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醒月之咬(前篇)
        【东部,碧水镇。】

         城镇的中午,阳光将温暖传遍大街小巷。

         码头处,骑士们整齐地列成两排,等待着那艘从王城来的大型船。

         船靠岸之后,体型臃肿的大使出现在甲板上,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来回环视着停靠着十余艘大型运输船的港湾。

         “不愧是东部最富有的地区啊……”大使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走下了船。

         夏洛克侯爵的城堡并不在碧水镇中,而是在碧水镇外。

         大使在骑士们的护送下乘坐一匹白马离开了碧水镇,前往夏洛克侯爵的城堡。

         “真没想到王城的大使会突然登门造访,难道我们的计划败露了吗?”女巫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这个房间中。

         正在品味着杯中美酒的夏洛克侯爵,顿了顿动作,他的心情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因为他曾经准备过很多东西,并在十年前就已经得到女王的手令,可他却到现在还找不到女王的军团。

         半个月前,夏洛克侯爵将自己的领地扩大到整个大东部,并且确定女王的军团并不在这片区域中。而被扣押在监牢中的贵族已经多到他自己都快记不清,直到今天选择服从夏洛克侯爵的人都还只是少数,就在他考虑是不是该杀一儆百时,信使却传来了新的消息,说下个星期将会有一位从王城的信使来碧水镇。

         夏洛克侯爵放下手中的酒杯,离开座位,缓步走到窗前凝望着外景,他的目光开始渐渐复杂起来。

         他虽然远在碧水镇,却一直对王城的情况了如指掌

         那个病重的国王现在一定正忙着处理皇室内的混乱,王城里所有的贵族可是每天都祈祷着他早日归西,然后割据领地。

         无论这位大使的来意是什么,夏洛克侯爵都不在乎。

         他之所以会选择接见,只是不想在这个敏感时期引起任何怀疑。

         “那位大使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只需要管好蕾若的封印,我不想有任何人打破封印。”

         蕾若的封印被打破的话,会是怎样的后果,女巫也非常清楚。

         “你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件事,那个魔术阵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解开。”女巫言罢,夏洛克侯爵的房间里忽然出现一团被扭曲的虚空,她将身体轻轻地向后倾斜,眨眼间便融入虚空之中,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大使随着骑士们来到城堡之中,夏洛克侯迎接大使后,便直接来到餐厅之中。

         仆人们已经准备好夏洛克侯爵吩咐的所有事情,连酒都是上上品。

         酒倒入杯中所散发出浓香,都快让大使的眼睛发亮了。最后,若不是骑士开口谈起正事的话,这个完全被美食与美酒吸引的胖子都把自己的来意给忘了。

         “咳咳……失礼了……侯爵大人,这里有一份信函,请您过目。”

         骑士将大使手中的信函,毕恭毕敬地转交到夏洛克侯爵手中。

         信函中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某位老朋友想要从他这里购买一些军队和粮食。

         谁都很清楚,夏洛克侯爵最不缺的就是钱。

         他现在已经垄断所有的酒品行业,所有人的商人只能从他这里买到酒。

         令在场所有人意外的是,夏洛克侯爵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而且是免费提供。

         大使下巴上的肥头已经盖住半个脖子,他惊呆的样子像个蛤蟆一样。

         “您……您……真的愿意免费提供吗?真是太感谢您了,侯爵大人。”这个胖子这么高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夏洛克侯爵愿意免费提供军队和粮食。而是因为购买军队和粮食的订金现在在他的手上,只要回去的时候不提免费提供这件事,他就能吞掉所有订金然后跑路。

         反正现在的王城已经不是他这种小家族能待下去的地方。

         至于准备军队与粮食的事务,夏洛克侯爵准备交给他的大儿子肖恩来处理。

         **********************************

         【西部,艾尔比学院。】

         巫师的练习课马上就要开始了,罗格的出现引起很多人的奇怪的言论。他倒是并不在意,因为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都在刚刚错身而过的莉莉安身上。

         很多人见到这一幕后,都认为罗格可能接下来会调戏莉莉安。

         “这家伙要是敢调戏莉莉安的话,一定会被她一剑砍成两段吧?”

         听到类似的言论后,罗格皱了皱眉头,继续前行。

         其实,他很想感谢莉莉安。

         如果那天在图书馆她不选择相信罗格的话,罗格也不知道自己为了得到那张地图而做出什么事。

         不管怎么看,莉莉安都给罗格一种完全活在两个世界的感觉,根本找不到感谢她的机会。

         罗格转身继续前行,与此同时,莉莉安居然回首看了一眼罗格,她的眼神掺杂着很多情绪。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眼神中并没有厌恶。

         而罗格这一整天都在想封印着妹妹的那些魔术,“修复”魔术的术式他还没有看过,所以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顺利破坏掉源公式。

         创造这个魔术阵的已经考虑到所有可能被破坏的可能性,将“咒杀”和“修复”魔术编写在魔术阵的最中间,想要破解这两个魔术就必须踏入魔术阵之中。

         这样的话,还没等找到源公式罗格就已经灰飞烟灭。

         艾尔比学院的课程已经全部结束,而罗格离开学园的时候,外面已经看不到任何学员和导师。

         “究竟该怎样才能解除封印呢?”罗格今天已经不止一次这样自问,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已经停止转动一般。

         魔术的世界里,所有魔术不是固定的,它会随着巫师的内心而改变。

         唯一不变的是术式中的源公式与魔力。

         学院里导师们传授的东西,只是帮助想要成为巫师的人尽快理解魔术的世界。

         也就是说,就算现在罗格想要寻求帮助,也不可能找到任何能给他一个明确答案的人。

         罗格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个人的身影。

         这位穿着朴素的女性是他的母亲,罗格与蕾若和他的两位哥哥是同父异母的血缘关系。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罗格与蕾若只是夏洛克侯爵的私生子女。

         两人的母亲是小镇里歌剧院的歌手,罗格与蕾若很小的时候,这位一人支撑着整个家的女人就因为劳累过度而病倒,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天都没有得到过任何帮助。

         数天之后,一位骑士找到这个家。

         他说会带罗格与蕾若去见父亲。

         罗格并没有蕾若那么开心,对他来说那种连母亲死去时都没有出现过的男人,见与不见都没有任何意义。罗格本想就这样拒绝,却从骑士的眼神中意识到他和蕾若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能救出蕾若的人只有他自己。

         回到房间之后,罗格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