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黑色印记
        瑟娜坐在小板凳上,搓洗这大木盆里面的床单。

         这里是酒馆后门的前的小巷,悬挂在瑟娜头顶的上的那两根长绳是用来晾床单的。

         阳光直射在小巷里,下午的温度变高不少,瑟娜的额头上出现汗珠,她抬起手擦掉汗珠,继续搓洗着床单。

         这个时代所使用的洗衣剂,是直接用炼金术调制而成的,对皮肤损害很大。

         瑟娜的手现在已经变得有些粗糙,从后门走来的大婶,看到瑟娜的双手之后,感到颇为心疼道:“让大婶来吧,你看你的手上的皮肤都变得粗糙了,你才十几岁,将来还要谈婚论嫁,以后这样的事让大婶来做就行,我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在意皮肤的问题了。”

         “没关系的,大婶,要是被老板看到的话,你会被骂的。”瑟娜不想给大婶添麻烦,可是大婶却露出温柔地微笑,她看起来像是忽然回忆起某些往事。只见她脸上笑容很快又变得苦涩,眸子里出现泪光。

         那双正在搓洗着床单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回想起来我的女儿。”

         “女儿?您不是……”瑟娜颇为意外地看着大婶,大家都知道大婶是一个人住的,当瑟娜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之后,眸子徒然紧缩。

         “我的女儿没死的话,应该和你差不多大了。也许是老天的惩罚吧,怪我从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女儿之间出现距离,因为工作的问题,一直没能好好陪她……”大婶顿了顿,她本不想再谈起这些事情的,可关于女儿的事情却总是在看到瑟娜之后,不经意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大婶的女儿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她不想一直待在房间里,外面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劫匪,甚至被杀害。

         瑟娜直到今天才知道,大婶居然有如此沉重的过去。

         大婶抱着女儿的尸体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好好听一听她的心声。如果她能够好好陪女儿的话,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

         数年之后,她一会在这家酒馆里工作。

         大婶从看到瑟娜的第一眼起,那段过去就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瑟娜这才明白,大婶为何总是对她这么温柔。也许,她早就已经把瑟娜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瑟娜傻傻地站在一边,不知还如何回应这份温柔,连现在该用怎样的表情都不知道。

         她只是看着大婶搓洗着床单,直到大婶将拧干的床单递给她后,方才回过神来。

         瑟娜将床单挂在长线上。

         这时,天已近黄昏。

         晾完这些床单之后,瑟娜和大婶走进后门,这个时间段里会有很多客人光顾,瑟娜一直忙到深夜。

         回家的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

         瑟娜的家是路边的地下室,家主现在已经不在这座城镇,所以这个地方她可以一直免费住下去。

         瑟娜推门而入,这时房间里传来少年的声音。

         “姐姐!”银发少年扑进瑟娜的怀中,他嘴边的鲜血粘在瑟娜的衣服上,瑟娜并没有在意,她只是抚摸着少年的头。

         若不是吃了那四颗人头,少年是不可能继续维持实体化的。

         尽管他知道自己是一只食尸鬼,但他还是想继续这样和瑟娜一起生活。这份心情,无论经过多少年月洗礼,都不会发生改变。

         “还差一点了。”瑟娜自言自语,她能够感觉到“斩魔”的力量现在已经变强很多,但始终还是不够打败那个人。

         瑟娜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和食尸鬼同化,斩魔刀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少年能够感觉到瑟娜的心情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可是他却始终都不能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她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跟着瑟娜这些年来遇见过很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对于一只食尸鬼来说,人类的情绪实在是太过于复杂。

         “不管姐姐你要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与你相随。”少年紧紧抱着瑟娜,情不自禁道,

         “我的灵魂已经与你同化了,我们是无法分开的。”

         少年闻言,抬起头看着瑟娜,她的双眼已经变乌黑,瞳孔血红。

         瑟娜现在是血液和食尸鬼一样是纯黑色的,这种血液对普通人来说是剧毒。

         “我们走吧,在收集一些血肉,就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了。”少年闻言,化为一团纯黑色的魔力融入瑟娜的指环之中。

         瑟娜宽衣解带,那些披在身上的衣服顺着她光滑白皙的皮肤,滑落到地上。她解开绑在秀发上的发带之后,便换上一身男人的衣服,推门而出。

         食尸鬼的体质的魔力感知能力和上位巫师差不多,那些半吊子的巫师对食尸鬼来说是最美味的东西。

         隐藏在指环里的少年闻到魔力的味道后,口水都留了出来。

         “姐姐!我们走!我们走!”少年的内心已经完全被饥饿支配,他想要吃更多巫师的血肉。

         瑟娜撑地而起,跳到屋顶,顺着可口的魔力味道朝巫师们的住处跳去。

         与此同时,坐在小箱子上冥想到现在的那位男子,徒然睁开双眼,他的眼神变得颇为犀利,抽出佩剑朝着瑟娜所去的方向跑去。

         不管怎样,他必须要找到持有“斩魔”的那个人。

         “姐姐!有人现在朝你这边跑过来了!”少年的提醒使瑟娜感觉到这股气息,她认得这个人。

         瑟娜缓缓止步于屋顶,转过身看着站在她身后这位浪人打扮的男子。

         当他看到瑟娜现在的模样之际,瞿然一惊。

         “你的眼睛……”男子完全没能想到,持有“斩魔”的人居然是酒馆里打工的银发少女。

         对于那位男子瑟娜可能只是一个打工的少女。

         “你果然已经不记得我了啊。”瑟娜并没有显得很失望,而她的话却又一次惊呆这位男子。

         瑟娜只是神秘地笑着,她脖子的左侧出现的火光,皮肤宛若被火焰灼烧般出现片片灰烬。

         当这些火焰与灰烬完全消失之后,一块黑色的印记,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