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黑土与蒸汽火车
        这一晚,罗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巨龙们相互厮杀,它们的出体外的血液将脚下的岩石腐蚀。

         这里没有植物,也没有其他生物,它们的天空是布满各种星体与绮丽星云,罗格差点误以为自己现在正置身于宇宙之中。

         这是龙族的空间。

         一个神灵族都无法找到的完全独立空间。

         在这个梦里罗格能够听懂龙族的语言,他们正在发生着政变,激进派与传统派持续数百年的战争,当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之际,所有的战争却停息了下来,龙族的家园已经被它们自己毁灭。

         它们需要寻找新的家园,继续繁衍自己的文明。

         大千世界,究竟何处才能安身。

         一条银色鳞片的巨龙仰望着星空,脚下的家园早已支离破碎,逆乱时间线将同胞们的尸骸分散到各个空间。

         罗格睁开双眼之际,发现自己的眼角早已湿润。

         他看着手套上那块刻印着龙纹的魔石,意识到,这是那只幼龙的记忆。

         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和龙族的相差很多,它被召唤到这里的时候,无论是身体还是魔力都与这里的时间线同化,唯有那些记忆还保存在体内。

         奇怪的是,罗格为什么会突然做这种梦呢?从他体内逆流出来的魔力给他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罗格现在已经和幼龙的魔力同调。

         他体内的“时空”元素属性的魔力,使幼龙一夜间恢复很多力量。

         罗格走下床,拉开窗帘,发现外面已经大亮。

         “是时候……去王城了啊。”他摸着裤兜,发现手里还有两金蛇币,与十几枚银龟币。

         这点路费足够带着萝茜与蕾若去王城。

         可是他却在想到这里之际,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罗格要见的人是国王年幼的女儿,如果国王真的病逝的话,她是成为王的唯一人选。不过罗格并不这么认为,因为王城里那些一直在引发骚乱的贵族们,是不可能会让她登上那个宝座。

         贵族的地位再高也不及王族,皇室的地位是绝对的。

         年幼的王女现在正饱受随时可能被暗杀的厄运,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教会早就已经安排了自己的爪牙。

         会不会见血,只是时间问题。

         “哥哥?你怎么了?”蕾若站在罗格身后已经有一段时间,连罗格要去王城的事也听的一清二楚。

         说话间,萝茜端着早餐走进罗格的房间。

         他转过身对着身后这两位少女说道:“吃完早餐之后,我们就动身。”

         如果王女现在被害死的话,就算夏洛克侯爵不挥军攻打王城,王城也迟早会落入他的手中。

         那些贵族是愚昧无知的,他们的眼中只有财产。

         三人吃过早餐之后,罗格先到酒馆里和女老板道别。最后,来到兰斯的铁匠铺前。那家伙现在正在忙着为酒馆女老板铸造防身匕首。

         罗格犹豫了一会儿,在一边留下一封信,便直接出城。

         艾斯科镇一直朝南走就会遇到一个大城镇,罗格记得那个城镇好像叫做黑土镇,东部的蒸汽火车的路线是直通那座城镇。而黑土镇到东部需要绕进王城,转一个大弯才能进入东部地区。

         罗格三人来到黑土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出发的蒸汽火车只要后天早上才能从东部绕回来。

         这座城镇不同于艾斯镇,这里的酒馆是提供住宿的。

         罗格将一枚金蛇币放在吧台前,对老板说道:“我们要三间房,一日两晚。”

         “瑟娜!带客人去见房间。”老板大喊了一声,随后,一位眉清目秀的银发少女走了过来,满面笑容。

         她带着罗格三人走上楼,今天新空着的房间很多,正好有三个连着的房间。

         机灵的小姑娘恭敬地对罗格推荐这三间房。

         确定三人住下之后,她走下楼拿出房间的钥匙,又跑上楼送给萝茜与蕾若,她最后到罗格的房间,敲了敲门,待罗格应了一声之后,她便一脸紧张的神色走了进去。

         “我是来给您送钥匙的,这把就是房间的钥匙,感谢您能够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可以来找我。”

         “恩,”罗格点了点头,发现这位银发少女并没有离开。

         她从罗格进门的时候就想问他一个问题,可她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生怕她问完之后罗格不在这里住下去了。

         不管怎样反正罗格是交钱,他现在走的话,老板也不会给他退钱的。

         恩,客人的钱到老板的手里,是绝对没有再换回去的道理。

         “请问您是巫师吗?”

         罗格两眼一抬,颇为意外地看着这位站在桌边的银发少女,“你是怎么知道的?”

         普通人是不可能会感觉到魔力的,可他眼前这位少女身上明明没有魔力流动的痕迹,却能够看出罗格是巫师。

         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少女发现罗格误会之后,连连娇羞地解释道:“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敢相信打败‘赤之尾’的英雄居然是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生……”

         银发少女满面潮红。

         罗格一脸愕然,这还没到两天“赤之尾”被打败的消息就已经传到黑土镇,真不知道是那些情报贩子敬业,还是因为“赤之尾”的影响力。

         来到这个城镇的时候,罗格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城镇里布下的“防御”魔术,和西甲城的有很多不同之处,这里的“防御”魔术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结界,罗格穿过这个结界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看来西甲城布置的“防御”魔术,并非是真正的防御魔术,而是一种未完成的封印。

         教会究竟想干什么?

         罗格脚下这个地方是教会的势力,他们做的任何事情对信徒们来说都是对的,搞不好眼前这位银发少女也是教会的信徒。

         “完了!我还有好多衣服和被单没戏呢!”银发少女豁然道,

         “要被骂了!要被骂了!”银发少女匆慌地跑出罗格的房间,连出门时要给客人关门的礼仪都忘得一干二净。

         罗格从门里探出头,看着少女慌慌张张地背影,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