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欢乐的庆祝怎能少了女仆
        艾斯科镇今晚的主题是庆祝,酒馆今天的所有酒品都是半价出售。

         酒馆大爆满,村民们为保护城镇的英雄们,端上了美味的鸡肉与羊头。

         桌子上全部都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那些在“赤之尾”出现之后,吓得躲在城镇里的巫师们,现在又站出不断吹嘘着,酒馆里不少人都是旁晚才赶到城镇中,若不是这个庆祝会,他们都不知道这里经历过一场浩劫。

         “阿哈哈哈哈,要不是即使放出时空魔术的话,这个城镇已经被那个臭蜈蚣夷为平地了!”满脸通红的老汉一本正经地描述着当时的场面有多么危险,多少人释放出火系巫师,最后危机又是怎样被化解的,周围的人都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而这时,罗格与罗茜等人走进酒馆之中,热烈的欢呼声仿佛海潮般迎面而来。

         老汉脸一黑,端着自己的酒杯准备离开,那些巫师们将他拉回椅子上,又是倒酒,又是给他递上鸡腿。

         “继续讲啊!继续讲啊!后来还发生什么了?”众人纷纷意犹未尽道,

         老汉连续干杯,然后装醉趴在桌子上。

         趁着这些人注意力集中在罗格与萝茜身上之际,灰溜溜地偷跑出酒馆。

         面对这种场面,罗格与萝茜,皆是受宠若惊。

         这两个人都不擅长应对这种气氛,只能傻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酒馆老板娘站了出来,调节酒馆的气氛。

         “为英雄,为胜利干杯!”酒馆女老板举起手中的酒杯,大呼道,

         整个酒馆又沸腾了起来,已经醉酒的巫师们又开始高谈阔论起来,罗格走出酒馆,外面的街道上,只有酒馆窗口里投射出来的朦胧灯光。

         赤之尾的魔力融入罗格体内之后,他就一直觉得胸口有种灼烧感,“赤之尾”的魔力还没有完全与罗格的魔力融合在一起。

         他靠在酒馆门边的墙壁上,捂着胸口。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仿佛要烧掉他的心脏一样。

         视线中徒然出现一只捏着红酒杯白皙玉手,站在罗格身边的是酒馆的老板。

         “喝下去吧,这是一种可以调和魔力的果汁。”听完女老板的这番话后,罗格方才将杯子接到手中,一饮而尽。

         酒杯里的果汁浓度很高,入口的感觉非常柔和,舌苔里残留着甘甜可口的味道。

         这是一种在这个大陆上很少见的果实,开花结果的过程里都是吸收着魔力而成长,这是钱买不到的东西。

         罗格胸口的灼烧感消失之后,他的脸色看起来也好了不少。

         酒馆女老板看着罗格露出神秘的微笑,而她接下来的话,又使罗格为之愕然。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真的无法相信,你居然是那个人的儿子。”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罗格言罢之际,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女老板的笑意变得更深,“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你究竟是为何而成为巫师的呢?”女老板娘又问道,

         她的眸子里充满期待,罗格也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正在面临着一个很重要的回答。

         “我想成为一个有能力守护这一切的男人,我以现在有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罗格小时候经常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而偷偷来酒馆打工,他的为人酒馆女老板最清楚不过。

         酒馆老板娘和罗格的母亲也是熟人。

         埋葬罗格母亲那一天,她也抽出时间出席葬礼。

         她看着罗格就像是看到自己孩子长大了一样,欣慰地笑着,没再说话。这时,萝茜朝这边走了过来,老板娘回到酒馆中和后台的女仆们准备酒品。

         罗格看着萝茜,满脸犹豫地容色,他的脑海里回忆着“赤之尾”被打败后,萝茜的反应。

         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看了看萝茜,又将视线转移到头顶上这片绮丽星空。

         “我的全家人……”萝茜说着说着,苦笑了起来,“应该说是族人吧……,她们有的人被教会杀害,有的人被教会当做玩物贩卖到贵族手中。”

         “我是其中之一,我不记得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奴隶市场的牢笼里。”萝茜双眉微蹙,顷之,补充道:“我的身体绝对是清白的!唯有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

         萝茜的眸子里闪着泪光。

         至于她为什么要解释这些,罗格其实已经猜到,却又觉得是可能自己的错觉。

         这种黑长直系的少女,是他喜欢的类型。

         穿越到这个世界前的罗格有很多的遗憾,所以他不想再错过任何人。当然,他也很清楚,如果在没确定对方心意前就先迈出那一步的话,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我觉得现在的我,也许能够帮你背负一些东西。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以后无论我做什么事情,都坚信着我。”罗格侧过脸,看着脸颊微红地萝茜。

         “我会的!”萝茜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上来,这反而使罗格感到很过意不去,他甚至想到如果两人不是以这种方式相遇的话该有多好。

         罗格最后将视线转移到星空之上,眼神渐渐复杂。

         醉酒的老汉们与巫师相互扶持着走出酒馆,胡扯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甚至还谈到自己的感情史,两个人像是说相声似的,一个说一个捧……。

         酒馆里高谈阔论声减少了很多,醉酒的男人们已经完全忘记现在已经是深夜,他们依然想继续享受着胜利的喜悦,品尝半价美酒与其他居民免费提供的美食。

         欢乐时光总是很短暂,酒馆现在已经到打样的时间,这些人最后只能意犹未尽离开酒馆。

         妇人们和女仆一起收拾着酒杯与菜碟,最后还负责将那些醉倒在酒馆里的男人送回家。酒馆女老板拿出烟袋,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团白烟。

         她正在回忆着罗格对她说的那些话。

         “你真的生了一个好儿子呢。”酒馆女老板温柔地微笑着,她这句话是对罗格与蕾若的母亲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