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血之真祖
        罗格控制着体内的魔力,以他现在的魔力释放一次“时沙之洞”,几乎会用光所有的魔法。

         时沙之洞本身是一种没有任何属性的魔术,它类似于一种熔岩魔术但又更接近于一种时空魔术。

         具体这是一个怎样的魔术,罗格他无法描述出来。但是,他知道时沙之洞的力量远不止现在这样。

         众人除罗格以外,皆是一拥而上,为他创造出释放时沙之洞的时间。

         这是他第一如此清晰地感觉到,魔力在他体内的流动。

         他倒吸了口气,将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力一同凝聚在一个点上,抬手间,魔力在他的手中形成一个小黑球,小黑球里面蕴含的魔力纯度非常之高。

         惊动不少王城内的巫师,连一些并不怎么会使用魔术的巫师,能够感觉到这股魔力。

         而当女精灵与托玛尔注意到罗格之际,为时已晚。

         小黑球已经开始在罗格身边,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流,他的衣服被吹的“劈啪”作响。

         “绽放吧,时沙之洞!”罗格展开五指的那一瞬间,小黑球从他的手中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众人头顶,缭乱气流爆炸开来,谁也睁不开眼睛直视上面正在发生的变化。托玛尔的秀发与衣服正转化成沙子融入其中,周围的花草甚至树木等元素,皆转化成沙子融入其中。

         乱成一团的气流中心出现黑色的深洞,仿佛雨中出现的黑洞一般,将所有的沙子吸入其中,逐渐扩大。

         从四面八方盘旋而来的沙子彻底挡住罗格的视线,他不知道里面发生着什么,直到阿尔敏用时空魔术将众人传送到罗格身后,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黑洞不断吞噬着转化成沙子的元素,为最后的爆炸蓄力。

         罗格的头发被吹了起来,他瞿然地看着正在不断扩大的时沙之洞,下面的土地出现了一个仿佛工匠们故意雕磨出来弧形大坑,其中的元素依然在转化为沙子融入其中。

         这里面已经看不到托玛尔与女精灵的身影,这两个人的魔力气息,已经彻底消失。莉莉安的眸子里泛着泪光,她正在为以前的托玛尔感到悲伤。

         他是莉莉安下山之后,结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两人坐在一起即便是不说话也不会觉得丝毫尴尬。

         片刻之后,她将目光转移到罗格身上,在学院时期,巫师学徒们对他的评价全部都是“丑恶的纨绔子弟”。

         在图书馆的密室里真正见到他之际,却感觉到他并不是传闻中那样的人。至少莉莉安在那时能够看出罗格的眼神和她一样,像是在背负着什么。

         莉莉安现在越来越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强大。

         时沙之洞的爆炸产生剧烈的魔力冲击波,一瞬间照亮天空,而当这些波动进入王城的街道之际,已经消逝成一道很微弱的涟漪。

         正在和古妮娜说笑着的弥生徒然僵住表情,颇为意外地朝城外的方向望去。

         弥生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出现的魔力波动居然和罗格的魔力气息一模一样,显然,城外有人正在打斗,而罗格是胜利的一方。

         “哥哥……这股魔力……是罗格吧?”古妮娜的表情很复杂,她现在正在回想着,最开始罗格对她说的那些话。

         无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罗格究竟经历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使他徒然变成另一个人。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他已经不再是夏洛克侯爵的儿子。弥生并没有古妮娜那么迷茫,他只是很想知道,莉莉安身边的那位红发少女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在计划着什么。

         弥生在风中,隐隐间感知到龙族的气息。

         这不是他第一次感知到这种魔力,如果他的魔力纯度再高一个层次的话,就能够通过这些气息收集到更多的信息。

         这时,学院里其他的人走了过来,最近有几个人和他的关系相处的不错,大家都聊到不少过去的事情。弥生现在也知道今年的“猎魔之秋”,会出现“醒月之咬”。

         而弥生最近想的最多的事情,是如何去见他的父亲希特男爵,他想把古妮娜送到他那边,至少这样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弥生这样想着,随人群缓缓前行。

         王城之外,残留在半空中的气流轨迹,已经彻底消失。

         地上只剩下一个很大的深坑。

         罗格等人所站的位置,恰好是深坑边缘。

         罗格的额头上出现虚汗,体内的魔力已经接近干涸。

         距离王城很远的一片远古森林里传出女精灵的声音,她的一只胳膊因时沙之洞而变成沙子,瞎了一只眼睛。

         “主人……”女精灵悲痛欲绝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托玛尔,他半个身子都化为沙子融入“时沙之洞”中。

         女精灵的眼泪落在托玛尔的残害上,她发誓要为托玛尔报仇,却因那只徒然从托玛尔残害里伸出来的血手,而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的脖子被死死掐住,只听到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后,女精灵也倒在托玛尔身边。

         顷之,由血液形成的躯体穿破托玛尔的尸体,爬了出来。

         这个人是血之真祖,露娜将这个男人不灭的符文交给精灵王,并要求精灵王将其封印,精灵王提醒过精灵族所有人,这是不能染指的禁忌符文。

         精灵王怎么也没想到几百年后,这个被他封印的符文被一心想寻求力量极致的女精灵找到。

         精灵王本可以直接抹杀掉这位女精灵,却因为历代长老的戒律而只是将她放逐到荆棘之森,在那里就算是长老甚至精灵王也未必能够活着离开。

         令所有人想不到结果是,她与恰好路过荆棘之森的托玛尔相遇。

         命运齿轮仿佛早就已经契合好一般,随着两人的相遇而缓缓运转起来。血之真祖现在不再是控制托玛尔这个阶段,他已经吸收足够多的血液,脱离这个已经死掉的躯壳后,他将获得重生。

         “熟悉的味道呢……”他嗅着森林中的花草味,这幅由血液形成的躯体,正在形成骨骼与肌肉,他渐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至于脚下这两具可悲的尸体,只是他为复活而存在的道具罢了,血之真祖一脚踢开挡到他路的女精灵,朝森林深处走去。

         “露娜,别让我找到你!”血之真祖的眸子里充满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