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家好,我叫翠花
    “再哭再哭就把你们剁了喂狗去,有什么好哭的。还有你们就给老子安心的呆在这里,再想逃跑下场就跟那个妮儿一样,懂了没有?”一个彪形大汉龇牙咧嘴,胡子都要被吃到嘴巴里,恶狠狠地指向大铁龙左脚那个早已昏迷不知死了没有的姑娘。

     青衣女孩披散着长发,一条狰狞的伤口由肩至背,瞧不清楚脸。

     这一间小破房子中,充满了腐气,四周一片死寂,只有那个自称老子的大胡子男人不匀的呼息声。

     女孩的中指微微动了下,只是什么情况啊,不应该啊,貌似被人绑了啊,小脑袋飞快地转着。

     男人走后,那女孩一跃而起,破口大骂:tad,你被人绑了不哭啊?

     铁笼里的孩子皆是十至十六岁的孩子。肮脏的脸上瞧不清原有的面容,都惊讶的望着他,估计伤到脑袋了吧。

     女孩用乌溜溜的桃花眼打量着他们,干嘛一副见了疯子的表情?

     不过一个男子倒是吸引了她。

     可真是有气质,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宛若谪仙是吧,恩,太可惜了。看不清这谪仙的脸。

     该男子似乎感受到探求的目光,朝她望去,她用一种什么惋惜外加不怎么正常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禁皱了下好看的眉,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的眼睛很漂亮,是一种清凉的神韵,像是一汪清泉在阳光下发光,闪耀,昨日见她,那一鞭,还以为香消玉殒了呢,生命还挺顽强。

     额…。眼珠骨碌一转,貌似眼下不是巧美男的时候,而且美男还瞧不清脸,于是乖乖的低头又到笼子左脚趴着。

     又是一阵诧异,这姑娘就不会换个姿势?瞧得都难受。

     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不用…。

     恩…

     该怎么从这个叉叉地方出去呢,这句身子明显不是自己的,我不来非让我来,好了吧,天,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

     还有这个被火辣辣的痛啊,像被人用剪刀把肉剜出来一样。

     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逃出去才是王道。可不想再死一次,到底要怎么出去,她猛地抬头望着那大铁笼,嘿嘿…

     男子望着她眼睛里的那一抹狡黠,怎么死换了一个人的感觉。

     现在只有一个字,等!

     但是平生最讨厌的便是等。

     “大家好,本姑娘的名字叫翠花。”

     这个女类想干什么?

     男子很好奇的瞥了他一眼

     翠花!好,不特别的名字,不特别到好特别。

     “大家不要听那个老子瞎说,我晚上能出去,你们跟不跟我?跟的请举手!”

     逃走还那么高调。

     在她的罗里吧嗦了十分钟后,大家成功被洗脑。

     哈哈哈哈,领导能力不错,小时候幼儿园班长不是白当的。

     这女的胡诌能力不错。

     她走到那谪仙的身旁,小心的坐下,但还是牵动了伤口,疼得直咧嘴,

     “嗨!”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谪仙,你不想出去吗?”张大美眸,撅着嘴问道。即使满面尘土也掩盖不住眼神里的光芒万丈。

     谪仙?他?“你有办法?”

     她啧啧两声自语,谪仙的声音就是好听。

     满脸黑线

     抽出乱发中的一根铁簪,在它面前晃了晃。

     他到是诧异了,“你会这个”

     “那是”牛哄哄的冒出两个字。

     “何时行动?”

     “大概零点吧!”

     “零点?那是何时?”

     “额,这个吗,半夜是什么时候?”无奈的挠挠头。

     “子时。”

     “哦,那…应该就是子时了吧?”

     “你这是在问我吗?”

     过了会儿。

     “那咱们聊会天吧,反正子时是还有好久呢!”

     这是要逃走之前,该有的悠闲节奏吗?

     “那么请问谪仙你的大名是什么呢?”笑嘻嘻的脸上略带蛊惑。

     “拟歌。”轻快而简洁。

     “拟歌?呵呵我记住了,我叫…”

     “翠花。”他抢先接过她的话。

     一下被噎住,又用脏兮兮的小手挠挠头,看起来更像鸡窝了呢!他望着她的头发,剃个光头会不会好点?

     “那个,我,刚刚,额,那个,不是我的真名,我妈,阿不,我是说我阿娘品味也没有那么特别吧。”尴尬的笑了笑。

     “那么敢问姑娘芳名?”嘴角不觉上扬,知道不是她真名。

     “可以叫姑娘我粉桐!”

     他喃喃自语了番“粉桐…。”过了半晌又补了句,“芳莲坠粉,疏桐吹绿,倒是个好名字。

     ”哎呀,哎呀,我妈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呢,这可不可以叫做英雄所见略同呢?“噗嗤,笑出了声。

     可真是个可爱的人儿呢!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

     居然被看出来了。

     ‘能讲一下现在的局势吗?”

     拟歌望了她一眼,疑惑一闪而过,还是讲了起来这个大陆的分布。

     十分钟后,他又转头,莞尔,前一刻还那么认真的样子,现在居然靠在肩膀上睡着了。

     “放心会有人来救我们的,睡吧…”

     将她欲开锁的铁赞远远的扔出了铁笼之外,望着她紧闭的眸陷入深思。

     一滴晶莹的液体从口中滴落在他衣衫上,动了动眉,迷迷糊糊的张开眼问道:“几点了?”

     “呵呵,晏时吧”他轻轻的在她耳边说,耳垂暖呼呼的而且痒痒的,即张开美眸,大叫一声:“什么?”

     看着她一惊一乍的动作不禁好笑。一个个手指的掰,“tmd,天都快亮了,我怎么逃啊。你怎么都不叫醒我啊?”

     “粉桐姑娘,在下看你睡得那么香,口水都留下来了,实事不忍相告啊怕是饶了姑娘的清濛呢!”

     流口水……额……这个也没法儿…。

     其他人纷纷惊醒,一个小胖子上去拉他的衣襟:“翠花姐,我们什么时候逃走啊?”

     第N次挠头,所有人的注意都在她身上,这个问题嘛…。“

     ”大家放心,今天一早我们就可以出去了。“拟歌缓缓地说道,虽轻,但却有种叫人心安的魔力,恩,是心安。

     铁赞子也丢了,轻咬朱唇,自己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见她一人背对着铁笼一角,终于起身,走过去,从怀中拿出一块檀木令,递到她面前,她竟然想哭,抬头疑惑的望着他。

     ”粉桐姑娘可信我“声音很轻,很轻。

     ”我信!“想都没有想,”这令牌?“

     ”给你的,以后你会用到的。“不要白不要,刚接过,小破门就被打开了,阳光微微透了进来,”哎呀,小妮子居然没有死掉,身子骨不错啊,哈哈,你们都给老子出来,该上路了!“他长鞭一甩,大吼道。

     tad,大不了一死呗,反正死过一次,在死都死出经验了。她望向拟歌,而他则给她舒心一笑。

     心跳加速了哇,不管了,大步走出了铁笼。

     上了船,那个大胡子给每个人都拷上了脚链,以防下水逃跑。粉桐暗暗翻了个白眼,她根本就不会水,死得更快而已,四处望了望,船已经开了,拟歌怎么不见了啊?

     船尾。

     ”船上的人杀无赦,一个都不许留。‘’声音十分低沉,眸子似冰,能将人划开。

     “是”

     粉桐眼皮狠狠跳了下,“啊——”一声尖叫,塔特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风,就是想叫,一拨黑衣人刚落地就听见这杀猪叫,怎么啦!

     她怔了下,指着黑一头头就教育到:“有没有职业道德,你要来干嘛,杀人还是防火,大白天穿一身黑衣服,吊丧吗?”过了半晌,人群开始暴动了起来,乱跑,乱叫,乱跳,乱七八糟。

     “杀人啦”

     血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一个小胖墩屁颠屁颠的跑着,“彭‘他倒了,顺手一推,粉桐童鞋就不小心掉进了水中央,谁家倒霉孩子?你爸妈呢!tad,又要死了?能不能换种死法,淹死太难受了吧。

     我扑,我扑,我继续扑,下沉,下沉,继续沉……。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多年后,拟歌在想,如果那时就紧紧地牵住了你的手,会不会…

     水平风静,繁星点点掉水。三年后。

     绿竹小居,青树翠蔓,乱花撞眼。一女子手持银针,帅气一挥,一只灰不拉几的鸽子”呼“的落下,”额,你这鸽子长得可真是丑,把你毛给扒光光就看不出来了,顺便再给你烤了。“拎起鸽子的一条腿往回走。

     你真聪明,就是粉桐,你太聪明了,她被人给救了。

     一个白衣老头,缕着胡子,见粉桐,溺爱的笑了笑,古灵精怪的丫头,大富大贵的命啊。眼睛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惊了下,他怎么把东陌国的飞鸽给拦下来了?

     ”粉桐。各自拿过来给师傅瞧瞧。“声音那是一个沧桑。

     粉桐不解,把鸽子给华发:”师傅,不能生吃的。“好心提醒道。

     华发匝了下嘴,迟早把自己给气死。

     把鸽子里的纸条小心取出,细细看了起来。

     ”师傅,我好厉害啊,射只鸽子都带封信!“激动的拍了下手。

     华发还是白了她一眼,生死的事啊。

     看完后,他的神情大变,陷入深思。 ”粉桐,你下山,帮我办一件事“。一脸郑重。

     射个鸟还射出了大事啊!恩,技术不错啊……下次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