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沉没
        老太太悄无声息的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苍老慈祥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她留了一份视频和一些已经公正过的文件,视频没有太长时间,只简单给林小木交代了一下罗达兰大师生前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希望他能够继承并且将他医术发扬光大,又请求林小木将一直把游历宇宙海作为梦想的老实木讷的王雾留在身边,还嘱咐王雾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开开心心的活下去云云。

         此外,老太太还把她和她丈夫生前所有的遗产公证后,分别转送给了王雾和林小木。

         名噪一时的罗达兰大师远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富有,当然,这只是指物质方面的。在许多人眼里不近人情高不可攀的罗达兰大师,几乎将毕生绝大部分财富捐赠给了慈善机构,资助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孤儿,留给王雾的钱财只有100万信用点,以及一套他们现在隐居的庄园和一架老得可以进博物馆的旧式飞船,以及很少几件不算太贵重的首饰。

         留给林小木的则是罗达兰大师倾注了毕生心血的临床医学笔记,三本合计长达八千多页的笔记摞起来足有五十多公分,上面用密密麻麻的星际通用语记录着罗达兰大师一生的见闻和经验。

         若是将它放到医学界里,必将成为医者们梦寐以求的无价之宝,然而,放到林小木手里却反而有些鸡肋了。

         林小木懂医术,但他的医术跟罗达兰大师明显不是一个体系的,也不是同一个层面的,甚至连理论基础都有诸多迥异,而他本身对救死扶伤没有多大兴趣,之所以会医术,是因为他所学的炼丹术与医术有部分重合。

         他至始至终感兴趣的只是罗达兰大师总结出来的一些植物、矿物质、特殊物质鲜为人知的药性、特质而已。

         王雾不知从哪儿买了一大束百合花放到罗达兰大师夫妇俩的墓前,大理石雕刻的墓碑上轮换播放着罗达兰一家三口生前照片,严肃不失慈爱的罗达兰大师、温婉漂亮的夫人、跳脱可爱的儿子……

         如果时光在此停驻,幸福将铸就永恒。

         林小木早已想不起凡尘中的父母,然而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跑出一副画面:

         一个俊美的有些邪气的公子将一个胖娃娃抱在怀里,胖娃娃手里抓着两串红彤彤的糖葫芦,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嘴角还挂着哈喇子,公子气急败坏的说:“木木,你怎么把这串也啃了,这是给你娘亲的!”

         画面突然又跳转到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身上:

         胖娃娃把啃得乱七八糟的糖葫芦递给女子:“娘亲,给!”

         女子笑起来眉眼弯弯,一把搂起矮矮的小胖娃娃,亲两口胖嘟嘟的小圆脸:“宝宝真乖,都知道孝敬娘亲了!”

         “最喜欢娘亲了……”胖娃娃搂着女子不停往她脸上涂口水。

         公子黑着脸抢过胖娃,戳着他的脸说:“小东西,敢占我娘子便宜,小心老子揍你!”

         女子脸上红霞满天,娇如羞花:“你怎么能这么对孩子说话!”

         小胖娃娃懵懂的笑着,露出一口还没长整齐的小米牙……

         不知道为什么,林小木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什么。

         幼年入师门的他,是师门里前途无量的天才,所有人教导他的都是该如何修炼该如何炼丹该如何使用法器……

         从未有人教过他,有一种情绪,叫做思念。

         不知在墓地站了多久,林小木手腕上一条红色的丝带突然燃了起来,飞快烧成了一堆灰烬,圆圆的猫儿眼闪过一抹深思。

         “王雾,你会驾驶飞船吗?”

         王雾木讷的看着他,似乎并不奇怪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会。”

         “他出事了,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林小木可不希望自己看中的丹奴被人轻易的弄死,先天火德之身可遇不可求,错过了兰修,他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找到替代者。

         “他?那天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吗?”王雾面无表情的问道。

         “对。”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王雾看起来木讷,不代表他没有常识或者不机敏。事实上,相交林小木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他的阅历能甩他好几十条大街了。

         林小木想了想,从兜里掏了张小纸条出来递给王雾:“他说过他要去这个坐标,我们要快点赶过去。”红丝带是林小木用兰修的血为原料做成的,它能够感应兰修的所在,也能反应他的安危。现在红丝带燃烧成了灰烬,说明兰修遇到了致命的危险,而这个危险似乎与火有关。

         王雾扫了一眼坐标,据古兰星不算特别远:“三个小时。”这是那辆退休飞船的极限了。

         林小木望着蔚蓝的天空,眉头紧蹙:“尽量快点。”

         胖子使劲浑身解数也没办法阻止修特鲁号的沉没,只能焦急的对兰修说:“老大,我们还是进救生舱吧,如果掉下去我们就完了!”

         兰修很不甘心,这艘修特鲁号虽然明面上是他父亲送给他的成人礼,实际上,里面不少地方都被他请战舰大师改装过,不菲的改装费和高价从黑市上购进的违-禁武器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私房钱。于他而言,放弃修特鲁号无异于自断一臂。

         然而,眼下的状况,不断了这一‘臂’,他和胖子会连小命也赔进去。

         “……走!”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在他们身后响起:“走?兰修少爷想上哪儿去呢?”

         兰修诧异的转过头,不知何时,快烧成黑焦炭的徐管家竟然站在了他们身后,他全身上下只剩下破烂的布条,甚至找不到一块儿好肉,干瘪的身体狰狞的面孔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兰修撕下了他一直以来的伪装,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他:“我去哪儿用得着告诉你吗?你这个叛徒!”

         徐管家狞笑着,他周围的气流开始变得狂暴,空气中游离的电子不断聚集到一起,闪烁着碰撞着凝聚着:“叛徒?哼,我忠诚的至始至终都是阿历克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只可惜……如果大少爷能够早早让我看到你的手段和野心的话,我们或许根本不用走到今天这步。”

         修特鲁号簸得越来越厉害了,兰修抓住控制台一角,努力稳住的自己的身体,嘲讽的盯着徐管家:“早点让你知道?早点让你知道,我还能活到今天吗?”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阿历克斯家族的人!想不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徐管家的眼神变得异常冷厉:“很好,现在就让我来终结这个错误!”

         在电网抛向兰修的前一秒,一直默不作声的胖子突然出手,看似无奇的手枪中突然射出几十根银针,纤细的银针精准的扎在徐管家的侧脸上,穿皮入肉。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徐管家的手颤抖了一下,电网看看擦过兰修身旁罩在控制台上,控制台上立即冒起了火花和浓烟。

         “哼,你以为这些小孩子的把戏就能杀死我吗?”徐管家阴狠的盯着胖子,抬手就冲着胖子甩了一道球形闪电过去。

         胖子异常灵活的避开了他的攻击,笑得格外欠扁:“小把戏?你认为我真的会用小孩子玩儿的小把戏对付你这个该死的老东西吗?”

         胖子话音未落,徐管家已经感觉到身体不对劲了,他体内浑厚的异能竟然在飞速消融!怎么会这样!

         徐管家大惊失色:“科特柯蓝崎!你究竟就对我做了什么?”

         胖子笑道:“哇哦,效果比我想象的还好。其实也没什么,一点儿小孩子喜欢的小把戏而已!”

         “该死的,!该死的你竟然会制造出如此邪恶的东西!该死的 ,你马上把解药给我,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臭老头子,你的白日梦还没醒吗?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给你解药?胖爷我还没活够呢!你就在这儿好好感受一下生命和力量一点点被蚕食的感觉吧!”

         “你以为我死了,二少爷就会放过你,放过你背后的柯蓝崎家族吗?如果你把解药给我,再帮我把兰修阿历克斯给杀了,我会让二少爷放过你和你的家族!”

         “放过柯蓝崎家族?”胖子冷笑道:“那样腐朽的家族,毁掉也无所谓。至于我,你老就更不用操心了,反正也是烂命一条,只要能死得其所,怎么死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可怜你一把年纪了还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你以为老大‘出事’了,你的二少爷会真的兑现答应你的那些事情吗?别做梦了!”

         说完,胖子再次扣动了扳机,一颗再普通不过的子弹贯穿了徐管家的脑门,徐管家不甘的倒下死不瞑目。他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引以为傲的异能会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兰修和胖子一路狂奔,终于登上了救生舱。

         兰修按下按钮,焦急的等待着救生舱被弹出修特鲁号,然而,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他没有感觉到半点该有的动静。

         正在他准备打开救生舱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时,是不是救生舱被卡住时,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在失去意识前,他只觉自己被一股足以融化天地的热浪吞没……

         作者有话要说:求动力,各种求~~打滚求,撒娇求~~~不给动力烧死兰修筒子,咱就BE~~~

         兰修:你活腻味了吧!

         荷风梗着脖子:介不能怪我!

         兰修:美人们,赏个脸呗,你们忍心本帅哥被烧成金刚石么TAT

         众(?﹃?):帅哥卖萌太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