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异火地焱
        林小木和王雾抢在了救援战舰之前抵达废土星。

         在浩瀚的宇宙海中,诞生和毁灭似乎是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冰冷的太空一点点将废土星最后的光热吞没,大块大块的陨石漫无目标的运动着碰撞着,形成了一个绵延数万公里的小陨石带。自然,这种‘小’仅仅是相对浩瀚的宇宙而言。

         陨石带的最深处一抹妖冶碧翠的烈焰包裹着什么,疯狂的燃烧着,仿佛要燃尽最后一分热度,又仿佛拼命想要抓住最后一分机会。

         林小木从全息影像中看到那抹碧火起,大大的猫儿眼瞬间变得比火光更炽热。

         地焱!

         竟然是地焱!

         传说中能毁灭一切亦能孕育一切的异火!据说,地焱是非常古老而庞大的星球在彻底死亡那一刻,爆发整颗星球最后的能量诞下的火种,以期留下最后一丝生命。地焱在拥有绝对杀伤力的同时,也有着生命星球特有的孕育万物的能力,非常非常珍贵稀有。

         哪怕上辈子在泰极界,林小木也只是听过关于地焱的传说而已,根本连见都没见过。他也收服过不少异火,其中最厉害的当属凤炎,就杀伤力和温度而言,凤炎完全部不输地焱,甚至气息比地焱暴戾百倍。如果用作攻击,凤炎的杀伤力确实非常强,但用在炼丹上,凤炎的气息因为太过暴戾,操纵起来非常难,经常一不小心就能烧毁炼炉,白白毁掉一锅丹药。

         而地焱就不同了,地焱除了拥有火焰毁灭的一面,它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拥有孕育的力量,这对炼丹而言简直是事半功倍!此时,他全然忘了,变异木系的他根本无法再如前世那边操纵收服异火。

         “过去看看。”林小木指着地焱的位置。

         王雾一边飞速操控操纵台上的按钮,一边皱眉道:“那里在陨石带中心,很危险。”救人才是关键,不是吗?

         林小木根本不理他,猫儿眼死死盯着全息屏幕,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王雾说:“过去!”

         王雾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用与他木讷的外表完全相悖的精湛技术驾驭这飞船不断躲避游离的陨石,渐渐向中心地带推进。

         又过了十来分钟,全息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求救信号。

         难道是兰修?

         林小木纵使万般不愿,也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就出他的丹奴。

         真是便宜那个混蛋了!

         林小木气得鼓起了腮帮子,天知道他有多想得到地焱!

         或许,把夺舍兰修的身体才是正确的选择?

         “……先救人。”这仨字几乎是从林小木牙缝里挤出来的,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但软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被什么人欺负了似的。

         王雾点了点头,迅速向就是求救信号方向靠了过去,很费了一会儿功夫,才把救生舱拖进了飞船。

         备受惊吓的胖子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小心翼翼的打开救生舱,看到臭张小脸的林小木,顿时有种流泪的冲动。艾玛,活着真不容易啊。

         “木木,你看到我老大没有?”胖子一向自来熟,直接唤上了昵称。

         林小木心情很不好,一见救回来的人不是兰修,压根儿就不想搭理。

         胖子看他臭着脸不说话,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忙问:“你们还没能找到老大的人吗?”

         林小木很不爽的摇了摇头,对王雾说:“继续走。”

         “喂,林小木,你什么意思?!你告诉我,我老大人呢?”胖子气得要跳了起来。

         “闭嘴,吵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林小木嘴里说出来没什么气势的话,竟然让胖子心里没由来升起一股恐惧。胖子聪明选择不再说话,眼睛紧巴巴的看着全息屏幕,试图从上面找到一丝兰修发出的求救信号。

         然而,飞船又行进了大半个小时,屏幕上除了越来越密集陨石残骸,什么也没有。

         胖子放在腿侧的双手下意识颤抖起来,脑门上的冷汗越来越多,心里默默祈祷着兰修没事。

         前行的难度越来越大,王雾的双手越动越快几乎能看到残影,脑门上的汗珠越来越密集,饶是如此,飞船也被撞了好几下,索性没造成什么大伤害,总算抵达了陨石带的中心。

         飞船正下方,在无数陨石的环绕下,妖冶的碧翠火焰疯狂的燃烧着,尽情的释放着新生的喜悦,焰苗幻化出繁复精致的枝叶花朵,花朵和枝叶不断的盛放凋零,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生命永恒不变的过程,美得令人窒息。即使从未修道的人,看到眼前这幕,心中也会隐隐有些玄妙的感觉。

         突然,炽烈的火焰骤然黯淡,庞大的焰体越缩越小,直至消失。

         一个被烧得通红的救生舱露了出来,上面扭曲的‘1’号,对胖子来说宛如恶魔咧开了嘴巴,在肆意玩弄着他的恐惧。

         胖子只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被凝固了一般,又像是数九寒天里,被人当头倒了盆冰水,全身僵直,甚至连声音都是僵硬的:“……老大……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雾的眼睛不自觉眯了眯,眸色变得幽深晦暗。

         林小木板着脸,对他说:“快把救生舱弄上来!”虽然无法用神识探寻地焱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林小木深信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焱,没道理会如此轻易如此莫名其妙的消弭!

         不用林小木吩咐,王雾已经开始在打捞救生舱。

         真的无法想象,他竟然能够从密密麻麻到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的陨石堆中,将救生舱成功钓住,并将它完好无损的拖上飞船。

         由于兰修的未雨绸缪,救生舱的材质非常特殊,饶是温度高如地焱也没能将其烧毁。但古老的飞船就不行了,只是片刻功夫,飞船的地板便被烤的发红发烫,尖锐的警报声拉响,防火警报器开始大量喷洒淡水。

         毫无准备的林小木瞬间变成了落汤鸡,这让他原本就有点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王雾不知按了哪个按钮,救生舱的地板突然隆起了一个坡度,救生舱顺势滚入了一个隐秘的特殊材质房间。

         胖子一个箭步追了上去,还未等救生舱停稳,便扑了上去,瞬间,整间不大的屋子里充满了肉被烤焦的糊臭味。此刻,他已经感觉不到双手的疼痛,拼命按动救生舱外已经烧坏的按钮,但救生舱却纹丝不动。

         胖子心急如焚,四下环顾,看到房屋角落里有一根一头尖锐的金属管子。他快步走过去,拾起管子,将尖端一头对准救生舱因为有些变形而露出的缝隙,使出吃奶的劲儿撬动缝隙。

         虎口裂开,手心的伤口崩裂,血液顺着金属管子一滴接一滴的落到救生舱上,发出‘滋滋声’。

         也许,顺着血液滴落的还有胖子的眼泪。

         面对死亡毫无畏惧的他,此刻竟然也不禁潸然泪下。

         他空白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出老大!

         救生舱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只听‘哐当’一声,舱门被整个撬飞。

         看着躺在里面的‘人形焦炭’,以及‘人形焦炭’上跃动的火焰,胖子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傻愣愣的站着。

         站在他身后的林小木,快步走了过来,蹲在救生舱前,感受着地焱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猫儿眼都直了,简直比葛朗台看到了金山还要贪婪三分。

         如果能够收为己用该多好!

         林小木简直恨不得代替兰修躺在救生舱里。

         早知道就该想方设法把这个混蛋给夺舍了的!林小木鲜少有这么后悔的时候。

         胖子显然误会了林小木的意图,他无比急迫的抓住林小木的肩膀,激动的对他说:“你能不能救回老大?”

         “放开我!”林小木恼怒道。

         “不放!”胖子固执的摇头:“我不放,你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我老大的对不对?”他现在典型的病急乱投医,他甚至不清楚林小木究竟有没有高超的医术,但就冲林小木能够制出神秘的‘灵毒’,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的相信,林小木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手段!

         林小木是不一样的,林小木或许能够创造起死回生的奇迹!

         胖子这样笃信着,无论笃信的依据是否仅仅是他一厢情愿,但,这一刻,如果他不这样想,他就真的要崩溃了。

         林小木各种不爽的心情终于累积到此刻爆发了,指尖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寸长的银针,‘嗖’的一下刺进了胖子的睡穴。

         胖子下意识看了眼身上的银针,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摇晃两下倒在了地板上。

         林小木嫌恶的踹了他一脚,扭头看着兰修和地焱。

         虽然兰修已经快被地焱烧成焦炭了,身体本身的生理机能几乎毁灭殆尽,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彻底死亡,甚至,他的灵魂气息在地焱特殊的‘煅烧’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而地焱似乎也扎根兰修的心脏,与他的灵魂产生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林小木默默衡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够不够夺舍兰修已经烧成碳的身体,结果让他鼓起了腮帮子。

         天才如他,也不可能炼出后悔药!

         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兰修占据他心仪的身体(兰修:明明就是我自己的身体!),还要帮他收服地焱,事后还要帮他恢复身体!

         他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被人暗算那次不算!

         林小木用白嫩嫩的手指使劲戳兰修面目全非的脸颊,混蛋,要是以后敢不乖乖做本真人的丹奴,哼哼!

         作者有话要说:兰修:小东西,我保证会乖乖的!

         林小木炸毛:混蛋,那我让你在下面,你怎么不同意!

         兰修:你忘了,上次不就是你在上面,一整晚哦,是谁说他以后再也不要在上面了?

         林小木咬牙:……你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兰修斩钉截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