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林小木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炸毛道:“你做什么?”

         “亲你,”兰修反手握住他欲要推开他的双手,温柔的笑道:“我喜欢你。”

         “你放开我。”林小木的耳朵也开始红了,活了两辈子,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表白。

         以林小木的迟钝,是怎么也瞧不出,周围那些男修和女修们暧昧的眼神的。泰极界里,大部分女修比较矜持,就算倾慕某个男修,也更多是让身边亲友师门牵桥搭线,绝少自己开口表白出来。至于男修,在某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在试图对凤炎真人不轨,被他烧成渣渣后,大家都收起心底那点儿遐思。

         所以这种温柔而认真地表白,绝壁是第一次发生在林小木的世界里。

         感觉……

         林小木觉得脑袋有点混乱,他第一个先想到的居然不是‘惩罚’兰修,而是,‘难道这是契约或者红鸾星的副作用’?

         “好吧,既然你没有讨厌我的感觉,那我们试着交往一下怎么样?”兰修没有受到预想中的契约惩罚,脸上的笑容更深。

         “你放开我,谁要跟你交往!我又不喜欢你。”

         兰修的手握得更紧了,仗着身高体型的绝对优势,只差没把林小木整个搂进怀里了:“但至少你也不讨厌我,不是吗?”

         “谁说我不讨厌你了,混蛋,让你放开我,没听到吗?”极富侵略性的男性让林小木感觉很不舒服。

         “好吧,那请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兰修知道林小木讨厌他是假的,但不喜欢他却是真的。

         林小木气呼呼地瞪着兰修:“你是我的丹奴。”

         “就仅仅只是丹奴吗?”

         “没错。”不知为何,看到兰修眼底一闪而逝的受伤,林小木心里蓦然升起一股心虚的感觉,下意识移开了目光。

         “是吗?”兰修单手托着林小木的下巴,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仿佛想要看透他的灵魂一般:“可是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你说该怎么办呢?”

         “兰修,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吗?”兰修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那是谁曾经给我说,他爱我的?林小木,你的爱就如此廉价如此摇摆不定如此容易被淡忘吗?因为你说你爱我,我当真了,我喜欢上你了,你不该对我负责吗?”

         兰修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那次林小木口误的时候,没趁机把人拿下。

         “我什么时候说过?”林小木茫然的看着兰修,显然,已经被他的强盗逻辑弄得晕乎了。

         “在水蓝星的酒店里。”

         “那是口误,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是吗?那真可惜……”

         透过契约,林小木感受到了兰修心底的受伤和难过,以及深沉而炙热的爱意。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唯独契约永远不可能骗他。

         兰修的爱意是真的,但是,林小木能够感知却无法理解那种曼妙而沉重的心情。

         “就算你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不会放弃的,林小木,我会一直追求你,直到你爱上我的那一天。”

         “我……”

         “嘘,”兰修修长的手指在林小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要拒绝我,好吗?”

         也许是兰修心底翻腾的哀伤,太过强烈,令契约干扰了林小木思考;又或许是,兰修眼底炽热的感情灼伤了林小木懵懂的眼睛;鬼使神差的,他竟然轻轻点了点头。

         兰修粲然一笑,透过电子面具的伪装,他天蓝色的眸子,如同雨后晴空,盛满了安宁与开心。那一瞬间,林小木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百花齐放的胜景,又仿佛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蛛丝充满了猎食者温柔的阴谋。

         兰修埋下头,狠狠的亲吻林小木的唇,灵巧的舌头撬开他的牙齿,在他残留着甜味的口腔中,肆意的搅动。

         一股酥麻的感觉从林小木的尾椎骨上升起,游走到四肢百骸汇聚到大脑中,林小木脑海中一片空白,来自身体的本能却让他回应了这个霸道而温柔的吻。食色,性也。

         灵巧和笨拙,挑动起缠绵的情丝,热烈的起舞。

         窒息般的快感,在两人心底蔓延。

         当唇齿分开时,一缕晶莹的银丝在两人的唇角蜿蜒出暧昧与情动。

         兰修搂着林小木,听他在怀里大口喘气,笑着戳了戳他小巧挺直的鼻子,道:“笨蛋,难道你不知道热吻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吗?”

         林小木本来就很红的脸蛋,这下几乎要滴出血来了。他恼羞成怒,一把推开兰修:“谁准你亲我的?”

         突如其来的契约之力,痛得兰修弯下了腰,他脸上扯出一个不太正经的笑容:“可是,你也很享受不是吗?亲爱的主人,做人可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啊。”

         这该算是甜蜜的训诫呢,还是偷香的代价呢?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加重惩罚?”林小木那颗单纯懵懂的心,终究还是被兰修搅乱了。

         兰修半跪在地毯上,仰头看着林小木,脸上的笑容有些扭曲但不失温柔:“木木,你这是恼羞成怒吗?”

         “你……”林小木看着兰修眼中炽烈的爱意,突然发现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大厅,去了别墅后面的药园。

         契约之力骤然消失,兰修缓了一小会儿,从地上站了起来,优雅的理了理衣服,笑得一脸得意。

         就算林小木现在不能接受他,可,终究对他心软了不是吗?

         一个人对另个一个心软,只能说明,他心里并非一丁点儿也不在意他的。

         兰修走到二楼,站在阳台上,极目远眺,看着林小木气鼓鼓坐在远处树荫下,有一搭没一搭拨弄,不耐烦的用喋血驱赶拼命想要献媚的虎王兽。明媚的阳光斜照在他漂亮的脸上,宛如透明的水晶,忽然他被虎王兽笨拙而圆润的滚动动作逗乐了,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兰修突然觉得,好像有一束看不见的光,照进了他漆黑的心底,驱散了那些长久以来盘踞在他心底最深处的令他寝食难安的阴霾。

         “木木,我永远不会放手的……”兰修笑着,如大提琴般低沉悦耳的声音被风吹散。

         远处,林小木仿佛心有所感,抬头看了眼二楼的阳台,阳台上,温馨的碎花窗帘被风扬起,宛若舞动的裙裾,煞是好看。

         林小木很不爽的一巴掌拍开虎王兽不断往前凑的大脑袋,嘟着嘴碎碎念:“兰修,大笨蛋,大混蛋,大坏蛋,大蠢货……”

         尚未开灵智的虎王兽歪着胖脑袋看着林小木,琥珀色的兽瞳里充满了委屈。

         不知过了多久,他枕着虎王兽肉呼呼软绵绵的肚子睡着了,梦中,似乎还残存着兰修身上清淡的香水味和极富侵略性的男人气息。

         兰修无视虎王兽低沉的威胁声,横打抱起熟睡中的林小木,愉快的在他嘴上偷香一个,把他抱回了房间里。

         走出来,就碰到一脸戏谑的零,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个八、九岁小胖正太身上非常违和,可因为那个人是零,因为他那双总是阴郁难测的红眸,一切看起来又那么正常。

         “终于表白了,勇气可嘉。”

         小壹从零背后探出可爱的小脑袋:“可是,木木好像不喜欢你耶。”

         兰修脑门上青筋直蹦:“我记得刚才大厅明明没有人。”

         “是啊,我们通过摄像头看到的。”小壹看他脸色有点难看,小声解释道:“哥哥说家里的安防太低了,我们不是故意偷看的。”

         “那看完之后有什么感慨呢?”

         小壹一脸崇拜的看着兰修:“木木那么厉害,你居然敢跟他表白,虽然木木没有接受你,但我支持你哦,哥哥也支持你。”不得不说,林小木之前‘暴力拆分‘机器人以及之后‘暴力驯服’那些凶蛮野兽,给小壹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兰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俩:“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们呢?”

         零把小壹藏到背后:“不用谢,我们很希望看到你们能够缔结比主仆更牢靠的关系。”

         “借你吉言,那么,你们过来找我,就仅仅是为了来恭贺我告白失败的吗?”

         “当然不是,我相信你会有成功的那天。”零的直觉告诉他,兰修是一个远比林小木危险的多的男人,在面对兰修的时候,他总是格外小心。

         “我们过来找你,是想告诉你,前方战场出现异象了。”

         “哦?”兰修皱了皱眉,“去我房间里说。”

         坐定,兰修为自己倒了一小杯红酒,喝了一小口,问:“出现了什么异象?”

         “前线出现了一种新型虫子,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尸虫的进化体,它们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极强,而且繁殖速度极快,联邦的战士已经连续败北,战线向人类世界推进了一百万光年,目前还在持续败退中,是两族战争打响以来,人类最大的一次溃败。”

         通常而言,实力越强等级越高的虫子,繁殖越艰难,这种新型虫子竟然如此逆天,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种虫子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联邦也正在调查此事,暂时还没有查出结果。”联邦的防火墙再厉害,只要零愿意,全都是形同虚设,他想要调查资料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但是,我从这几个初代尸虫数据上发现了它们,你看——”零把数据投影到半空中,他指着其中几项数据,说:“它们体内的灵气含量较高,而且□中还残存一种新型基因改良剂。再来看,二代进化尸虫,它们的脑袋比之前的初代尸虫出现了明显的这块儿畸形肉瘤,灵气含量明显比初代更高了,残存的新型基因改良剂浓度也更高。

         而现在战场上的三代尸虫,它们的整个脑袋上全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畸形肉瘤,体内灵气的含量已经高到可以与域主级初阶高手媲美的程度,但体内却没有新型基因改良剂残余了,换句话说,它们已经彻底完成了进化。

         另外,据资料显示初代尸虫进化到三代尸虫,总共花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

         兰修若有所思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场灾难其实是人为的?甚至,很有可能是某个野心家,想通过这种进化,得到些什么,比如汲取灵气的捷径?

         那么,如此大规模且疯狂的实验,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是绝对完不成了,这背后,究竟有多少人参与进去了呢?他们在联邦在世家甚至在虚拟宇宙公司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实验成果令虫族陡然变得强大,对这些人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作者有话要说:有虫子什么的,都留到明天捉好了,好困=_=,么么哒,各种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