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阿蒂娜斯的秘典(1)
        “你看起来很烦恼呢,年轻人。”

         罗格的房间里忽然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

         那声音来自窗口处。

         罗格循声望去,竟发现房间的窗户不知何时已经敞开,一只花斑猫坐在窗口上,不停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你是谁?”罗格从床上跳了起来,与此同时,萝茜破门而入。

         当她意识到刚刚那股异常魔力正是来自那只花斑猫之际,瞳孔微微紧缩。

         “别这么紧张嘛,我只是来找你们做一个小小的交易而已。”花斑猫继续舔着自己的爪子。

         “交易?!什么交易?!”

         花斑猫在听到罗格声音的那一瞬,正蹭着脸毛的那只爪子,顿了顿。

         那双猫眼里映出一丝神秘的目光,“只要你愿意帮我偷一样东西,我可以把安迪娜的风衣送给你!”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教会的圣遗物!”萝茜的目光充满杀意,蓝白色的魔力瞬间遍布全身。

         她一脚踏在床上,顷之,做出拔刀的姿势,冷言:“你究竟是什么人?!”

         “嗯?你手里握着的应该是刹魔刀吧?有意思啊……没想到在这种被教会控制的地方能遇上这么有趣的事情!”花斑猫的尾巴上开始散发出魔力,看样子它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

         萝茜也是如此。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那件风衣现在在你手上?”说话间,罗格将手放在萝茜的肩膀上,示意她收回刹魔刀。

         罗格的眼神是认真的,若不是这只花斑猫的出现他都已经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可以把所有魔术攻击无效化的风衣。如果能得到那件风衣,他现在所面对的所有难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喂!那件风衣可是教会的圣遗物,被人发现的话你会没命的!”萝茜难以置信地看着正与花斑猫对视的罗格。

         “我知道,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除了得到那件风衣之外没有任何选择了,你也应该很清楚吧,现在已经是七月了。”

         萝茜听到罗格这番话后,神色木然。

         每年的七月开始地脉都会变得很不稳定,随之而来的是大量魔力破地而出,这种景象只有巫师们才能够看到。

         在巫师的世界里,从七月中旬到十月末这段时间是增加魔力的最好时期,同时,也是最危险的时期。一些老巫师们把这段时间称为“猎魔之秋”,因为这些诱人的魔力也会弄醒很多原本沉睡在深山大地中的怪物。

         魔力的味道会彻底激发它们的饥饿感,变得极具攻击性。

         一个月前,很多掌握预言魔术的巫师们都预测到很不好的未来,“醒月之咬”很有可能会再度出现。

         教会的活动也会越来越频繁,罗格如果在这种时候选择接受交易,与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没有任何区别。

         罗格的视线最后又回到那只花斑猫身上,他犹豫了一会儿,便说道:“我接受你的交易,告诉我你需要我帮你偷什么东西?”

         “阿蒂娜斯的秘典,这本书现在就在希特男爵家的图书室中。”花斑猫言罢,跳下窗户

         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萝茜身上流动着的魔力全部消失,刹魔刀化为数之不尽的滚动电流从她的手中消失。

         “如果就是你的抉择的话,对不起,我无法选择与你同行。”

         罗格眼前这位黑长直少女,脸色顿然阴霾,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窗外已是霞光弥漫,清凉的风吹开窗口两边的白色窗帘。

         萝茜离开房间前留下的那句话,又一次在罗格的脑海中回响起来。但是,他依然不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是错的。

         因为他现在很需要那件风衣。

         罗格的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他对希特男爵的还是有一些记忆的,他是教会中的名誉信徒。

         西部与东部不同,这里几乎每个城镇里都建立着教堂,所有的贵族与大部分平民都是教会的信徒。

         而且艾尔比学院和教会也有着很密切的联系,教会的势力已经在大西部中牢牢扎根。在这种地方染指那些信徒心中的圣遗物,可就不只是绞刑那么简单。

         为了得到更多关于希特男爵的事情,罗格又一次来到城镇的西区。

         这里的酒馆里经常会出现一些卖情报的贩子,他们虽然和很多贵族关系密切,但是这类人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钱就能得到想要的情报。

         罗格随便走进一家酒馆,发现这家酒馆里的客人并不多,整个二楼都是空着的,几个女仆打扮的女子正在上面打扫卫生。

         他的出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其中有一位带着头巾的老汉更是在见到罗格的那一瞬间,顿住了饮酒的动作。

         因为艾尔比学院的制服眨眼看去和王城的正规军一样,当那位老汉意识到罗格是艾尔比学院的学员后,方才将杯子中剩下的麦酒一饮而尽。

         他来到罗格身边坐了下来,小声道:“怎么这么慢?我这边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得到!”

         老汉言罢,离开了酒馆。

         显然,这位老汉是错把罗格当做其他人了。

         罗格走出酒馆之后,便直接拐进旁边的小巷中。

         老汉侧靠着墙壁,打量着正朝他走去的罗格。

         罗格先亮出了一个小钱袋,这里面一共装着的是两百枚银龟币。

         “希特男爵!”罗格此言一出,老汉方才意识到罗格并不是好他约好的那个人,顷之,脸色大变:“你?!你不是……”

         老汉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如果他刚才不小心说出顾客的名字是要被同行追杀的。

         老汉冲罗格伸出了手,罗格自然明白这类人是见钱说话的,便将手中的钱袋丢给了那位老汉。

         他验了验钱袋里银龟币的数量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希特男爵一家全部都是教会的信徒,她的女儿也是艾尔比学院的学员,恩……纠正一下,他的女儿并不是教会的信徒,因为教会的事情和希特男爵的关系越来越差。希特男爵家的三个矿场都出现了问题,希特男爵也正因为这件事而离开了城镇,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恩,谢了。”罗格言罢,朝小巷外走去。

         夜色已深,酒馆里投来的灯光将罗格脚下的路照的明亮。

         只见罗格止步不前,一脸错愕。他这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希特男爵的女儿正是古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