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之替代
    韩墨珏坐在床边,神情枯竭。

     这些时日,韩墨珏痛并快乐着。快乐是因为文姬终于接受他了,那样顽皮可爱的梁文姬和之前清冷淡漠的梁文姬一样,让他心生欢喜。当时他不明白这种感觉,这样陌生的情感,让他欲罢不能。痛是因为自己替代者别的男人,以另一个男人的形象存在于她的世界里,她的回忆时时提醒他出现的这样迟。

     可就这样的退让,已是他的底线,他不愿放手。

     昨日金光寺的了尘大师远游回来,途径王府,说,她今日会醒。他想起大师的偈语,“误落凡尘中,一心求一人。”那个男子便是她所求之人吧。如今他才体会到昔日的梁文姬的心情。求而不得,韩墨珏心中苦笑。

     眼皮底下的眼珠转动的频繁了,睫毛微微晃动。床上的人儿要醒了。韩墨珏心中狂喜,抢吧,一次不行,抢两次,总有一次她会留在自己身边的。果决的眼神瞬间隐下,又恢复了那个温良如玉的公子。

     “文姬……文姬?”

     文姬?感觉有人在晃动自己,睁眼看到他坐在床边,微微一笑,“阿陌,你又在逗我玩么,不许乱叫别人的名字。”他一时失神,便被她拉倒在身旁,两人并排在床头,呼吸之间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韩墨珏有些慌乱,耳垂微红,她还嫌不够近,凑到眼前,鼻子贴着鼻子,很是霸道的,“你说过的,我是娃娃,你一个人的娃娃,你也是只属于娃娃的,不许叫别人!小心我揍你哦,像小时候一样揍你。”

     “娃娃?”“是啦,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哦,不然娃娃会害怕的。”

     ……

     狠了狠心,韩墨珏咬牙道,“娃娃,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

     “当然记得啊,小时候我经常缠着你玩,你带我,我就哭,还趁机把眼泪鼻涕擦在你衣领上,对吧?”

     “我还经常跟阿姨告黑状,害的你经常被阿姨打。有一次,我自己的课本脏了,我还跑到你家去说你弄的要你陪,阿姨就打你了,谁知道你竟然不辩解,我就大哭了一场,阿姨就放下扫帚来安慰我了。”

     “还有那次……”

     “小时候啊,我还说等我长大了要嫁给你。”眼里满满的幸福,弯弯的眉眼似乎承载了满心的幸福,溢了出来,流到身边的人身上,让人心生羡慕,和嫉妒。这就是两小无猜吧。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也能让人感受到娃娃心里的幸福。

     他知道她不是梁文姬,他也知道她思慕一个叫阿陌的男子。但这些于他而言,会很重要么。韩墨珏再一次体现了皇家的精髓——善于区分重要的和次要的。就比如她是谁,她喜欢谁,只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因为天意,她进入这个朝代,容身在了安王府,并且让他心生爱慕之情。父亲曾告诉过他,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要有决断,并且不计得失的抓住她;母亲告诉他,对心上人要有耐心,包容她的一切。虽然他没经验,可是凭他的皇家智慧也明白一点,这个叫娃娃的女人,就是他的心上人。

     虽然她叫娃娃,虽然不是全名,也总算是有了点进步不是。那么就一点一点来吧。韩墨珏心中狠狠的告诉自己。不过这个名字真的很可爱,韩墨珏忍俊不禁,管它以前是谁喊的,现在她是他的妻子,这个世上只有他一个人能喊,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