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当我傻啊
    翌日。

     集市。

     手中五根糖葫芦,怀中还有一大包糖炒栗子,津津有味,前方聚集了一大拨人,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拨开人群。一男子正拿着一把剑搭在青衣女子脖上,男子,英气逼人,一种不知怎么形容的不羁,那是一种丹凤眼,那是一种狂妄,那篇博的唇微微撅着,似笑非怒。胸前衣裳微露,一块暖玉挂在脖上,恩,不错,倒是个个性美男一枚啊!

     当见到女子清秀的面容时,怀中的栗子纷纷坠地。

     “小琪!”不禁脱口而出,“她怎么会在这里?”

     跑上前去就握住她的双肩激动的问:“小琪!小琪,你也来这了吗?小琪?”

     那男子望着冲出来的女子,粉色长裙,一双小巧的脚随动作若隐若现,小臂亦是粉布包裹而肘部露出,分样雪白耀眼,乌黑长发在风中飞扬,似能闻到淡淡幽香,那张脸是不能用美来形容的,特别是那双眼,虽然只见到那一瞬却以深陷,不是深邃而是透彻,好看的眸微眯。

     “你是何人?”还真是富有磁性呢!

     绿衣女子反应过来,皱起眉反问:“小琪是谁?我是末绿。”

     粉桐又望了望她的脸,用手摸了摸

     “怎么回事?你不认识我?我是粉桐啊”

     末绿点了点头。

     那女的居然忽视!“那位小姐,本公子在跟你说话!”明显的警告。

     粉桐转过身,皱起好看的眉大叫:“你给我等等!”

     众人吸气。

     咦~这女类不想活了吧?

     那男的并未生气,反到抱胸,双眸紧紧盯着她,有趣。

     “小姐,小姐可不可以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给您下跪了。”言罢就要下跪。

     “哎哎,你别这样。”虽然失落但也不能不救,只不过弄脏他衣服罢了,况且他长得很像小琪。

     大步走到男子那边。

     “你是何人?”直勾勾地盯着她,这回要救人知道来找他啦?

     “你是何人?”袖中已准备好飞针。

     众人吸气。

     粉桐眼睛一撇,说道:“吸什么吸?有什么好吸得,回家吸去!”

     “本公子兰容国第一富商兼美男蒿暖,那么你呢?”

     “哈哈,我阿娘说了,女孩子闺名是不能随意告诉他人的。”用手亲亲擦了一下小巧的鼻头,一副你上了当的模样。

     众人狂吸气。

     蒿暖望向众人:“叫你们不准吸气聋了吗?”

     额…

     “你想让我放了她?”抬手抚向胸口的暖玉。

     “恩,对啊!”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么这个时候气焰为什么还要这么嚣张!这是求人该有的…行为?

     “你放人不?”

     “我为什么要放?”

     “因为你是个好人!”

     “哈哈哈,那本公子要说不是呢?”

     “管我谁么事?”

     “你不是要救她吗,你要怎么救?”

     “这个问题貌似有点深奥…”

     蒿暖等着她说出下文。

     “孔子有云…”

     ?!?!

     !?

     他在脑海中搜寻孔子这位老人家的时候,突然蹦出一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末绿快跑!”

     两人一溜烟拨开人群就向外冲,不,不应该是两人,准确来说是她扯着脑袋已经七荤八素的末绿才对。

     蒿暖望着那抹身影并未有所动作,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一定。

     半晌又吐出一句:“下次不许吸气!回府。”

     众人还未搞清楚状况,就听到这么一句。

     你们的思维啊…

     “你叫末绿是吧”粉桐习惯性的挠挠头发,“好了。你走吧!”

     末绿抿了抿唇,似想要说些什么。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末绿想跟着小姐,末绿从六丑到东陌寻亲,却不知他们早已换了住处,实不知如何为好。”似是要哭出来。

     “得得,你别哭,别哭啊,我早这一也呆不久,你跟着我…”犹豫中。

     末绿似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好了好啦,你就跟这个我吧!走,本姑娘给你买糖葫芦去。”

     “奴婢不吃,奴婢给小姐拿着包袱吧!”

     “听毕听话?”她张大双眸。

     “听,奴婢听。”

     “末绿啊,你说你名字好好地,干嘛叫奴婢,你当你名字是死了吗?”拉着她的手,就往小贩那边走去。

     “姑娘要几只?”

     “全要了。钱给你,不用找了。”

     扛着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到时幅靓丽的风景线,朱唇更是粉嘟嘟的,亮晶晶的。旁边的绿衣姑娘则腼腆的笑着,手中的糖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正吃得起劲,旁边一位老太太突然跌倒,正巧撞在她身上,自己倒了还好,糖葫芦科全都脏了,粉桐普利普身上的灰,站起来并小心将老太太扶起,末绿也忙上前帮忙。

     “谢谢,真是谢谢你们了。”

     说完就离开了,一股怪怪的香气。

     “末绿!走,我们在买一棵。”

     额,正要付钱,荷包,我的荷包呢?

     眼珠一转,糟糕。扶老奶奶是个大问题啊!没钱怎么办,挠头啊。“哎,你知道吗?听说阴府在召集天下好裁缝呢!”旁边一位卖白菜的大妈对卖白菜的大婶说。

     粉桐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忙问:“可有赏钱?”

     “那是自然,重金呢!”

     她在哪里咯咯的傻笑。

     “末绿。走,去阴府赚钱去!”清澈的桃花眼中一抹算计。

     “小姐还会做衣服!”

     “咯咯,那是!”阴府大厅。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以为年近50的大叔出来问道。

     “粉桐!”

     …

     “姑娘打算如何裁缝,怎样风格?”

     “这个问题保密,一所小屋,一日三餐,供我所需,三日交货。”那是一个胸有成竹。

     管家疑惑的忘了她两眼,行吗?

     “我们公子可是很挑的。”

     “放心,放心。”殊不知屏风后一双笑意的眼睛望着她。

     粉桐,末绿进入房间。

     房间那是一个漂亮啊,这要怎么介绍呢?算了,不介绍了吧!

     粉桐满脸兴奋,桃花眼中闪着金光,全是钱啊,哈哈,我要成为富婆了。

     末绿则盯着她。神啊,这是什么情况!

     太有为常理了。

     时间过,似水无痕。

     三日后。

     “咚咚咚”

     粉桐开门,正是出来似的那位管家。

     “敢问姑娘是否完工?”

     “呵呵,这个嘛,本姑娘早就准备好了,还请您带路为你家公子试衣吧,末绿,你在房里等我回来。”

     粉桐贼笑。

     阴府大厅。

     一男子背而伫之,恩,发质不错,改天问问是用什么洗头的。

     “小女子粉桐,特献霓凰衣,请公子过目。”她双手端着托盘,可上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皇帝的新装的故事。

     咯咯。

     男子转身,满脸笑容,望着她。

     阿列?

     路还真是窄啊!

     “粉桐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粉桐姑娘。”见他炸毛的表情心里那个爽啊!

     “公子说笑了,我们素未谋面,公子何以用又呢?”

     装,使劲装。

     “哦~是吗,前几天本公子在街头遇到一位姑娘,与你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也叫粉桐。姑娘和已解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听完她的话,粉桐眼中顿时露出酝酿好久的激动神色,声音颤抖道:“不满公子,粉桐有一个失散多年的亲妹妹,公子!真的见到她了吗?”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真的吗,这真的是真的吗?”一直使劲的摇着他。

     蒿暖乱了,乱了,彻底乱了。

     “那他为什么也叫粉桐?”

     “大哥,你傻啊?此粉桐非比粉桐,我是梧桐的桐,她是瞳孔的孔。”

     额,

     他满脸黑线,他把他当傻子吗?

     一个人再怎么变,眼神怎么会变,感觉怎么会变,况且他又不是傻子。

     “算了,不与你争辩这些了,衣服做得怎么样?”

     粉桐又拾起地上的托盘,说:“请公子过目。”

     蒿暖挑眉,是她瞎了,还是他瞎了,他望着空空的托盘郁闷这个女人的智慧。

     “公子,好看吗?告诉你,这个衣服可神奇了,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得到。你瞧,这颜色多好看。”还摸了摸。

     他摸了摸下巴,然后将唇靠近她的耳垂,“看到了,真好看,那么就请粉桐姑娘为本公子更衣吧!”说完慢慢走了出去。

     “哈哈哈。”

     笑!笑!笑得跟东方不败一样!

     倒霉,怎么跟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啊?!

     倒霉。

     旁边的管家又在感叹:你们的思维啊…

     竹榭小居。

     粉桐呆呆地望着他的带子发呆,tmd,怎么办?

     “粉桐姑娘还不动手吗?不然…”邪邪的催促道。

     “公子,你的手呢?”

     “在这呢!”不祥的预感。

     “它坏了吗。”

     “没有啊。”

     “你问一下我的手!”

     、、、、、、额,什么情况。

     “粉桐姑娘的手、、、?”

     还没问完,她便抢答:“报告公子,它坏了,所以请公子自行更衣吧!”

     一群猪从脑袋里狂奔而过。

     她眨巴着大眼睛,果真当他是傻子吗?

     三分钟后。

     “粉桐姑娘好看吗?”

     自恋地答道:“粉桐姑娘当然好看。”转身,见他一丝不挂,身材不错!啧啧。

     “本公子是说这霓凰衣穿在我身上是否好看?”半米丹凤眼。

     “好看,当然好看,不行公子可以出门让丫鬟们瞧瞧。”正欲拉他出去,他手忽一用力,被禁在墙和胸膛之间。

     这个姿势、、、容易走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