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蛰伏期
        罗格他之所以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在分析这些源公式的时候,发现这些看似简单的源公式里蕴藏着很多无法解释的力量。就像刚才他分析的那样,将无形的时间静止之后再进行断裂,然后连接成一个线路最后再融合在一起,这个他拼凑出来的源公式居然会形成另一种魔术。

         他忽然觉得这些源公式的根,源似乎和炼金术有很大的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源公式可能是在无形中形成某种指令,使这些魔力对源公式产生不同的反应之后形成各式各样的魔术。

         罗格将手中的蘸水笔放在桌子上,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展开五指之际,将自己刚刚想到的不完整源公式念了出来。

         手心之上的空气突然扭曲,渐渐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旋涡,旋涡中心空洞的。

         这是一个微型的黑洞。

         他的公式里出现一些漏洞,魔力在形成这个黑洞的时候,魔力的元素属性正在转化成沙子。最后,他创造出来的这个黑洞消失,只留下一团有些烫手的沙子。

         罗格望着这些正从他五指间流到桌子上的沙子,双眉锁紧。

         这个源公式只成功三分之一。

         他原本想创造的是一个时间场,却弄错成一个微型的黑洞,甚至魔力的元素属性也出现很大的误差。

         体内的魔力耗尽,再这样下去魔力恢复的速度会变的非常不稳定。

         罗格以现在的魔力纯度来计算的话,他至少要明天早上的时候才能够恢复所有的魔力。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快休息,调整自己的状态明天继续进行研究。

         躺在床上的蕾若已经睡着,他平躺在地板上,双手枕在脑后闭上双眼。

         而隔壁房间的萝茜,现在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凝望着窗外的夜色。

         她正在回忆祖母的预言。

         祖母说过那个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的人,刚开始看起来并不可靠,但他会不断成长,最后萝茜也会和他生育一女。

         萝茜现在已经能够确定那个人就是罗格,她突然满面潮红,将头埋进枕头中不停地摇着头,试图抛开此刻脑海中的那些邪念。

         **********************************************

         【西甲城,艾尔比学院,地下图书室。】

         密室中。

         莉莉安坐在木椅上,借着烛火所散发出微光,阅读着桌子上的那本手记。

         这部手记其实是复制版,原作已经在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

         莉莉安一页又一页地翻阅着。

         “莉莉安!我把第七部分弄到手了!”一位红头发少女出现在木椅后面,高举着罗格从希特男爵那里偷来的那本《阿蒂娜斯的秘典》。

         莉莉安继续看着手中的手记,冷言:“怎么?这次不用花斑猫的形象来看我了?”

         “别这样说嘛,我们不是盟友吗?”红发少女一副套近乎的嘴脸,将《阿蒂娜斯的秘典》放在桌子上,莉莉安将注意力转移到这本书上。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本书是打开那座城市的钥匙吧?还有两天蛰伏期就要结束了,你打算怎么做?”红发少女将脸凑向莉莉安,而莉莉安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双眉微蹙。

         莉莉安将手中的手记合上之后,眼神很不友善地看着红发少女,道:“你疯了吗?用这本书打开那扇门的话,整个西甲城的人都会遇到危险的。”

         “那有什么关系嘛……”

         “不可以!那是我们不能染指的禁地!”莉莉安她第一次来到这座城镇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气息,她做过一些调查,发现这个城镇并不是工匠们建造出来的,而是由一种“时空”魔术从某个时空转移到这里的。

         西甲城其实只是古城其中的一小部分,如果在这里使用《阿蒂娜斯的秘典》的话,古城被封印的部分就会完全呈现出来,那股未知的黑暗力量将会重现。

         “如果……这就是你的意志的话,‘钥匙’就交给你保管了,一定要让我见证到你完成誓言的那一天,我的命……已经不长了……”听到红发少女的这番话后,莉莉安看着她渐渐变差的脸色,神色木然。

         “这次‘猎魔之秋’结束之后,你就会见到那一天到来。”莉莉安从不说空话,她一向是说到做到,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饱受风寒的族人。

         “当初选择相信你……真是太好了。”红发少女回忆着往事,化身为一只花斑猫离开这间密室。

         而莉莉安则是站在原地,看着桌子上的那本《阿蒂娜斯的秘典》,目光渐渐复杂了起来。

         一千年前,这里只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在女王兵临城下,准备劝降之际,却发现这里的人已经因染上黑死病而死光。

         莉莉安到现在都还没查出进行时空转移的人是谁,她现在掌握的唯一线索是,释放“时空”魔术的人绝对不是教会中人。

         也许,正如红发少女所说的那样,只有用这本书打开所有的限制,就一定能够找到真相。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她和夏洛克侯爵没什么区别,那家伙和教会一样渴望得到更多安迪娜的力量。

         说来也奇怪,夏洛克侯爵渴望巫师的力量这件事路人皆知,他的三儿子罗格在魔术方面很有天赋。

         罗格和传闻中有着很大的差距,这对父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莉莉安心中的每一个疑问都足够使她一头雾水。

         蛰伏期还有两天就会结束,她到现在还不能够完美地控制安迪娜的魔力。

         莉莉安将双手放在胸口处,她的胸口已经没有任何心跳,因为她的身体有一半的部位已经被“机巧魔术”改造。取代她心脏的是控制安迪娜魔力的改造魔石,这块魔石也是莉莉安的动力来源。

         她的跳跃力与跑速远超过普通人,吸收与释放魔力的速度也特别的快,只要在“猎魔之秋”吸收到足够多的魔力,她就能够完美地控制安迪娜的魔力甚至超越安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