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蒸汽火车
        目睹整个过程的人不只有那位帝国男子与罗格等人,远处的屋檐之上一位右手被绷带紧紧缠住的女子,正流露着兴奋的笑容。

         她也是帝国试验场里逃出来的试验体,现在和瑟娜一样能够完全控制体内的魔力。

         这位女子所期待的是瑟娜加入她之后展开的复仇计划。

         瑟娜现在已经回到自己的小家中,眼角残留着泪痕,她连衣服都没换就倒在床上,一句话都不说,宛若丢了魂一样。

         她正在回忆着在试验场里度过的那些年月,所有人都是从各个地方收集来的孤儿,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会拥有着怎样的未来。对于瑟娜那类人来说未来是一片灰暗的,人生没有未来。

         瑟娜抬起戴着黑色指环的手,她失魂落魄地看着自己的手,在她眼中这只手沾满着鲜血,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明明已经悄悄发誓要对那些人进行救赎,却总是在这样的时候,心里一片迷茫。

         那个女孩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在瑟娜手中,她应该还在为自己即将与心爱的人结婚而感到幸福。

         瑟娜手中的剑破坏了这一切。

         在那些不知情的人眼中,瑟娜已经变成这样的。

         “姐姐?你为什么要流泪啊?”食尸鬼少年再度实体化,站在床边看着泪流不止的瑟娜问道,

         食尸鬼是没有眼泪的,所以他不知道瑟娜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意识到这一点的瑟娜,神色木然,抬起双手抚摸着眼角花下的那些泪眼,抬到眼前。

         瑟娜她没想到已经变成食尸鬼的自己,居然在悲伤的流泪。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人类还是食尸鬼。

         她侧过脸看着食尸鬼少年,问道:“请告诉我……我现在究竟是什么?”

         回应她的是食尸鬼少年的沉默。

         少年这样的反应反而使瑟娜感到释怀,因为答案显而易见。

         “说的也是呀,我本不应该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姐姐……我与你同在。”食尸鬼少年不明白瑟娜的心情,但是他直到在这个时候对她说出自己内心中的话,姐姐会露出微笑。

         “谢谢你。”瑟娜露出温柔地微笑。

         次日,从大东部绕回来的蒸汽火车驶进黑土镇,教会的信徒们监视着黑土镇的车站,经过那几个男人的陈述,教会大概已经确定犯人外貌。

         除巫师之外的普通人,现在可以登上蒸汽列车离开这个城镇。

         罗格正望着朝黑土镇外驶去的蒸汽列车,这时,瑟娜出现在他身后,问道:“您怎么了?”

         罗格听到瑟娜声音的第一反应是为之瞿然,看来这位银发少女还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份已经暴露。

         “没什么,我只是在羡慕那些商人能够离开这个城镇。”

         瑟娜露出微笑,安慰道:“您也真是真够辛苦的啊,被教会限制在这个城镇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罗格应了一声,注视着瑟娜丰肌弱骨的背影。

         他很佩服这个女人影后般的演技。

         “你准备怎么办呢?罗格大人。”萝茜走到罗格身边问道,

         罗格双眉锁紧,他在意的是萝茜对他的这种称呼。

         “你能别这么叫我了吗?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听到罗格话后,萝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恩。”

         “少年,你真的要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吗?”罗格身后传来女王的声音,他转过身发现站在身后的居然是一位比他高半头的成年女性。

         “你谁啊?”

         “我是女王啊!”

         “卧槽!我妹妹呢?”罗格瞿然道,

         “我现在已经熟悉你妹妹的身体,我现在能够用魔力将她的身体幻化成我本来的模样,蕾若使用这幅身体的时候,回恢复原状的。”女王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使用起来比较舒服,这几天她已经能够完整的控制自己的魔力,而且她也很确定这样做不会对蕾若的身体,造成任何损害。

         “也就是传说中的萝莉变御姐呗?”女王没懂罗格这句话是什么啥意思,“什么是萝莉?什么是御姐?”

         “啊……今天天气不错!”

         “是啊,如果能离开这个城镇就更好了。”罗格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如此成功的转移话题。

         与此同时,蒸汽列车里出现阿尔敏与莉莉安两人的身影,当阿尔敏看到女王之际,瞳孔徒然紧缩。

         “女王?这怎么可能……?”

         阿尔敏为了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人,便从窗口里探出头,她可以确定现在站在罗格身边的那位成年女性就是女王。

         坐在阿尔敏对面的莉莉安,一脸茫然,“你怎么了?”

         阿尔敏摇了摇头,“没事。”

         在莉莉安眼里,阿尔敏绝对不是没事的人,她从车窗里探出头,现在这个距离已经看不到罗格等人。

         莉莉安双眉微蹙。

         这时,车厢里出现一批教会的人。

         莉莉安与阿尔敏又一次服下莉尔给她们的药剂,两人的容貌大变。

         在教会的人眼中阿尔敏和莉莉安只是两位普通的贵族,这些人确定这节车厢里没有巫师之后,便朝着下一个车厢里走去。

         阿尔敏和莉莉安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她要帮助莉尔将那把铸造好的魔剑,送到王城那位贵族的手中。

         莉莉安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差,这是她第一次坐这种交通工具。阿尔敏观察了莉莉安一会儿发现她这是晕车。

         很多人都会这样,她呼叫车厢里的那位女仆打扮的女子,这个人很机灵她一看莉莉安的脸色便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二位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去准备晕车药。”

         阿尔敏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女仆打扮的女子来到二人面前,将准备好的药剂放在桌子上,毕恭毕敬道:“这是晕车药,如果还需要其他服务的话,请随时呼叫我。”

         莉莉安应了一声,又低下头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那一小瓶“晕车药”。

         她担心的是这药会不会和刚刚服下的药有冲突,如果在这里变回原来容貌的话,会和教会的人产生冲突,这样就不能把魔剑安全送到王城。

         “放心吧,不会产生冲突的,安心喝下去之后睡一觉吧,到王城的时候我会叫你的。”听到阿尔敏这番话后,莉莉安喝下“晕车药”,缓缓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