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二妖道
        “韩久龙,我艹你姥姥”白叶终于忍无可忍,朝着韩久龙扑去。

         ‘噗’。

         韩久龙没有出手,出手的是那个站住他身边的独眼道长,手中的拂尘凌空一击,看似也没触到白叶的身体,白叶的口中就喷出一道血柱,身体随即栽倒在地。

         “好身手”韩久龙双手轻拍,朝独眼道长点头道“一眉道长,你把我从牢子里捞了出来,谢过的话,我韩久龙就不多说了,想要什么,道长开口就是”。

         “我要......要她......”一眉道长用拂尘指着陈罗伊道。

         我靠,你小子好歹也是个人模狗样的道长,居然这么直接,就连韩久龙这种心狠手辣之人,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

         “我要她身......身上的那枚玉佩”一眉道长终于把话说完。

         一眉道长的话刚一出口,卜天心中就是一惊,除了哮天犬知道陈罗伊身上这块玉佩的秘密,一般之人岂能有如此眼力,看来,这个道长果然非同寻常。

         “陈罗伊,没听到一眉道长跟你说话吗?麻溜的,把玉佩交给人家,省得一眉道长生气”韩久龙催促。

         陈罗伊心中更是吃惊匪浅,身上佩戴的这块祖传玉佩,从来没有外露,这个一只眼的道人怎么可能一语中地的道破天机?

         “我身上根本没什么玉佩,再说了,你一个瞎眼道人,跟人家一见面就要东西,这是你们出家人应该做的事吗?”。

         “少跟本道长废话”一眉道长手持拂尘指着陈罗伊,“你要是再不交出玉佩,本道可是要动手了”。

         “一眉道长,你要是算个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欺辱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你要是有种,咱们就到外面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如果你打赢我,我保证,这位女士身上的玉佩就是你的”卜天往前踏出一步,挡在陈罗伊身前。

         再怎么说也是出家修道之人,适才被陈罗伊和卜天一阵抢白,这个一眉道长脸上还真就有点挂不住,他本就心高气傲,如果不答应卜天的挑战,岂不这众人面前更是颜面扫地?

         “好,我们就一言为定,韩老大,今天贫道就让你做个证人,如果我打赢这小子,玉佩就是本道长的”一眉道长朝韩久龙道。

         “道长,其实也没必要那么麻烦,我韩久龙一声令下,还怕这两个小朋友飞了不成?”。

         “韩老大,对方点名挑战,本道要是不接受挑战,以后还怎么这江湖上混下去?”一眉道长心意已决,从说话的语气看,断无更改之意。

         虽然自己手下弟兄众多,可这个牛鼻子道长也不是等闲之辈,韩久龙对一眉道长的手段也清楚一二,倒也不想和他伤了和气。

         私人会所的后院有一块百十平米的空地,卜天和一眉道长站住空地中央,韩久龙和手下的弟兄们站住一旁,陈罗伊站住另一旁。

         一眉道长双手报肩,把拂尘斜插在脖梗子里,一条腿颠颠哒哒的颤悠,就这架势,摆明了没把卜天看在眼里,依他的判断,一招之内就可以将这小子打趴在地。

         “动手吧”一眉道长伸出食指朝卜天勾了勾。

         卜天也不示弱,一招‘遮云蔽日’,双拳直奔一眉道长的太阳穴砸来,这招‘遮云蔽日’乃是卜氏拳法中的第二式,讲究的是快准狠,如今被卜天在双拳中灌以内力,一拳下去,少说也有二三百斤的力道。

         一眉道长脸色略变,他稍稍侧身,左臂挥出挡住卜天袭来的右拳,左手也随即打出一拳,这一拳击出之时,携着一股劲风,拳未至,卜天就感觉劲风扑面,脸上微微有股热辣的味道。

         双方拳脚相加,短短数秒就已经互攻几十招开外,打斗之中,卜天却发现对方施展的招数,竟然和自己攻出的招式大同小异,怎么可能?

         就在略一分心之际,‘噗’的一声,卜天左肩被重重地挨了一拳,顿感左臂酸麻,一条臂膀几乎难以抬起。

         “卜天小心!”在场外观看的陈罗伊不由得失声喊道。

         一眉道长见一招得手,岂肯放过眼前的机会,这么多招还没把眼前的这小子拿下,已经让自己的颜值跌份不少,再不把这小子打趴,于情于理根本就说不过去。

         一眉道长一招紧似一招,而卜天已经把幼时练习的拳法招数使完,再这么打下去,自然是败局已定。

         “给你玉佩”眼看着卜天险象环生,陈罗伊从脖颈上摘下玉佩,朝着空中抛出。

         一眉道长对陈罗伊身上的玉佩志在必得,陡见玉佩抛出,他生怕玉佩掉在地上毁损,遂丢下卜天,朝着玉佩抛出的方向跳跃而出。

         ‘咩’。

         一头雪白的小绵羊不知什么时候现在当场,我靠,在场的人都看呆了,这头小绵羊是疯了还是咋地,奔跑的速度几乎不亚于一眉道长,他一口咬住一眉道长的大腿,再也不肯松口。

         那个什么,羊不是吃草的吗,怎么该吃肉了,而且还吃人肉?!

         “孽畜,滚开!”一眉道长一心惦记着那枚玉佩,他挣脱一下,却是没有挣开。

         与此同时,卜天也已赶到,他心中清楚,这块玉佩万万不能落到一眉道长手中,哮天犬有了它,就可以恢复仙法,最起码自已也算言而有信。

         “大胆!”一眉道长斥喝一声,就在卜天右手握住玉佩的同时,他急忙从背后掏出拂尘,朝着卜天的肩背狠狠的砸了过去。

         ‘啪’。

         玉佩落地,卜天扑倒之时,右掌掌心正好按在落地的玉佩之上。

         握着碎成两半的玉佩,卜天心中暗暗叫苦,想不到还是没能将玉佩保全。

         一股乳白色的氤氲之气忽的从玉佩里面散发出来,丝丝缕缕,透过指尖。

         “卜天,快点吸取玉佩里面的精气”。

         妈呀,韩久龙身边的几个弟兄当时就晕倒两个,那...那什么,也没听说小绵羊有成精的呀?

         卜天心中有些纠结,要是自己吸取了玉佩的精华,哮天犬他.....。

         “卜天,你******没听到老子说话吗?等玉佩的精华消散,MB的就算白费了”哮天犬歇斯底里的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