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 图书馆
        艾尔比学院的图书馆建设在学院的地下区域中,里面全部都是古老的书籍,大部分的文字都是上古精灵文与古人类文,就算是学院里的优等生也未必能有几个,能看懂这些书籍里面的内容。

         这也是图书馆一直都没人来的主要原因。

         罗格用拿出钥匙打开了图书馆的门,顷之,推门而入。

         他拿起摆放在桌子上的提灯,沿着摆放整齐的书架缓步而行,这里面的所有书架都高不见顶,想要看那些摆放在上面的书只能爬梯子慢慢找。

         这对有恐高症的同学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当然,罗格很清楚地图并不在这些书架中,而是图书馆里面的一个密室中。

         那间密室的入口在一个与墙壁保持一人距离的书架后面,罗格很轻易就找到了那个书架。

         罗格拿着提灯走了进去,呈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密室似乎曾是某位巫师的书房,桌子上摆放着很多古老的书籍,奇怪的是,这间密室的书上并没有落着任何灰尘,显然是一直有人在使用。

         他随便翻开了几本书,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看到这些上古精灵文字与古人类代文字。

         接着,他的眼前出现了三条属性值。

         力道:0.42.

         智慧:0.72.

         体质:0.69.

         潜力值12%-25%-62%,越是阅读这些文字,潜力值的能量越是增加,就在罗格很想知道潜力值达到百分之百之后会发生什么时,无论他怎么阅读手中这本古书都不会再增加潜力值。

         当他将注意力转移到摆放在桌子正中间的那本手记时,潜力值又开始有了活动的迹象。

         而这本手记里面记载着很多人与事件,大部分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潜力值已经达到100%。

         他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在他体内流动,这股力量给他的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是在泡热水澡一样,浑身上下都特别的舒服。

         随后三个属性值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加。

         力道从0.42.增加至0.43,智慧从0.72增加至0.86,体质从0.69增加至0.71。而手记的后面提到夏洛克侯爵这个名字。

         罗格突然停住正打算把手记翻到下一页的手,一把锋利的剑现在正贴着他的脖子上,这冰冷的触感吓了罗格一跳。

         而他身后持剑的人是一位蓝发少女,身上也穿着艾尔比学院的制服。

         “转过身来!”蓝发少女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图书管理显得颇具威慑力,罗格将拿着手记的手举了起来,缓缓转过身。

         当二人看到彼此的脸时,蓝发少女双眉微蹙,冷言:“别用你那脏手碰安迪娜的手记!”

         蓝发少女讲手记从罗格手中抢了过来。

         “安迪娜”这个名字罗格很清楚,大概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从她身上了解到巫师所有用的强大力量。

         现在被使用的封印魔术全部都是她创造出来的。

         显然,眼前这位蓝发少女是“安迪娜”的崇拜者之一。

         “为什么?安迪娜的手记会出现在这个图书馆中?难道她还活着吗?不……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最起码也有一百多岁了吧?”

         蓝发少女并没有打算回答罗格的问题。

         “我不管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个密室的,只要你现在愿意离开,并且再也不会踏入这里,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当做从来没发生过……”

         罗格这下才明白误会大了,连连解释道:“我并不是有意冒犯安迪娜的圣地,我只是想找一份西部十年前的地图,我只知道整个大西部里只有艾尔比学院的图书馆里有一份复印版,拜托了,我必须要找到那个地图,只有那个地图才能够救我的妹妹。”

         罗格表达歉意的方式特别的诚恳,蓝发少女也相信了他的话。

         传闻中夏洛克侯爵的三儿子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看来这也只是一个传闻而已,站在他面前的罗格和传闻中完全不一样。

         她难以想象眼前这种彬彬有礼的人,怎么可能会干出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那种调戏学院女学员的事情。

         关于那个地图的事情蓝发少女也只是略知一二。

         “难道……封印在特区里的人是你的妹妹?”蓝发少女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罗格。

         罗格是夏洛克侯爵的三儿子,他的妹妹不应该是夏洛克侯爵的四女儿吗?为什么会被当做魔女封印在特区中。

         蓝发少女目光神秘地打量着罗格,最后似乎是决定相信罗格的话,将藏在这个密室中的地图交给罗格。

         在将地图交到罗格手中之前,蓝发少女踌躇道:“你真的要踏入那种地方吗?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吧?”

         “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罗格的语气很坚定,更多关于夏洛克侯爵的事情,他没有比在外人面前提出来,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蓝发少女最后将手中的地图递到罗格的手中,罗格随后也离开了图书馆。

         可令罗格没有想到的是,古妮娜并没有离开学院,而是在学院门口等着罗格。

         这姑娘大概是怕我报复心重,把她哥哥还有几个学员打他的事情告诉夏洛克侯爵,引发不必要的战争吧?看她站在门口的那个样子就知道罗格的猜测是正确的。

         罗格本打算装作没看到从她面前走过去的,却没想到这小姑娘的胆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她居然叫住了罗格。

         “罗格大人……只要您愿意放过我的哥哥还有他的朋友的话,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古妮娜低着头,紧闭着双眼。

         罗格很清楚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那么怕我,我已经和夏洛克侯爵断绝父子关系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回去告诉你的哥哥还有你的父亲,你们家族没有已经没有必要和我有关系了。”

         古妮娜神色木然。

         “您的意思是……连婚约也……”

         罗格点了点头,“是的,我现在是和夏洛克侯爵没有任何关系的路人,所以你没有必要在被那个婚约所束缚。”

         罗格言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学院,心想着营救妹妹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