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黑色指环
        罗格醒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他推门而出,沿着楼梯来到一楼。

         大厅里聚集着很多人,有的人是饿着肚子一路赶到黑土镇,有的人只是打算来这里喝两杯。而罗格从那些男人们的对话中,大概了解到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位银发少女忙得不可开交,她一个人又是为客人端上麦酒,又是厨房端来的肉干送到客人的桌子上。

         这时,又有几位新客人走进大厅之中,麦酒与肉干是这些男人们桌上绝对不能少的两样东西,正站在一旁听客人要求的银发少女,似乎是因为注意到罗格的视线,而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罗格下意识地将视线转移到别处,装作路过的样子,走出酒馆。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

         罗格扬起下巴,仰望着天空,他感觉到一股很奇怪的魔力,他误以为这是怪物出现的征兆,其实不然,是教会将这个结界进行修改,现在任何人都无法离开这座城镇。

         银发少女回到柜台前,将老板准备的麦酒放在托盘上,转身之际,她看了一眼正仰望着天空的罗格侧脸,一阵经过门口的风吹动他秀发。

         罗格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可少女现在必须要做的是,将托盘上的麦酒送到客人手中。

         萝茜与蕾若两人发现罗格不在房间后,便直接来到大厅。

         罗格将视线转移到街道上的那些行人身上,总觉得这件事不会在一两天内结束,在教会彻底查清这一切之前,就算是蒸汽火车进入城镇里,罗格也无法乘坐那辆蒸汽火车离开这里。

         这时,萝茜与蕾若两人来到罗格身边。

         罗格将他刚才所听到的事说了出来,萝茜的反应比蕾若大很多,她没想到夏洛克侯爵居然会下达这种猎令。很多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巫师猎杀令”是全国有效的,在公告天下之前需要拥有最终决定权的王城,却没有任何表态。

         很多人觉得夏洛克侯爵最近做出太多高过自己身份的事情。

         一个巫师的首级居然可以兑换二十金蛇币,这个赏金足以打动所有人。

         昨晚被害的那五位巫师的首级等于一百金蛇币,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脚会不会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萝茜……能够将血液结晶化的武器……这个世界上存在吗?”罗格突然问道,

         萝茜神色木然,她曾经听说过一些传闻。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把邪刀应该叫做“斩魔”。那把刀与萝茜所持有“刹魔刀”不同,那把刀是会吞噬人心的邪恶之物。所有持有那把刀的人最后都变成疯子,然后被刀里面的食尸鬼吃掉,直到“斩魔”遇到下一个“主人”。

         教会也应该猜到持有“斩魔”的那个人,现在还在黑土镇中。

         所以他们想要借用魔术的力量来找到凶手,而萝茜觉得教会这么做,应该是想要得到那把会带来灾祸的邪刀。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和那件事扯上关系比较好。”萝茜光是听到关于那把刀的事情,就会感到浑身难受,特别的不安。

         说话间,一位带着儿女散步的妇人,映入眼帘。

         罗格看着一家三口,仿佛是在看着十年前的自己一般。

         “恩……”罗格应了一声,他也不想和那个事件扯上关系,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创造出那种邪恶的刀。

         回到大厅之后,罗格便吩咐那位银发少女,一会儿将早餐送到三人房间里。言罢,他与萝茜还有蕾若走上楼梯,顷之,一位外国浪人打扮的男子,与三人错身而过。

         而当他看到注意到萝茜之后,缓缓止步。又回首看着走上二楼的三人,眸子里映出异样的目光。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位黑发少女。

         一声长吁之后,他离开大厅,朝黑土镇的后街区走去。

         这是一个特别冷清的地方,这是他从帝国来到这个国家这些年中,最令他满意的第一个地方。

         这里能够让他安静地思考,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他坐在街边的小箱子上,将手放在挂在腰带的佩剑上。

         男子已经记不得自己为寻找“斩魔”而花费多少年月,他原本打算直接去王城寻找那把刀的下落,却没想到要找的东西近在咫尺。

         直觉告诉他,今晚“斩魔”还会出现。只要等到天黑,他就一定能有所收获。

         与此同时,银发少女端着早餐来到罗格房间门前,她敲了敲门,推门而入,将早餐放在桌子上。

         正在分析着源公式的罗格,将视线转移到银发少女身上,少女小拇指上的黑色指环引起罗格的注意。

         在他看到那枚纯黑色指环之际,心头涌现出一种很讨厌的感觉。

         银发少女发现罗格正在看着她之后,露出微笑。

         “早餐我已经为您送来了,请慢用!”银发少女保持着笑容,退到门外,关上罗格房间的门。

         “瑟娜!快下来接待客人!”大厅里传来老板的喊声。

         银发少女应了一声之后,加快脚步来到一楼,没有任何怨念地工作着,直到中午的时候客人才开始明显减少。

         可她却没有休息的时间,因为还有很多床单和被子需要清洗。

         那位吝啬的老板就是喜欢她这种,能完成好几个人的工作量的人,有的时候就算是老板少付一些工资,她也毫无怨言。

         这个死胖子现在正捉摸着,接下来该给瑟娜安排什么活儿。

         他光是在大厅里站了一会儿就已经满头大汗,他拿出手帕擦着脸上的汗珠。

         现在酒馆里的脏活累活,基本上都是瑟娜一个人支撑着,厨房里的大婶经常会因为看不惯老板而偷偷帮瑟娜分担一些工作,甚至劝她不要在这个酒馆工作。

         可是老板曾经有恩于她,她必须要报答这位老板。

         这就是瑟娜现在一直被压榨的主要原因之一,一遇到任何事情老板就会搬出这件事,剥夺瑟娜仅剩的选择权。

         无论如何那个死胖子是不会放走瑟娜的,对他来说瑟娜是能为他省钱的好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