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猫与古国(1)
        次日。

         罗格醒来的时候正好是清晨,蕾若她现在还躺在床上熟睡着。

         他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地板上除他躺着的位置以外都是冷冰冰的。

         窗外已是秋意盎然。

         过了明天之后,蛰伏期就会完全结束。

         教会在西部巩固自己的地位,全部都是因为这个“防御”魔术,这本是安迪娜创造出来的魔术,由皎月一族历代秘传着。

         不过现在知道这个真相的人只有萝茜以及其他极少数人。

         教会三年前开始主动接近各个地区的领主,宣扬教会所拥有的力量,几乎每一次都是吃了闭门羹,直到“猎魔之秋”来临之后,将会用他们所称的“神圣庇护之力”在城镇外布下“防御”魔术。

         说来也很巧,那一年西部几乎没有出现什么怪物。教会利用这个机会大力传道,称这一切都是神圣庇护之力的力量。

         随后的三年,教会在西部深深地扎下根,并向王城进行发展。

         罗格出城的时候西甲城的“防御”魔术已经完成,驻守在城门内外的卫兵们完全伫立在这块由魔力形成的“墙壁”内。

         他们根本看不到这面墙,心里想着是怪物真的出现的话,那些教会的人以及贵族们最后还是要靠他们来进行来保护。

         “什么魔术什么巫师,那些都只是骗人的东西而已,关键时候还是要靠我们!”罗格走远之后,那些卫兵们如此说道,

         东门外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流,这是从山上留下来的泉水,所以很干净。

         忙碌一整天的农夫们经常在这里擦洗身上的汗水。

         罗格止步于河边,蹲了下来,他将双手放在水中,水中的凉意沿着双手直冲至大脑,残留在眼中的困意瞬间消失。

         他在这里洗了把脸之后,便跨过小桥,直奔远处的森林之中。

         数之不尽地树叶从树枝上脱落,而那些流动着的魔力却丝毫没有影响这些树叶,而罗格脚下的地面也仿佛被铺上一层晶片般,反射着朦胧的光芒。

         罗格双眉锁紧,将昨晚完成的源公式咏唱了出来,顷之,双脚下一团强烈的魔力砰然而起,瞬间扩展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重力场,重力场中的那些还在空中飘落的叶子,仿佛石头瞬间落地。

         这个能够改变重力的重力场只维持三秒便消失不见,范围内的重力恢复原样。

         罗格又一次用光魔力。

         不过这一次是很有价值的,至少,他现在已经掌握两种魔术。

         这一次的魔力消耗比昨天还要严重,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魔力干涸后,身体会如此脱力,甚至开始冒出虚汗。

         他向后退了几步,靠在一颗树上,喘着粗气。

         顷之,他又注意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在森林中的魔力并不是自然流动着的。看起来就像是在响应着某种命令,它们在向一个地方聚集。

         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安感涌入心头,罗格的呼吸也变得更为急促。

         恢复一些体力之后,他走出跟着这些流动着的魔力走出森林,当他顺着魔力流动的方向望去之际,眸子徒然紧缩。

         这些魔力所凝聚的地点是西甲城,不过,这些奇怪的魔力悉数被教会布下的“防御”魔术隔离在城镇之外。

         “如此庞大的魔力为什么会凝聚在这里?”

         如果这些魔力继续在西甲城外不断凝聚下去的话,这容易在蛰伏期结束后吸引来大量的怪物,甚至“醒月之咬”也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为什么这些魔力会凝聚在这座城镇呢?”红发少女的声音从罗格身边传来,当罗格循声望去之际,她正注视着缭绕在西甲城上空的庞大魔力,露出神秘的笑容。

         这位红发少女,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罗格伫立在原地,大脑像是突然停止运转般,一片空白。

         大概,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

         与此同时,现在掌管着希特家族的弥生从城堡中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有明显的破损,手背与脖子有很多淤青。他并不是因为和谁打架而变成这样,这几天他一直在城堡地下空间里练习魔术。

         他现在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自己的魔术。

         蛰伏期结束之后他会暂时离开西甲城,到外面去狩猎那些怪物,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弥生面色微变,他缓缓抬起头,望着天空。

         他能够微弱地感觉到,西甲城上空正在凝聚着某种未知的强大力量。

         这些力量被教会的“防御”魔术隔离在城镇外。

         这个城镇里开始出现奇怪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像是尸臭。弥生和希特男爵曾经历过黑死病,所以他很清楚这是黑死病蔓延地区里才会有的味道。

         “难道……西甲城里会出现黑死病?不可能吧……”弥生很清楚当初那个城镇会感染黑死病,是因为当初恶劣的坏境导致粮食恶化,麦品于其他蔬菜的收成非常的低,得不到食物的平民们只能吃老鼠肉充饥。

         随后,黑死病仿佛一场黑暗风暴般席卷整个城镇,弥生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段记忆都会感到心有余悸。

         西甲城的平民生活水准并不差,根本不会沦落到吃老鼠肉的地步。

         黑死病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当弥生把这种气息和凝聚在西甲城外的庞大魔力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心又是“咯噔”地猛跳了下。

         “难道……那个古城的传闻是真的?”弥生小时候曾经在希特男爵的藏书室里,看过一本古书里夹着的一封信。

         “对了!”弥生回到城堡中,当他走进藏书室里之际,发现这里有人几天前来过的痕迹。

         他只是觉得可能是哪个兄弟姐们来这里看书解闷,并没有注意到那本《阿蒂娜斯的秘典》已经被罗格偷走。

         弥生将小书架上的书都翻到地上,总算是找到当初那本夹着信的古书。

         这封信是十年前某位来这里调查的炼金术师写的。

         心中明确地写着,这里的土地突然变得乌黑,土壤中所有的物质都严重变质,五十年之内不能在这里建造城镇,否则居民会因为地质而感染疾病。

         工匠们最后放弃改造这个已经没有村民的村庄。但是,那位炼金术师却很想继续研究这里,因为他很好奇是什么使这里的土壤严重变质。他认为自己的研究或许可以创造出医治黑死病的药物,却没想到这里居然第二天会突然出现一座城镇。

         这位炼金术师很清楚要建造这样的城镇,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他当时认为自己眼花,便走进城镇之中,里面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街道和建筑物所用的砖石都有明显的磨痕,这座城镇已经至少经历数十年的光阴。

         炼金术师在调查这件事的途中感染黑死病,信中的内容也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