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之惊闻
    风流无双的贵公子韩墨珏自是不明白外面的各色风云。只在书房中一心一意的学着刺绣。说来这请来的徐嬷嬷也是个妙人。宫里出来的人,习惯了不动声色,却也在心里惊奇,这位风姿绝世的公子珏竟然要学刺绣,并且要自己保密。徐嬷嬷纵是见多识广被惊得不小,却也答应下来。长舌的妇人在宫里可是活不久的。虽说是个男子,手自然显得笨拙些,徐嬷嬷也不嫌弃,一心教导起来。本以为学个两天,这位富贵公子会心生退意的。谁知学了这么久却也学的有模有样,竟是一点也不嫌。徐嬷嬷暗暗惊奇。这样的心性和定力,即便是个男子,时日一久也会学出一番成就。

     富贵公子韩墨珏可不管徐嬷嬷怎么想的,他只一心想到娃娃用上自己的绣品,心里便一阵得意。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现如今只是有那么几分样子。这个嬷嬷是皇后嫂子介绍过来的,还不多嘴,可以留在王府继续教授绣技。不怕倒是候达不到娃娃的要求。恩,就交给韩青办。

     徐嬷嬷就这样留下来。同时也见证了一段不离不弃的姻缘神话,也亲眼见到了那个女子无人能及的风采。她这样告诉后人,跟着这样的主子,这一生她的一生圆满了。

     韩墨珏关在书房内,玉卓然是不知道的。她知道的时候韩墨珏已经出府了。

     这日玉卓然安静的一个人散步,立在角落里,看着这样辽阔的花海,阵阵微风袭来,五颜六色的波浪一重接着一重。身旁似乎有人在讲话。隔着厚厚的树枝藤蔓。说来也巧,玉卓然这日身穿着一色的翠绿,立在一片绿色中,不仔细分辨,看不出是个人来。这两人便仗着无人,肆无忌惮的开始了谈话。感觉有人得那一刻,玉卓然便习惯性的收敛了呼吸。

     “今日情况怎么样?”一个男子的声音,是那个茶室里的男子。没被抓到么?

     另一个熟悉的女声回答,“梁文姬的毒已经解了,林清罗会解毒,可恨当时竟然没有使计杀了他。”

     “这也没办法,梁文姬太不中用了。如今已经不重要了,主上已经开始了第二计划。这回有他们兴朝的人配合,绝对万无一失。”

     “哼,这就好。梁文姬要杀了吗?”

     “现在不行,她虽然是个弃子,现在动了她,以翰墨绝的心思,一定会节外生枝,等把韩墨珏和霍瀛杀了,再来解决她不迟。”玉卓然心里一紧。韩墨珏和霍瀛出事了?

     “主上还有什么指示?”

     “主上的意思,等确定他们两个人死了,你们便撤。”

     “遵命。”

     这样的事情玉卓然并不震惊,但凡和权利相关的总有一些奇怪的阻止,千方百计的搞破坏。只是,韩墨珏知道有陷阱么?

     玉卓然在外院的库房找到老管家,他在指挥人将东西请出去。“手稳点啊,别磕着碰着了。”老管家玉卓然并不常见。他给人的印象都是圆润世故的样子。就像那次传令让她去参加春日宴,明明不喜她,却能收敛自己的情绪,面带恭敬。只是那次是他假借韩墨珏的意思,还是别人参与其中?

     “梁夫人。”同样的恭敬,只是这次带着谨慎,是因为韩墨珏不在府里?“韩墨珏在何处,你可知?”若他是个探子,这样直呼韩墨珏他的圆滑世故便是他最好的面具,只见他皱着眉,颇为不悦,语气生硬回答,“在下不知。”这样看来他倒是有几分忠心的。

     玉卓然不语,在老管家的目光中离去。那两人的意思,韩墨珏他们的那边有人投靠,这个人一定是他们身边的人,不然岂会这么清楚他们的行踪。跟着出去的有林清罗,那韩碧溪知不知道?玉卓然转向去了韩碧溪的砚阁。

     安王府有五阁九院十三园。五阁分别为,盛阁,笔阁,墨阁,纸阁,砚阁。其中以墨阁为尊,盛阁其次。墨阁是给王府主人住的。前任安王与王妃感情甚笃,便没有分住两处阁居,同住墨阁之中。两位公子也是在墨阁出生的。当初大公子出生时安王着实谢天谢地了一番,特意奏明当时的圣上,以墨为名,帝准。所以韩墨珏和哥哥韩墨乾是皇室中唯一没有按族谱碧字辈排名的两人。可见皇恩浩荡。至于盛阁是原来是给王妃准备的,其余三阁九院十三园则是侧妃夫人及其子女的居所。可见历来安王府便没有枝繁叶茂的说法,妾室少而且不受重视。但是少不是没有,玉卓然如今的身份便一名妾室。

     她心里一滞,难道千里迢迢而来,只是为了给韩墨珏做妾室,那也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