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 抉择
        罗格忽然觉得呼吸很困难,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身上一样,胸口也仿佛被撕开了一般阵阵刺痛。

         “像他这种混蛋就应该在那个意外中死掉!不知廉耻的家伙!”

         “如果他真的死在那个意外中的话,我们可就有大麻烦了,就算是父亲出面也保不了我们!”

         罗格缓缓撑开已经变得有些僵硬的眼皮,打算给一片空白的大脑一些讯息时,视线却是一片模糊。

         与此同时,少男少女们的争吵声戛然而止。

         当罗格的双眼能够清楚地看清站在他身边这几位少男少女的脸时,眸子徒然紧缩。

         所有的人眼神里都充满了厌恶与憎恨,其中部分少女的眼神里掺杂着一丝害怕的神色。但这些并不全是使罗格惊呆的原因,眼前所有物品与房间的装饰品都清楚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穿越到中世纪。

         随后属于这幅身体的记忆正在被罗格迅速读取,他现在已经清楚在他穿越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这幅身体的身份还有这几位少男少女为何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这家伙是夏洛克侯爵的三儿子,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在父亲的领地中他就可以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是有喜欢的女人这种要求都会被满足,也正是侯爵的这种宠爱使罗格变成了一位纨绔子弟。

         两天前,身为艾尔比学院的学员的罗格在街上调戏一个女孩未遂,又被几个人打了一顿,随后,人群中突然冲出一匹发狂的马撞到街边的摊位上,破碎的瓷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多处深浅不一的刮伤。

         这无疑是学院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打压下去了,毕竟金钱这东西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有着极佳的效果。

         而那位被罗格调戏的女孩,现在就站在他面前。

         少女的淡黄色长发错乱有致、发梢有微微的清脆、几络头发重叠在一起、形成一小撮头发、两个水晶系的夹子也闪闪发光,似乎是在特意衬托她精致的五官,不过这些都没有她那双天蓝色琉璃般的双眸吸引人。

         她的名字叫做古妮娜,普通贵族出身,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男子是她的哥哥,是当天在街上揍罗格最狠的人。

         当他注意到罗格正在看着古妮娜的那一瞬间,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控制,他暴起青筋的手抓住了罗格的衣领,将罗格拉倒面前,“不要以为你父亲是侯爵我就会怕你!”

         “算了!别把事情闹大了。”身边的那几个人讲他拉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唯有古妮娜回头看了罗格一眼,她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罗格很清楚自己和这位叫做古妮娜的女孩是有婚约的,似乎是两人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的,主要是因为罗格是夏洛克伯爵最宠爱的儿子,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侯爵的继承人,古妮娜的父亲想要利用这门婚事提升家族的地位。

         当罗格彻底吸收完所有的记忆后,他发现很多关于夏洛克侯爵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原来的“罗格”似乎早就已经忘记这些事情。

         准确来说,应该是那家伙选择逃避任何与那些秘密有关的事情才对。

         其实,罗格还有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在夏洛克侯爵的领土中没有人敢提起任何和她有关的事情,包括罗格的两个哥哥,因为所有人都清楚那是绝对不会被赦免的死罪。

         罗格现在只能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妹妹现在安全的活着,并被多重上古魔术封印。

         “罗格大人?您还不能下床,请多多休息……”一位同罗格一样穿着艾尔比学院制服的黑发少女跑进医疗室,她是听说罗格醒来之后一路赶来的。

         当她见到眼前这个气质看起来完全不同的罗格时,神色木然。

         本想说的话,只说到了一半。

         她是夏洛克伯爵安排在罗格身边保护他安全的贴身仆人,从奴隶市场被买来的那一天起就一直跟在罗格左右,所以她很清楚罗格的为人。

         每次罗格只要受一点小伤都要大吵大闹,甚至装出伤情很严重的样子,要求别人喂饭给他。

         真是令人恶心到了极点。

         真希望哪天老天开开眼,让这个恶心的家伙哪天死在天灾意外中。

         大概每个见过罗格的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可此时此刻她面前的罗格却是站在床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和之前的罗格完全是两个人。

         “这家伙该不会是被马踢坏大脑了吧?”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

         毕竟这家伙真的死了的话,会有不少麻烦,毕竟他是夏洛克侯爵最疼爱的儿子。

         少女这样想着,耳边忽然响起罗格的声音。

         “萝茜?把图书馆的钥匙给我!”罗格走到少女面前,伸出了他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只是变了个人,连他说的话都变得好像是侯爵大人的命令一样令人无法违抗。

         萝茜颇为不情愿地将手伸进胸前,将挂在脖子上的绳子拿了下来,换做几天的话,要她在罗格面前做出这种动作还不如当场自尽算了。

         罗格抓起绳子,看着挂在上面的那块银质钥匙,露出神秘的笑容。顷之,离开了医疗室。

         说来可笑,这家伙来这所学院并不是为了成为一名巫师,而是得知他的未婚妻古妮娜在这所学院后,欺骗夏洛克侯爵说自己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巫师,回报父亲一直以来对他的疼爱。

         巫师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中和超级武器一样,夏洛克侯爵自然不会拒绝,但可悲的是,罗格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成为一名出色的巫师,只是打算来这里调戏他可爱的未婚妻。

         于是来到这座偏远地区后的第二天,他便带着萝茜跟踪正在逛街的古妮娜。

         罗格被打的时候,萝茜就在人群中若无其事地啃着手中的青苹果,可后来谁也没有想到人群里居然会突然出现一匹发狂的马。

         关于那匹马的出现,罗格怎么想都不认为只是一个偶然。

         若是归根究底的想下去的话,就算不是偶然罗格也能够理解,毕竟他以前的德行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

         这里不同于夏洛克侯爵的领地,只是西部的一个小领主的土地,这种小领主们是很贪财的,贵族们在这种地方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受到制裁,只要事后能交出可观的赎金就能解决所有麻烦。

         罗格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去图书馆,而是自己的房间。

         他清楚地记得在学校报名后,学院给他配发了一个法杖。

         回到房间之后,罗格从床底下翻出一个长方形的箱子,箱子上面刻印着几排古文字。他打开箱子之后,一个由木质的法杖呈现在他面前,法杖的顶端镶嵌着一块蓝色的魔石。

         魔石是发动法术的必要条件之一,而这个杖子只不过是一个装饰而已。

         罗格一脚将法杖踩成两段,并找了一个锤子不停滴敲打手中的半截法杖,直到魔石彻底脱落之后方才停下动作。

         他拿出手帕包住魔石,小心翼翼地擦掉粘在上面的木屑。

         魔石里面蕴含着的能量,使罗格看的有些入迷。

         现在他没有时间在这里发呆,图书馆的开放时间是在夜晚来临之前,现在外面的天色已近黄昏。

         罗格收起魔石离开了他的房间,直奔学院的图书馆。

         可他却没想到半路上碰到了正在到处找他的萝茜,她能这么着急的找罗格多半是认为他变成这样是被马踢到了头,要是罗格现在借着这个胆儿干出点比以前还过分的事情的话,就真的要人神共愤了。

         “你要去哪儿?”

         萝茜已经做用武力阻止罗格的准备,而罗格的回答却又一次使她感到难以置信。

         “我要去图书馆找到西部十年前的那张地图。”

         “你疯了吗?我看你是真的被马踢到脑袋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萝茜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因为西部十年前的那张地图和夏洛克侯爵有很大的关系,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在那张地图上可以找到罗格妹妹的封印地点。

         罗格真的打算去寻找他的妹妹的话,完全等于与夏洛克侯爵对立,两人将不再是父子关系,罗格将会失去所有的保护屏障,并会成为夏洛克侯爵悬赏追杀的逃犯之一。

         这家伙绝对是被马踢到脑袋了,不能再让他这么发疯下去,就算是用武力也要把他弄清醒。

         萝茜挥出了自己拳头,她的拳头伴随着“呼啦”的风响朝罗格的脸袭来,罗格倒是没有任何躲开的意思,只是目光复杂地看着萝茜。

         “我已经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萝茜挥向罗格的拳头突然停了下来。

         罗格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转身继续朝学院的图书馆走去。

         这是萝茜第一次见到罗格流露那样的表情,她的第一反应认为罗格一定是又在骗人,可他刚才的的眼神,与在夏洛克侯爵面前演说自己想成为巫师时完全不一样。

         罗格这一次没有说谎,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