男子也匆匆走进清河坊的一处院子。

     男子走进正厅,单膝行礼,“大人,查清楚了,上午在茶馆打听盗侠消息的人叫陈恪。不过……”

     “不过什么?”一个沉稳的声音问道。

     “此人是昨天才进的城,昨天下午还典了一所宅子,就在清河坊,离这里不远。卑职查到,陈恪刚刚去了谢府。”

     “谢府?哪个谢府?”

     “就是前湖广道御史谢清远府上,就在三天前……应该是四天前,谢府丢了一幅画,叫什么报捷图。”

     “围棋报捷图,”那声音突然变得异常严厉,“罗槐,你跟了我这么久,连发生的案子丢了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吗?”

     “卑职知罪。”罗槐赶紧跪倒认错。

     “起来吧,还查到什么?”

     “卑职查到,还有两拨人也在观察陈恪的行踪,一拨就是城里的几个小混混,听说昨天这个陈恪在钱记米店打了他们好几个人;另一拨人暂时还不清楚,卑职只是暗中观察,不敢惊动他们。”

     “恩,你做的对,”被称作大人的人微微颔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盗侠,你说的那两拨人,先不要惊动他们,免得打草惊蛇。至于这个陈恪,动作这么快,十有八九是冲着盗侠来的,唔,你多派人手,查查这个陈恪的底细。另外再叫人递我的帖子到谢府,我要见见谢清远。”

     “是。”罗槐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开。

     -------------------------------------

     陈恪进了书房,在谢清远对面坐下。

     “你就是陈恪?”谢清远的话很不礼貌。

     “正是在下。”陈恪不卑不亢。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抓盗侠。”

     “然后呢?”

     我靠,陈恪怒了,你是当过官的读书人好不好,说话怎么一点都不客气。他也不答话,点起一根香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这香烟连同其他物品一样,是穿越时空过来的,虽然浪费了一点宝贵的重量,但古先生也没反对,不过只让他带了两包。

     吸了一口烟,陈恪立即冷静了下来,满腔的怒气顿时消的无影无踪。能够快速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调查人的必修课。他笑眯眯的掏出一根烟,递给谢清远,“来一支?”

     谢清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被他几句话激起了情绪,却马上就镇定了下来,看来不是简单的鲁莽之辈。他虽然没有见过现代香烟的样子,但一闻烟味,就知道是什么东西,摆了摆手,没有接陈恪递过来的香烟,“崇祯十一年,圣上就下了禁烟令,老夫早就戒了。”

     陈恪听他声音变得柔和,从怀里掏出那两张写有盗侠资料的纸,“我有七成的把握抓住盗侠,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这话倒不是吹牛,他当调查人的时候,失主要求找回被盗物品的委托很多,这也让他跟很多国际大盗打过交道。

     他灭掉烟,摊开那两张纸,“从这份情报来看,盗侠有三个特点:一是流动作案,从南道北一十三省布政使司都有他的作案记录。”

     “第二是只偷金银珠宝这些值钱的财物,唯一偷过的一幅画就是阁下的围棋报捷图。许多书画的价值连城,一幅就是几万两甚至十几万两白银,而且书画更轻,偷起来更方便。以他的身手,想偷几幅名画也不难,他为什么放着轻便而且更值钱的书画不拿,偏偏要拿这些笨重的金银珠宝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不懂书画。”

     “第三,他喜欢出名。你看,去年十月份,他盗走南京锦衣卫指挥使的官印,隔了七天又送了回去。官印又不值钱,他偷官印做什么?而且偷了之后,还冒险送回去。还有,他每次作案,都会留下‘盗侠来此一游’的字迹。

     最好的解释就是他喜欢出名,这样的人,对自己的身手非常自负,不愿意当一个无名之辈。这也是他为什么到处流动作案的原因,十三处布政使司都有他的作案痕迹,等于在大明各地都留了名。”

     谢清远静静的听完他的话,不置可否,只轻轻说道:“你这番话有不少词倒是挺新鲜的,说话也有条理,不过,你的北京官话说得不怎么样,还得多练练。”

     陈恪有些抓狂,刚才一见面你就咄咄逼人,现在说到重点,反而绕起弯子来了。要不是想快点找回手机,陈恪真想一拳打在他脸上,出一口恶气。

     陈恪强忍住打人的冲动,心道,老狐狸,绕弯子就绕弯子,看谁沉得住气。

     “是啊,得多练练,人多说贪多嚼不烂,我四川话学一点、广东话学一点,前几年还学了长沙话和河南话,最近又想学江西话和杭州话,唉,样样都学,样样都不精。”陈恪继续摆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谢清远看着陈恪眯成一条线的笑容,心中“咯噔”了一下,这厮太难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