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王城
        盘坐在床上的罗格睁开了双眼。

         王城里贵族们现在可能还不知道,罗格已经和夏洛克侯爵关系决裂,他进城之后肯定会被那些耳目注意到。

         能不能顺利见到王女,其实多半要看他的运气如何。

         可惜的是,罗格的运气一直都很差。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公国能够和帝国打破现在这样的关系。只有人类团结一致才能够度过浩劫。

         巫师的世界里有很多人说过今年的“猎魔之秋”会非常的危险。可是到现在,除了艾斯科镇之外,其他城镇都没有出现过像“赤之尾”那种大型的怪物。

         一部分巫师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流传在巫师世界中的预言,更多的人只是认为时候还没到,他们坚信着“醒月之咬”会出现,一直在提升着自己的魔力,等待着“醒月之咬”现身的那一刻。

         罗格现在发现在这个国家里,只有巫师们才是真正清醒着的人,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正在面临着危机。

         人类的种族如果没有精灵族和翼人族的协议守护,早就已经灭亡。

         他们没有兽人族的力量,没有矮人族的创造力,没有精灵族以及那些位阶序列等级更高的种族擅长使用魔术。

         事实上,女王现在会跟着罗格只是想要利用他熟悉这个世界,她曾经发现过很多关于“猎魔之秋”与地脉的秘密,她现在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罗格。

         女王体内的魔力回路现在已经悉数恢复,只要她使用那把名为“号令之旗”的燧发枪,就能够将她的死忠——“无敌舰队”,从冥河里召唤出来。

         女王最初的计划就是这样的,可最近她开始对罗格产生很大的兴趣,如果他接下来做的事情真的是为了渺小的人类种族,女王可能会考虑和他说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

         三日之后,罗格等人乘坐着蒸汽火车顺利抵达王城。

         王城外有近一百米高城墙,城墙之上有很多瞭望台,王城的精锐士兵们每天都在城墙上巡逻。

         眨眼看来,王城并没有想传闻中那样混乱。

         罗格等人走在王城内的街道上,依附在魔石上的幼龙,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对罗格说道:“这里……有龙的气息。”

         “龙?难道……是醒月之咬吗?”对罗格来说这是最坏的消息,如果个怪物出现在王城的话,这里至少要死一半的人。

         “不是,这应该是长老的气息。”听到幼龙的话后,罗格总算是稍微安下心来。不过,龙族的长老应该也是龙族,那位长老出现在王城的原因是什么,连幼龙现在都回答不上来。

         它只是隐约感觉到长老微弱的气息。

         “放心吧,那位长老不会伤害这里的人的。”唯有这一点幼龙可以确定。

         罗格等人来到王宫之前,门卫将罗格等人拦在门外。

         “这里是王宫!不是你们可以随便进入的地方!”门卫们以为罗格等人是从外地来的无知平民。

         罗格现在的身份却是和平民没有区别,这时,宫殿里走出来了一个穿着纯银铠甲的男子,他是被国王册封的裁决骑士,现在是保护王女的贴身护卫。

         罗格本以为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一定会会放他们进去,可他却没想到这个男人在看到罗格的那一瞬间,脸色变得很奇怪。

         “看好这几个人,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来!”

         “是!”士兵们毕恭毕敬道,

         看来,这个宫殿里有九成的人已经不是王女那边的人。

         在王城里能有这种权力的人究竟会是谁呢?罗格能想到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拜伦科公爵与皮罗加公爵,最后一个人是夏洛克侯爵。

         拜伦科侯爵和皮罗加公爵不同,他是世俗贵族的后裔,他这个人很聪明,从很久以前就猜到王城会变成这样,将自己的领地搬到距离王城比较远的西部中,不再过问王城中的事情。

         皮罗加公爵是军事贵族,家族里有很多被国王册封的荣耀骑士,刚刚罗格见过的那个人就是皮罗加公爵的第七个儿子。

         王城里的一切正如罗格所想的那样,已经被皮罗加公爵控制,这位公爵随时都有机会暗杀掉王女,他到现在都没这么做,主要还是是因为国王还没有病逝,真正的实权还在老家伙的手中。

         皮罗加公爵如果这个时期走错任何一步的话,下面的人很有可能会跳出来反咬公爵一口,使他万劫不复。

         罗格扬起下巴,仰望着宫殿,他大概能够猜到王女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罗格转过身,若有所思地离开。

         与此同时,弥生与古妮娜两人出现在王城的地下。走在前面的弥生推开了一扇门,艾尔比学院里的幸存者全部都聚集在这里。

         弥生从西甲城逃到王城的这段时间内,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正在前面讲话的那个领头人,究竟来自王城的哪个家族。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背景,这个人就像是突然出现大家面前一般。而弥生最近越来越觉得这个家伙别有用心,弥生曾多次听他的父亲希特男爵说过王城现在的状况。

         如果这个人是皮罗加公爵的家族成员,他马上就会带着古妮娜脱离这些人。

         “弥生?你看起来有心事啊。”那个戴着眼镜的家伙朝弥生这里走了过来,流露着微笑亲切的问候着,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困。”弥生看到这家伙把脸凑着这么近,觉得很恶心,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这家伙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看出弥生并不信任他。

         他笑了笑,“看来,你还是不能信任我啊,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想为大家提供一个安身的住所而已。”

         弥生已经受够这家伙蹩脚的演技,他没有回话只是带着古妮娜随便找个地方坐着。

         聚集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学院里成绩不错的巫师学徒,甚至有人曾经为学园收集过魔石。

         学院里活着的人应该不只是这些人,那位学院长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只活两集就会死的家伙。

         公国究竟在发生着什么,越是思考着这些事情,弥生就越是觉得头疼。最后,他的脑海里出现罗格与夏洛克侯爵对话那些画面。

         这对父子现在的关系已经决裂。

         “难道……那家伙……真的知道些什么吗?”弥生在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懊恼,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被人耍的团团转的傻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