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阿蒂娜斯的秘典(2)
        深夜。

         萝茜悄悄地推开罗格房间的门,发现整个房间里依然保持着中午的样子,这说明罗格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在萝茜意识到这一点之际,双眉微蹙。

         从那只花斑猫出现后,她就一直感到很不安,这强烈的不安来的莫名其妙,她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这份不安并不是因为“醒月之咬”会出现。

         其实,在萝茜推开罗格房间的门时,他就已经回来了。

         罗格现在正坐在屋顶上对着夜空发呆,多亏了这一阵阵充满凉意的晚风,使他能够冷静下心来思考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花斑猫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它很清楚罗格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这就奇怪了,整个艾尔比学院里罗格只和两个人提过有关妹妹的事情,第一个人是萝茜,第二个人是莉莉安。

         “难道是莉莉安?”罗格又陷入了一片沉思中,有关莉莉安的情报几乎为零。

         “不对……”罗格在这个时候忽然回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那天在地下图书馆里寻找地图的时候,莉莉安似乎对那间密室有特殊的感情,很明显她是安迪娜的崇拜者。

         如果是安迪娜的崇拜者的话,应该也是教会的忠实信徒吧?

         忠实信徒是绝对不会拿神圣的圣遗物来做这种交易的。

         问题又开始变得矛盾起来。

         罗格他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只有一个,花斑猫想要的那本名为阿蒂娜斯的秘典,是安迪娜传记的第三部分。而罗格之前在艾尔比学院地下图书馆的密室中读到的那本古书,应该也和安迪娜传记有很大的关系。

         “古国……”罗格目光渐渐复杂,回忆起手记中最令他记忆深刻的片段。

         那位曾经统一这片大陆的女王,其实是一名将炼金术发挥到极致的超级学霸,而且她还是历史上第一个发现地脉里会冒出魔力的人。这种神奇的力量彻底迷住这位超级学霸,她曾经幻想过,如果人类能够控制着这种力量将会发生怎样的进化。

         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魔力产生反应。

         当然,这位超级学霸后来更没有想到,这些来自地脉的强大力量居然会引来那么大的灾难。

         那是“猎魔之秋”第一在历史中的出现。

         大到遮天隐日的怪物忽然从天而降,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血肉横飞与四肢的崩离并没有使那些饥饿的撕咬停息,鲜血的味道反而更加刺激着那些怪物的内心。

         那位即是女王又是超级学霸的女人,直到临死之前都没能够完成自己的心愿。而魔术是在她死了几百年后才开始出现的。

         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便是安迪娜。

         当今世上所使用的所有封印魔术全部都是她创造出来的,教会将魔术称之为神赐予人类的礼物,安迪娜的风衣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教徒们信仰的圣遗物之一。

         对罗格来说去希特男爵家中偷一本书倒不是一件难事,而他之所以会如此踌躇,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相信那只花斑猫。

         “你如果这么想的话,可就伤脑筋了呀。”那只花斑猫化身为数道金色光芒出现在罗格身边。

         罗格吓了一跳,他与这只花斑猫拉开一段距离,问道:“你应该不是安迪娜的崇拜者吧?”

         “当然不是了!”花斑猫的语气中充满它对教会的厌恶。

         显然,它对这类的话题非常的敏感。

         “老朽之所以会找上你,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能和我达成相互利用关系的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和希特男爵的女儿应该有婚约吧?”花斑猫的猫眼里浮现出神秘的光彩,这家伙果然和罗格想的一样。

         花斑猫对罗格的事情了如指掌,这家伙会在这种时候出现也绝非是偶然。

         罗格在想什么,花斑猫也已经猜到大概。

         “老朽果然没看错人呢,你的行为虽然和传闻一样很奇怪,但老朽我能感觉到你是在装傻而已,至于你有什么计划我绝对不会干涉。老朽我……只想得到那本秘典而已!”

         “我会偷出那本书的,你只要需要遵守约定就好了。”罗格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去。

         “我会在暗影中注视着你。”花斑猫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在屋顶之间来回跳跃着,最后遁入暗影之中,不见了踪影。

         而罗格这一夜又没能睡好,甚至出现了黑眼圈。早上他出门的时候碰到了萝茜,可她却只是双眉微蹙,理都没理罗格。

         显然,她还在为罗格昨天的决定而生气着。

         说来也真是巧。

         今天一大早教会神官就带着很多教徒来到艾尔比学院,这所学院里内有七成以上的人是教会的信徒,而导师们本身就是教会中的人,神官对他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引导者之一。

         而那位神官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安迪娜的风衣”。

         数个月前的那场大火使教会失去那件神圣的圣遗物,看来那场大火应该和那只花斑猫有不少关系。罗格一直在观察着神官在艾尔比学院中的一言一行,他终于意识到花斑猫为何会对教会的话题如此敏感。

         这些信徒们对教会来说仅仅是一种工具而已,他们需要更多可以使用魔术的人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就算这些贵族的子女们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他们也可以通过贵族之间的婚姻来慢慢扩大信徒数量。

         而今天罗格又意外地发现萝茜居然在躲着那位神官,一副生怕被认出来的样子。

         “难道这家伙和那位神官认识?”

         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远不止这么简单。

         罗格只知道这位黑长直少女,是夏洛克侯爵从奴隶市场花下大价钱买来的高级奴隶。她不仅擅长近身战斗,在魔术方面也有很高的天赋。

         所有的学员与导师见到神官和众教徒时,都会毕恭毕敬地分成两边,让出一条很快的路。

         罗格刚回过神来之际,神官与众教徒已经来到他面前。

         整个大西部中教会的地位高于所有贵族,任何无礼行为都不会被原谅。

         跟在神官身后的教徒们见罗格依然站在原地,便祈求神明原谅他的无礼,还一部分的人在用鄙夷的目光看着罗格。

         正在导师谈论着什么事情的神官,在于罗格擦肩而过时,看了他一眼。

         仅仅是一秒的对视,罗格便感觉到那家伙身上散发出魔力,仿佛一座大山突然压在她身上一般,直到神官走远之后罗格才能够正常呼吸。

         隐藏魔力的萝茜在人群中看到了整个过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