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手套
        次日,一夜未眠的罗格早早就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离开了房间。

         罗格很清楚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他现在需要一副超耐磨的手套,最好是能够露出五指的那种。最后他需要的是胶水或者是类似胶水的东西,他现在还不清楚这个西部相对落后的城镇里有没有类似的东西。

         平时负责叫罗格起床的萝茜推开了他的房间,当他看到一地的木屑以及那块被砸烂的法杖之际,眸子突然紧缩。

         就算是罗格没有想成为巫师的心也没有必要用锤子砸坏法杖啊,这要是被学院知道的话,就算是夏洛克侯爵的儿子也要面临审判。

         没有任何罪比罗格的这种行为更严重了,在事态变得无法挽回之前一定想办法阻止罗格做出更愚蠢的行为。

         萝茜匆慌地跑出房间。

         萝茜不同与罗格,学院里每一节课她都有认真的学习,召唤使魔这种简单的练习,萝茜尝试了几次之后便召唤成功。

         这个使魔并不能够用来战斗,只能根据气味来进行追踪,所以萝茜不止一次用这个使魔来寻找罗格。

         萝茜将罗格的名字告诉使魔,使魔很清楚罗格的味道,它转了几圈之后便挥动着那对小蝙蝠翅膀朝人群的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罗格无视小贩嫌弃的眼神,挑选着摊位上的手套。

         他先挑中的是棕色的手套,布料的品质虽然不错,可还是达不到罗格的要求,最后他选中了一个黑色的皮质手套,在这种落后的地区能有这种手套卖,甚是令罗格感到意外。

         他拿起那双手套后,在摊位上放下了几块银龟币,笑道:“不用找钱了。”

         接下来只要找到有胶水能力的东西,就能够完成他所想要的武器。

         他本想拿出魔石在手套上测量一下尺寸,结果因为考虑到这种宝石的价值而打消了这个念头,就算回到家里发现尺寸不合适的话,他还可以重新在买一双手套。

         要是魔石被抢了的话,艾尔比学院可不见得会再给他发另一个。

         罗格逛到了中午也没有找到买到胶水以及有胶水作用的东西,在罗格感觉到饥饿之际,萝茜和她的使魔出现在他面前。

         “罗格大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看萝茜那副吓得丢了魂的样子,应该是发现他破坏了法杖。

         这种行为完全可以理解为对巫师的亵渎,这种罪过就算是夏洛克侯爵出现罗格也不会得到原谅。

         如果夏洛克侯爵因此引发战争的话,就是等于对国王宣战。

         而此刻罗格却很轻松地笑了出来,“你太小题大做了,萝茜,我可没有亵渎巫师,相反我也很想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巫师!”

         “可是……你毁了法杖!这是不可原谅的!”

         “不对的,我没有毁了法杖,我只是以我的理解改变了法杖的形态,使法杖变得更加容易携带!”

         “什么?”萝茜完全不能理解罗格所说的话,罗格现在只有找到卖胶水的商人就能够证明他不是在发疯。

         罗格带着萝茜继续前行,眼前这几个商铺是这座城镇最后的几个希望了。

         虽然这里有胶水卖,但是却比任何地方的价格都要高出两倍,只是小拇指头大小的容量的胶水就要一金蛇币。

         这简直比黑商还要黑啊。

         在东部买这种胶水一金蛇能买一桶的胶水顺便还赠送个小刷子。

         东西两边的文化差异比他想象中要大的多。

         为了完成他的目标,罗格将仅有几枚金蛇币之一掏了出来,递给那位黑心老板。

         拿到那一小瓶胶水后,罗格与萝茜回到罗格的住所,他关上了房间的门,拉上窗帘之后方才拿出魔石,他准备将用胶水把这块魔石粘在手套上,胶水的粘合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力。

         罗格只用了半瓶就将魔石站在右手的手套上,为了魔石不那么显眼,罗格在手套上缠了很多黑线。

         “罗格大人……你到底在干什么?”萝茜一脸茫然,她完全没能理解为什么罗格会露出满意的表情。

         把魔石粘在手套上难道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怎么看都像是他在亵渎巫师。

         “你应该在艾尔比学院里学到过很多关于巫师的知识了吧?发动魔术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魔石了!”

         “这就对了,法杖只不过是一种装饰而已,重要的是魔石,也就是说只要无论是怎样形态的法杖!只要上面有魔石就一样能够发动魔术!”为了让萝茜明白,罗格故意换了一个说法。

         “你应该也清楚,法杖这种东西是不可以随便带到大街上的,而发动魔术之前又要拿出法杖,这要是遇上突发事件,谁会给你机会拿出法杖布置魔术?”听到罗格的话后,萝茜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把魔石站在手套上,平时也不会被人注意到,就算是遇上突发事件也能有马上施展魔术进行应对?”

         “对!”

         萝茜发现,罗格被那匹发疯的马踢到头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如不是这种改变,她真的不可能发现这家伙的头脑居然这么如此与众不同。

         她开始相信,罗格将来会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巫师。

         如果罗格将来不会再变回那种纨绔子弟的话,她愿意一生都跟随罗格,甚至愿意把那个秘密告诉罗格。

         不过现在一切都言之过早。

         她还需要确定很多事情。

         ***********************************

         艾尔比学院下午的课程是魔术的构成与使魔召唤的练习,像萝茜这种学员早就已经彻底摸清其中的奥秘,就算今天不来上课导师们也不会产生任何意见。毕竟今天的课程就是为了照顾那些理解能力差的学员们,给他们一个追上进度的机会。

         每一期的学员都大概只有百人左右,每次进行室内课时学院外都会显得格外冷清。在这种时候任何人的出现在学院外都会引人注目,就如现在正在朝学院大门走去的那位蓝发少女一样。

         她的名字叫做莉莉安。

         无论何时都携带着佩剑的形象,使她从来到这个学院的第一天起就变成这头号话题人物。

         大家都很好奇她来自何处,家族属于哪个势力。

         有很多人认为莉莉安来自王城,因为佩剑对皇室的后裔来说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当然,这一切也仅仅是大家的猜测,为了查清莉莉安背景而用尽一切手段人不在少数,但所有人最终都只是徒劳无益。

         艾尔比学院里的学员们全部都是贵族的后裔,其中一部分人是为了成为巫师而努力着,另一部分则是单纯地为了扩展家族的实力而来到这里,简单来说就是来这里相亲,通过婚姻的形式扩展家族的势力。

         莉莉安显然是属于前者。

         “七月了呢……”

         她露出神秘的微笑,天蓝色秀发随着她轻盈的步伐微微舞动。

         少女止步不前,凝望远方那漂浮着薄云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