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重力场
        “赤之尾”的身体已经恢复四分之三,过不多久它就会吃掉所有人。

         光头男与其他火系巫师们的魔力恢复速度,比普通的巫师要慢很多,因为这些地脉的魔力吸收进体内之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元素化。

         想要再一次发动那种规模的火系魔术,至少要等到明天早上。

         “可恶……这个城镇里就没有别的火系巫师了吗?”周边的人都能够从他的语气中,体会到那种绝望感。

         人群中一半的巫师已经逃离这里,艾斯科城的居民们也在收拾行李,跟着那些巫师们躲进城镇的地下。

         罗格依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不想这样逃走,如果他就这样逃走的话,到目前为止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会变质。

         罗格掂量着体内已经恢复到差不多一半的魔力。

         “赤之尾”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八分之一,这个庞然大物已经能够站起来,它会在头部恢复的那一瞬间,冲进城镇内吃掉所有人。

         若有所思的罗格徒然抬起头,对萝茜说道:“我要保护这座城镇,帮我一把吧!”

         “嗯!”

         萝茜脸颊微红,流露着认真表情的罗格,从小的时候就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他释放出魔力,创造了一个“重力场”。

         这个重力场比之前的小很多,这是为能够延长重力场的持续时间。

         萝茜唤化出“刹魔刀”,冲进重力场。

         罗格突发奇想,做了一个小实验。

         这个重力场会使所有东西的重量变重,应该也可以使所有东西的重量变轻,他试着改变萝茜在这个重力场所受到的重力影响。

         正朝着“赤之尾”冲过去的,萝茜突然自己变得身轻如燕。

         为了清楚地区分开这两者,罗格费了不少劲。体型庞大的“赤之尾”因为重力加倍而趴在地上,部分长足因为重力的改变而被折断。

         萝茜挥舞着“刹魔刀”,纵身一跃,将魔力集中在刀身上,刺进“赤之尾”坚硬的外壳上,刀身上的火焰燃烧着“赤之尾”的血液,不断蔓延。

         萝茜每砍一刀,都会留下一道青色的火焰。

         这是被封印在刀身上的怪物的能力,这种火焰遇水遇风都不会熄灭,只有在萝茜将“刹魔刀”收入体内之际,拿着青色的火焰才会熄灭。

         萝茜不断挥砍着手中的“刹魔刀”,在“赤之尾”身上留下裂口,裂口处的火焰燃遍全身。

         最终,“赤之尾”变成一团紫红色的魔力。

         罗格在看到这些紫红色魔力的那一瞬间,从里面感觉到一些奇怪的信息。

         “时间”与“怨恨”。

         这是罗格从“赤之尾”的魔力看到的东西。

         这些魔力仿佛有生命一般来回游动着,最后自动融入罗格与萝茜的体内。

         潜力值这一次达到爆表程度的提升。

         罗格的智慧属性从15.54直线提升到35点,他的体质属性提升至八十点的那一瞬间,清楚地感觉到魔力回路扩大了很多。

         体内的魔力仿佛被“赤之尾”的魔力同化了一半,拥有“时间”这种特殊属性。

         周围的人是一脸瞿然地看着罗格与萝茜。

         刚才发生的那种情况,只有魔力的元素属性十分接近的时候才会出现,也就是说,众人眼前这位少年拥有着和“赤之尾”相同的魔力属性。

         如果是怨恨的话,罗格能够理解自己在怨恨着什么。

         他将目光转移到萝茜身上,“萝茜……她到底在怨恨着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那段奴隶时光?或者是……她有着血海深仇,只是一直没有和我说?”罗格视线中的萝茜宛若变成另一个人一般,她的身影看起来很悲伤。

         萝茜注意到罗格正在看着她之际,转过了身,背对着他。

         她不想罗格看到这样的自己。

         这时,被光头男扶着的长发男子走到罗格面前,如果他今天是自己亲手了结“赤之尾”的话,心里会好受很多。

         不管怎样,罗格与萝茜都是为他报大仇的恩人。

         “感谢前辈为我报了仇,他日有需要晚辈的地方请随时吩咐。”长发男子毕恭毕敬道,

         罗格一脸尴尬。

         “我才只有十五岁……请不要对我使用敬语……”

         听到罗格的话后,长发男子与光头男,一脸愕然。

         能够将魔力转化成“时间”元素的人,至少都是几百岁的巫师。

         “我真的十五岁……相信我……”罗格的解释,这两个男人只是半信半疑,他们觉得可能是罗格想要隐瞒身份,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的事情。

         大多的巫师都是这样的。

         这一次,阿尔敏又目睹了整个过程。

         她已经拿到无角怪的血。

         如果,“赤之尾”接近城镇的话,她就会现身帮助罗格等人灭掉这个怪物。她露出神秘的笑容,继续扮演普通女孩的样子,不引起任何怀疑地走进莉尔的地下工坊里。

         莉莉安已经服下莉尔制造的药物,她的药和阿蒂娜斯的相差很多,基本上是两种不同效果的药物。

         喝下莉尔的药之后,莉莉安感觉身体特别舒爽。

         所有被机巧魔术改造的部分与身体完美地融合,她的身体被改造后从来没有过这种协调性。

         宛若这幅身体从来没有经过任何改造一样。

         莉莉安颇感意外地看着自己身体,这时,正在忙着铸造魔剑的莉尔,双眉微蹙。这其中的原因她最清楚不过。

         那个叫做阿蒂娜斯的女人,简直就是在侮辱“机巧魔术”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

         那个女人居然故意在药水的制造过程中,少放了那个由幻魂草制造的元素,缺少这种元素的药剂可以短时间增强技巧部位的能力。但是,药品肉体部分的损害非常大,甚至会迅速吞噬生命力。

         在莉尔眼中,阿蒂娜斯不是一个合格的“机巧魔术”的使用者。

         她最不能接受的是,那个女人居然和夏洛克侯爵狼狈为奸,甚至企图占领这个给她无数美好回忆的国家。

         莉尔会答应为王城的那位贵族制造魔剑,多半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她想向公主报恩,也想为正在陷入危机的王城,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王城呢?”阿尔敏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莉尔当初,会选择隐居在这种地方。

         其实原因很简单。

         她在等一个人。

         一个可以改变这个王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