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神谷的烦恼
    我的名字叫神谷浩一,长像普通,没什么特长,喜好的东西没什么特别,讨厌的东西也和大众相差不多,这样的我,总而言之,就是一名普通常见,在大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的高中生罢了。

     嗯这么说或许很贬低自己,但我的确就是这么一个没什么特点的人,真的只是这样,就连期末老师给的评语,里面平稳踏实之类的字眼,绝对是出现的最多的。

     同学给的评价,也是“这家伙长大以后顶多就是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罢了”。

     “......”

     没什么不好的吧?

     对于这样的我,说实话其实并没有什么不满,我很满足于现状。平凡不好吗?踏实不好吗?做一个不起眼的人,比什么都来得值,大富大贵落不到自己身上,大灾大难也能够避得过去,只是这样,我就已经打心底里的满足了。

     那些什么大起大落的人生,并不适合我这种心脏不好的人。

     可即使是这样,在我的身边,却有一个和我完全相反的人存在。

     工藤新一。

     我的同班同学,同为帝丹高中二年B班的学生,他的座位就在我的前面。

     说起工藤新一的不凡之处,大概是一天一夜都说不完的。

     他的学习优异,脑子十分聪明,转的很快,特长足球,虽然现在已经退出了校足球队,但之前他在足球队里的时候,一直都是里面的中坚主力。而他身上最大的闪光点,就是那超乎常人一般的推理能力。可以这样讲吧,如果要论起推理的话,大概全国比的上他的,用一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这可不是我胡乱讲的,毕竟他可是被公认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这样美称的人。

     全身上下都是优点,堪称完美的人。

     可是我并不喜欢他。

     倒算不上是讨厌,但我对这种人说实话,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在我的印象中,这样的人性格都是十分之高傲的,脾气古怪也就算了,但要是被瞧不起的话,我可是忍受不了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使是坐在工藤新一的后面,但我却是从来没有和他搭过话,如果说他在前面是那样闪闪发光,夺人眼目的话,那么他身后那一寸不起眼的阴影,一定就是我。

     没什么不好的,我很满足于这样,我和工藤就和两条平行的线段,虽然隔得很近,但永不相交。

     我以为这样的关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算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吧。”

     现在是放学的午后,在整个夕阳的映衬下,教室就像是陷入了一片红色的海洋,让人看了有一种格外耀眼的感觉,而结束了一天的值日,我也准备拿上自己的书包回家了。

     “真希望这种一学期两次的值日永远不要轮到我的头上啊。”

     叹了口气,我将黑板角落上属于我的名字一把擦掉,然后怀着同情的心情,写下了工藤新一的名字。

     工藤坐在我的前面,依照轮换制,明天也是工藤新一做值日了。

     “好了好了,收工回家。”

     轻松的拍了拍手,我转身撩起座位上的书包就向着教室的门口方向走去。

     大概是饥饿的驱使,毕竟已经接近晚饭的时间了,所以我走的很急,没有多注意门口,就在走到教室门的那一刻,我同从外面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哇啊。”

     我后退一步,赶紧站稳了身子,向前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和我撞在一起的人,正是工藤新一。

     大概又是在操场上练球练到这个时候了吧,啧,真是不走运。

     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我当然不会当面向他表示出来。

     我低了低头,轻声说了句:“抱歉。”

     然后转身,我就想绕过工藤继续走出教室大门。

     “啊,神谷?”

     工藤一下子被撞倒,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在反应过来之后,他立刻就叫住了我。

     “神谷你果然还在啊,我刚好有事找你。”

     唔,有事找我?平时我们两三句话都说不上,这个时候居然说有事找我?

     我撇了撇嘴,虽然很不情愿,但碍于礼貌,我停下了脚步,隐藏起心中的不满,看向工藤说道:“什么事啊?”

     “嗯,你明天放学后没有事情吧?”

     “是没有啊。”

     我点了点头,这没有什么好想的,我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放学后都属于回家部,要不是今天要留下来值日,大概我现在都已经到家了。

     “果然,真的是太好了。”

     听到我的回答,工藤的表情中透露出一丝喜悦。

     我去,什么意思啊这家伙,虽然放学后不参加社团活动是我自己的选择,但你这么一高兴让我莫名的有点不爽啊。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工藤连忙解释说:“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明天的值日能不能帮我代做?”

     “......”

     哈?这是什么?自己偷懒不想干让我帮他干?我们的关系有什么时候好到这种程度了吗?

     张口想说句凭什么,但我自己考虑了一下,还是说道:“为什么?”

     “嗯,因为我明天有点事情要准备啦。”

     工藤抠了抠脸颊,笑道:“当然,不是让你无偿做值日啦,等下一次,我再帮你替回来。”

     等下一次轮到你的时候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你告诉我这不是无偿?

     拉长了些脸色,我斜着头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准备?”

     “嗯,这个......有点隐私啦。”

     工藤脸色一红,偏开眼睛望天说道:“总之很重要,如果神谷你能答应的话真是帮了大忙了!”

     工藤的声音很诚恳,但就算他的声音再怎么诚恳,我打心底里的都想要拒绝。

     只是可惜的是,我并不擅长拒绝别人,这大概是我的痛脚,对于别人十分真诚的请求,我从来都狠不下心去拒绝。而且工藤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让人很难拒绝。

     所以我违心地答应了。

     “唉,好吧,仅此一次哦。”

     “哦哦,谢啦神谷!”

     工藤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重新朝门口外跑去。

     “那么就有劳你啦!”

     “哦......哦。”

     什么啊这家伙,走的这么干脆,好像到教室里面来就是特意和我说这件事一样。

     我无奈地看着工藤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等工藤离开了有一段时间,这才缓缓背起书包走出教室。

     第二天一放学,我就没看见工藤新一的人影了,也不知道他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不过这并不关我的事,按照约定替工藤做好了值日以后,我便回家了。

     那天什么也没也发生,然而让我意料不到的是,从那天之后开始,我和工藤新一之间的关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