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魔术阵
        罗格来回环视着,发现这里很多村庄的遗迹。

         “这里……这里是……斯诺顿!”跟在他身后的萝茜突然大叫了起来。

         罗格他不是第一次听到“斯诺顿”这个名字,这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让他诧异了好一会儿后,方才从记忆中找到相关的事件。

         这个村子曾在十年前感染“黑死病”,连附近村子的村民也无一幸免,至于最后尸体是如何处理的罗格就不知道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将手伸向腐烂木板下的破碗,目光颇为复杂。

         “不对……”罗格灵光一闪,又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里从未出现过黑死病,所有的人都中一种超大范围的咒杀系魔术,不知情的村民们直到临死前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害死的。

         罗格的记忆中夏洛克侯爵身边曾多次出现过,一位穿着黑斗篷的神秘巫师,那家伙的身形看起来应该是个女子。

         夏洛克侯爵很少在家族中提起那位巫师,连罗格的两个哥哥都不知道那位巫师的真实身份。

         释放出超大范围咒杀魔术的人正是那个神秘巫师,她这么做是因为夏洛克侯爵不想有任何人知道他十年前所做的事情。

         由此可以推断出,罗格与萝茜找到这里来是非常正确的,罗格妹妹封印的地点应该就在这附近。

         当他重新站起来时,发现地上有魔力流动的痕迹。

         蓝白色的魔力形成了一道道肉眼不容易察觉的涟漪,从森林深处扩展开来。

         罗格能够从这股魔力里感受到一种很强烈的思念。

         只见,他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顷之,朝森林的深处跑了过去。

         “罗格……”萝茜应该是发什么了什么,当她正打算提醒罗格的时候,却发现罗格已经跑远。

         萝茜追了过去。

         她视线中罗格的背影越来越近。

         罗格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惊愕的样子。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从洞穴里延伸出来的巨大魔术阵。

         “蕾若……”

         罗格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几步。

         洞穴中的少女的身体被数道由形成的长矛贯穿,这些长矛对肉体是没有任何伤害的,只是用来禁锢蕾若,她的双手被枷锁牢牢铐住,跪坐在魔术阵的正中间。

         魔力的流动将她银白色的长发吹起,颇有规律地舞动着。

         若不是亲眼所见,萝茜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世上居然有人能被如此多的魔术所封印。

         可眼前这位少女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危险人物。

         罗格用手抚摸着魔术阵的边缘,这些魔术的术式结构竟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那些刺穿光之长矛是一种可以剥夺五感的魔术,而那把枷锁应该是一种可以扭曲重力的魔术。

         与此同时,天已经彻底亮了起来。

         在罗格打算走进魔术阵里破坏掉这些魔法之际,一只说不上名字来的鸟落在洞口附近,在那只鸟的双足触及魔术阵那一瞬间灰飞烟灭。

         罗格豁然惊愕。

         这应该是一种咒杀系的魔术。

         无论任何生物接近洞穴就会触发这个魔术。

         不仅如此,罗格还发现这个魔术阵里还有一种可以迅速修复所有魔术的魔术。

         看来,布置这个魔术阵的人在十年前,就已经考虑到将来会有人来解读这个魔术阵并进行破坏,所以才加上可以迅速修复其他魔术的魔术。

         现在的罗格只能解读“禁锢”的魔术公式。

         罗格绕着魔术阵走来走去,他在通过这些流动着的魔力寻找“禁锢”魔术源公式的所在位置。

         每一个魔术都有一个源公式,巫师们称这个公式为不变的“真理”。

         罗格在解读术式的过程中,潜力值数次瞬间达到了百分之百,属性值不断飙升。

         罗格的力道这一次没有任何变化,智慧从1.23增加至2.56,体质从1.02增加至1.68。

         密密麻麻的公式不断在他的大脑中流动着,这些公式全部都被记了下来。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罗格还没有找到任何和“禁锢”魔术有关的公式。

         罗格很清楚只要找到“禁锢”魔术的源公式,就能够通过其中的结构掌握这个魔术。

         萝茜也在帮忙,不过她看懂一部分古代文字。

         精灵文字的部分她只能选择略过。

         只见罗格忽然停下了脚步,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似的蹲下身体,凝视双脚前的那些公式。

         “萝茜!我找到了!”

         听到罗格的话后,萝茜跑了过来。

         解读这些公式比罗格想象中的要简单的多,他很快就从这些公式中解读出“禁锢”魔术的源公式。

         “禁锢”魔术的魔力在这个魔术阵上瞬间消失,蕾若身上的那些光之长矛也化为金黄色的光芒消逝于风中。

         罗格颇为期待地看着欲睁开双眼的蕾若。

         生前从未有过妹妹的罗格,此时此刻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

         少女缓缓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里她只能隐约看到两个人影。

         会是谁呢?少女内心有些复杂,她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面前这两个人会是谁。

         少女只记得自己在被封印的时候,天空忽然降下一片黑暗,之后时间就定格在这个无声的黑暗世界中。

         模糊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当少女看清罗格的脸时,双眸生辉,那原本宛若雨后幽兰般宁静自然的脸,绽放出了笑容。

         可谁都没能想到,少女脸上那可爱的笑容却宛若烟火般转瞬即逝。

         “难道……你要违抗父亲吗?”少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眸里尽是恐慌。

         是啊,换做原来的罗格一辈子都不敢做出违抗夏洛克侯爵的事情,这是整个家族中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但是,现在已经和那时完全不同。

         罗格回想起了所有事情。

         夏洛克侯爵为了找到女王的军团,不惜用蕾若的身体作为媒介召唤出女王的灵魂,并用魔术强制性地逼迫女王说出手令的下落。

         只要有了那个手令,女王的军团就会服从夏洛克侯爵的所有命令。

         攻破王城指日可待。

         “哥哥……在被父亲大人发现之前,你还是块离开这里吧,这个魔法阵很快就会自动修复的!”

         说话间,“修复”魔术已经发动,那些原本已经消失的“禁锢”魔术公式正在随着魔力的流动迅速复原。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这一次我不会让你等那么久,我保证!”

         蕾若听到罗格的这番话后,神色木然。

         她曾无数次希望罗格能够把她从这个魔术阵里救出来,可她又很清楚连魔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罗格是不可能破坏掉这个魔术阵的。

         蕾若清楚地意识到,眼前此时此刻她眼前的罗格变了很多。

         正当她想对罗格说什么的时候,那些光之长矛又一次贯穿蕾若的身体。

         罗格不知道蕾若最后有没有听到他的话。这时,萝茜撞了撞他的胳膊,示意他仔细看蕾若的脸。

         他这才发现蕾若在微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罗格她见到蕾若这个表情后,忽然不知道该如何运用自己的表情。

         他渐渐意识到蕾若并不是因为他说要救她而感到开心,而是在为能亲眼确定罗格还活着这件事感到开心。

         直到这这种时候蕾若还在关心罗格。

         转身离开之际,罗格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萝茜……我现在已经和夏洛克侯爵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确定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吗?”

         萝茜一听就明白了罗格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过,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害怕会后悔。”萝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听到她这番话后,罗格没再继续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